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烟雨漓江辩九马(散文)  

2011-09-22 19:30:02|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士忠:烟雨漓江辩九马(散文)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脚一踅出象鼻山宾馆大门,就见籟籁地落着小雨。真是天公不作美,因为雨的缘故,我就曾把游览一些名胜景区的时间改在了晴天,今天难不成又是如此?宾馆服务员瞧出了我的心思,递给我一把雨伞,说,先生,外来人员游漓江最难得的就是碰雨,你这么赶巧,去看看雨中的漓江吧,包你心醉。

 到了有“先生”的称呼,可以想见是什么年代了。情绪上来,我接过了雨伞。门口渐渐聚集了一拨人群,都是去游漓江的。其中夹杂着两位干部模样的人,从年龄上看,一位是领导,另一位年轻的谨慎小心,大概是跟班。

船一离岸,行出数里便渐入佳境。人们三三俩俩的撑伞立于船边。我就站在那两位干部旁边。江中低垂空蒙细雨,船行水上如在梦中。但见两岸,并无雄踞险拔、盘地千里的崇山峻岭,只有遥相呼应的山包,形似北方餐桌上亭立的高腰馒头,娇小细挑,沐浴雾雨翠绿,秀色可餐。

漓江两岸不乏经典。曾几何时,达官显贵与迁客骚人多会于此。总揽漓江抒发情怀,洋洋洒洒的文章,几乎“前人之书备矣”!吾等又是何许人也?不敢造次。然心下也有所不甘,暗自琢磨,到不如选准一点,下劲地楔进一颗长钉,说不定有些心得:打深井,得甘泉嘛。

正琢磨着,导游抬手指着远远的那片石壁发话了:各位旅客,请看,前面那石壁上是赫赫有名的“九马图”。导游强调,这九马图是自然天成,绝非人工雕凿的。

人们望望那黑黝黝的石壁,并无异常发现。就问,为什么叫九马图呢,说说它的来历吧。导游接口道,这正是我要介绍的。其实人们早就发现这石壁上有马。可谁也分不清到底有多少匹马,对马的形态姿势也看法不一。解放后,国家最高领导人乘船到这里停下,亲自考查,分辨出这石壁上共有九匹马。一言九鼎,于是九马图就名声大噪。刘士忠:烟雨漓江辩九马(散文)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原来这九马图竟有忒大的出处。船渐渐地向石壁驶去。导游说,从那以后,又来过不少领导和知名人士,可谁也超不过“九”这个数啦。什么原因---地位和水平的差别嘛。

导游最后诱导,趁此机会,各位测一测自己的官运和财运如何,找出的马越多,运气就越佳,就越能为自己的前程造势。

这话颇有煽动性。尽管壁图本身就似一幅朦胧的油画,又被烟雨笼罩,轮船还在奔波之中,人的视觉更没有准头,然在乌纱帽与银子的驱策下,游客们褪去矜持,神情专注地打量、猜测,彼此交流、争论,异常热烈。

船渐渐驶到目力最佳位置。

论说,我的仕途并不顺畅,九马图果若有如此神奇灵验,那是求之不得。

然而,我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离开马的匹数,转向了壁画的神韵,为这神韵所吸引、震撼。瞧,这壁上确实有许多马,它们彼此纠结在一起,姿态各异。其中一匹不顾一切地仰头长啸,发泄着冲出樊笼的亢奋情绪;另一匹凭白无故地从它的脖子底下伸过头来,一副好奇的眼神,仿佛在探究这神奇的世界;那一匹呢,高举尾巴,恰似在揺一把胜利的火炬,欢庆某项来之不易的胜利;这边呢,有一匹表面看起来不动声色,若一端详就发现:细眼掀唇,是一匹翻嘴调舌播弄是非的“害群之马”;更有甚者,竟有一匹低首洗耳,有如佛印,又“绝类弥勒,若听茶声然”。臆想不到,行伍马夫出身的我,居然不知马匹中的佼佼者,也有善品茗、以茶会友的嗜好,实在是大开眼界了。刘士忠:烟雨漓江辩九马(散文)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小陈,你看出几匹马啦?”一腔苍老的声调,好像从露气的风箱里冒出来的。我回过头去,原来是那位领导。

