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丁敬东:大院里的孩子--讲给怀旧人听的故事 1  

2011-07-11 05:50:24|  分类: 204师直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院里的孩子--讲给怀旧人听的故事

 作者:丁敬东

 

 公元一千九百五十四年,长江流域爆发了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受到洞庭湖、鄱阳湖和汉江等水域高水位的顶托长江干流水位居高不下。汉口武汉关水位线已直逼武汉市历史水位的最高值二十九点七米(武汉市平均海拔高度为二十一米左右)。沿江大堤受到高水位的长期浸泡随时有溃堤的危险。更让人雪上加霜的是长江上游川、康、黔数省又连降暴雨,上游洪水来势凶猛,势必给不堪重负的沿江大堤以最后一击。一旦溃堤,华中重镇武汉将成为一片泽国,数百万生命将成为鱼鳖。荆江危急!武汉危急!

 中央迫于无奈,下令炸开荆江大堤将滔滔洪水引向位于长江南岸的公安、石首以至湖南的广大地域。武汉终于侥幸躲过一劫,免遭涂炭。

 痛定思痛,灾后思治,中央下决心从根本上综合治理长江水患。将分属于各地的长

 江上游局(驻重庆)、中游局(驻武汉)、下游局(驻南京)合并组成长江水利委员会。大本营设在武汉市。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兼任长江委主任,中共西北局刘澜濤、中南局王任重兼任副主任。林一山为常务副主任直接对国务院负责。我的父亲时任长江下游局局长,奉调来汉参与组建长江水利委员会的工作,我们也随之举家由南京西迁来武汉市。

 


院子里来了一群大鼻子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苏两党、两国渡过了一段令人难忘的蜜月期。在那个“东风压倒西风”的政治口号下,世界上出现了一个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以对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苏联老大哥派出大批工程技术人员全方位帮助我国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长江水利委员会这个以建设长江三峡水利枢纽为重点的国家大型事业单位也迎来了一批苏联专家。

 

为了给苏联专家创造一个良好的工作、生活环境,特意在机关院内建起了一排排小洋楼,人称“小八栋”,错落有致地散布在大院里。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人家没来住(苏联专家全部住进汉口江边当时最豪华的胜利饭店,每天上下班用专车接送。),房子又不能空着,让长江委的那些主要领导捡了个便宜,住了进来。当然也就迎来了一批文章中的主人公------大院里的孩子们。

 兄妹五人在长委楼前合影

丁敬东:大院里的孩子--讲给怀旧人听的故事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长江委机关大院很大,占据了整整一个街区。大门朝东,出门就是横贯大汉口的主要干道----解放大道。越过这条大道再往东二、三里地就到长江边了,江上汽笛声声,千帆竞发,场面壮观。西边一墙之隔与当时的武汉军区后勤部大院为邻。南面一箭之遥是武汉最大的市内公园-----解放公园。北门过黄埔大街,就是解放军一六一医院的所在地。

 

机关大院内除了办公场所外,其余如职工食堂,青年公寓,医院,俱乐部,洗澡堂,游泳池小卖部等设施一应俱全。为了便于读者了解大致的方位,我绘制了一张草图附后以增加感官意识。(见图)

 

丁敬东:大院里的孩子--讲给怀旧人听的故事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在那个年代人们都辛勤地工作着。白天都在上班,诺大一个院子里看不到几个人影,晚上办公大楼里灯火通明,直到深夜。苏联专家在工间休息的时候经常在院子里散步,他们很喜欢中国的孩子,其中有一个老头见了我们就竖起大拇指“哈拉少,哈拉少”地喊个不停。我们也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也傻呵呵地学着喊“哈拉少”。一来二往就混熟了。

 

记得有一年下大雪,院子里白茫茫一片。我们这些孩子们从家里拿出自制的五花八门的滑雪板、小雪橇在空地上玩。几个老毛子见了一窝蜂地跑过来,让我们坐上,你拉一个,我拉一个,拖着我们转圈地飞跑。累的呼哧、呼哧地直喘大气。就这样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干脆分成两拨。我们这群孩子一拨,他们为一拨,脱下大衣双方在雪地里打开了雪仗,相互追得满场乱飞。呼喊声、欢笑声响成一片。欢乐的气氛引得不少过路人驻足观看。

 

圣诞节是西方的传统节日。那年苏联专家请我们这些孩子到他们住地联欢。一进胜利饭店,大堂正中摆了个很大很大的圣诞树,上面彩灯环绕,挂满了玩具、糖果、礼品盒,琳琅满目。一群苏联孩子围在大厅里正忙碌着什么,个个金发碧眼。我们没见过外国孩子心里很好奇。其实在她们眼里我们也是外国人,只不过是黑头发黑眼睛,她们也觉得好奇。正在四处打量时,迎面来了个高大的“长人”,向我们点头哈腰,我们要仰望才行。正在纳闷这是个什么怪物,只听见长袍子里发出咯咯的笑声,掀开长袍一看原来是两个孩子叠在一起的造型。

 

联欢还没有开始,我逛到二楼,看到一大房间里摆张大桌子,几个老毛子在桌子上打球,听人说这叫台球。以前只是在电影上看过,今天这是头一回见,也不会玩。那天中苏两国的孩子们在一起过圣诞,虽然语言不通,但是有吃、有喝、有唱、有跳,大家都很开心。

 

从那以后,来大院工作的苏联专家一年比一年少,以后干脆就看不到人影了。后来我们才知道,中苏交恶苏联单方面终止了援助协议,派驻长江委的苏联专家也分期分批撤回去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51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