“嗷,····厅长,我还一匹都没看出来呢!”年轻人嗫嚅地答道。

“依我看哪,马不止九匹。”领导的语气十分笃定,容不得半分杂音。见仁见智,挣断思想绳索多年啦,说点越雷池的话已经不足以论罪了。厅长交代说,你再看看吧。转身走到椅子那里坐定。

船继续前行,渐渐把九马图抛到了后头。说话的机会来啦,我有点不相信的问年轻人:你真的一匹马也没看出来吗?年轻人回头望了望厅长,小声说,哪能呢?见我不解地望着,他意味深长的说,现在敢给你说,我看也不止九匹马。可在领导面前就不能说----要尽量保持身居下游的距离。

这小子很有城府!萍水相逢,彼此无需设防,更容易觅到肝胆相照的知音。咂摸他的话,我也给他讲了自己过去的一段经历。部队政治处一位股长报给主任一个材料。主任不大满意,就让我帮助改了改。股长知道后批了我一顿,材料又恢复原样。我触了个霉头。处里一位“玩得转”的干部开导我:记住啦,不论高低大小领导,没有一个不讨厌那种自我卖弄的下级的!在领导面前,要卑微些,愚笨些。比如,在我们处,股长比主任笨些才得体,而干事又比股长蠢些才恰当。否则就乱套。

许是所见若同,年轻人反应很快,接过话题说,换成处长呢,眼下只能说看清了两、三匹马,显得比厅长低一大截。我赞同说,是这样的。那位“玩得转”还套用了数学上的“递减数列”:五比七小,三比五小,一比三小,这种数列之于干部直至平头百姓,一概通用。我曾以此为素材写过一篇小说,发表在解放军文艺上。

年轻人忍不住大笑起来,引起那位领导的注意,他赶紧收敛,说,照你这个递减数列,笑也必须得体。

我又有些不解地问,那位处长干嘛不说一匹马也没看见?

年轻人开导说,不能跟科员一般见识嘛。而且那样的话,就显得厅领导没水平,提拔了一个笨蛋。停了停,年轻人又说。你看,现在我把你这个数列倒过来:三比一大,五比三大,七比五大,这就成了递增数列。不要说我们这些蝇头小吏,就是再大的官,也是从零到一,顺着这个数列往上爬,一直爬到能任意说出几匹马的地位。

想不到,这小子竟然把我的数列翻新改造,赋予开拓进取、积极向上的元素!小小年纪,在官场上操练的如此“吏道纯熟”,比我的数列要深刻的多,可谓茅塞顿开。我把对九马图的感觉告诉他。他十分惊异,觉得这太神奇,他就没有感觉到。我说,范仲淹老先生早就有言:“揽物之情,得无异乎?”世间不会有完全雷同的两片树叶。

年轻人同我道失陪后转身离去,一心一意地陪伴在领导身边,仿佛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孑然一身的我,回过头来又望着石壁,那引起一大段有关数列递减递增讨论的九马图石壁。

船行中途靠岸,上一处村落参观,年轻人一直紧跟在领导的身边,心无旁骛,我们再没有机会说话。

一路仍佳境无限,却再无故事。船到终点阳朔,游客上岸打回程车。那位领导兴趣盈然,还要在阳朔盘桓。我走过去同年轻人话别。他简约地说,关于九马图的讨论发人深思。我也说,你一定会熟练地顺着那个数列往上走,祝你好运。

漓江之旅已成过往云烟。我时常想,也许要不了十个年头,那个年轻人只要不出意外,在那个数列的阶梯上,应该可居能说出几匹马的地位。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