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湖畔恋情  

2012-02-18 13:27:32|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 畔 恋 情

刘士忠:湖畔恋情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我此生与湖结缘得密不透气:呱呱落地于赤卫队员高歌“是呀嘛是家乡”的洪湖岸边;及壮,贯彻“五七指示”,种稻、捕鱼捉蟹于新四军水兵大显神威的洪泽湖畔;褪去戎装,落脚于游击队员纵情弹唱土琵琶的微山湖畔。其间,被调到泉城喝了两年大明湖水,不服,又返回了微山湖。当然哪,还有声名遐迩的太湖、洞庭湖、鄱阳湖、松花湖、兴凯湖,等等,也曾有幸光顾过。

 岁月,已然将众多湖泊纠结在我脑海里,又浑然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个梦中的大湖,充满温馨、诗情与画意,已然是史托姆笔下的茵梦湖。湖水,孕育了我的特殊情感,而我叙述的一些往事与感受,竟然拿不准是哪个湖的产出了。

 春季,是湖畔激情四射的季节。瞧那水里鸳鸯,都快把恋爱经唸歪了,难以多少新意。索性说鲤鱼。其实鲤鱼们也是打情骂俏的高手,追逐急了就会纵身一跃,误跌船舱也是有的。我就曾活捉过一条晕头胀脑的家伙,取笑它慌不择路,为情所伤。念及正是扳籽季节,又不忍坏其好事,就放它一条生路。

  眼下还不到举网和采摘的季节,湖面上少有人打扰。俨然鸟儿们的天堂,气氛紧张热烈,忙于筑巢、捕食,漫天都是它们穿空掠水的身影。也有几只鸟兴许是万事大吉了,它们慢揺翅膀的悠闲,与这忙碌的景象相去甚远。湖水茵茵,阳光融融。轻舟泛湖,十分的心旷神怡。

  仲夏,满湖充斥篙蓬、芦苇与睡莲,小小的渔船与授其间,阵风掠过,苇蓬与禽鸟齐飞,是一幅动态的风景。那苇蓬野性十足,蛮横地爬上陆地蔓延开来,遮天蔽日。苇蓬把家家户户都围个水泄不通,住家兴之所至钻了进去,能摸到几枚温热的鸟蛋。有时散养的鸡鸭也会跑去凑个热闹,卧上几枚蛋,搅得小鸟们不胜其烦。

  举目无涯的青纱帐蹿过人头,看不透四下隐藏着什么,女人穿行其间会心生胆怯,偶尔头稍挂上一丝蛛网也会一惊一咋,传来沙沙声响更是头皮发麻心头拧紧,觉得有人轻拨苇叶在窥探。猛一见到缠在苇杆上的彩蛇,吐着腥红的信子,两只小眼幽深贼亮冰冷,女人一声尖叫就要晕倒。如此“险恶”,如何对策?情况是,这时节生产队的活计主要在湖上,小船上只能容纳两人。从实际出发,生产队就每船派一男劳力保驾护航。而这样无形中打造出一种情境:放舟荡浆,在狭小空间耳鬓厮磨,虽是出工,却很教唆,成功地培育出一对又一对有情人。的确按捺不住的,把船就近划进帐里擦枪走火。有人觉得湖上更富冒险和挑战,因而更有刺激和乐趣,就上了瘾头形成习惯。即便拜堂了,还有时不时继续把芦苇当幔帐使唤的。不巧被另一条小船隐约判断,也不甚觉意外,打一声唿哨,告与这厢知道了,及时拨转船头礼貌回避,绝不会出现彼此的尴尬。

  在老知青点。但见草屋已倒塌,土墙颓蚀成犬牙状。墙壁残存的一溜半截字还能辨认出“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豪言壮语。满眼衰败,但掩饰不住生命的迹象。面对此景,勾起美国十九世纪作家亨利·戴维·梭的《瓦尔登湖》里的一段话:使我们失去视觉的那种光明,对于我们是黑暗,只有我们睁开眼睛醒过来的那一时,天才放亮。于是我看到,芦苇和一些不知名的野草从屋顶塌陷处探出头来,既顽强,却又忐忑不安,无所适从。一只虫子隐藏在烂鞋壳里,不友好地疯狂叫嚣,仿佛对昔日主人宣称这里物是人非,早已成为新主人的地界。嗷吼完毕猛一打住,既设声音真空,人的耳膜随之往外凸鼓,有点难受。一只叫天子骄傲得过了头,忽地拍打翅膀,直指霄汉。

  天凉好个秋。脚野的苇蓬只好在镰刀下发出最后的一声呼唤。那湖,显露出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本来面目。接下来,一湖忙碌的景象,村民们驾船举网,采篙摘莲,卷竿打草,不亦乐乎;湖岸上呢,田里也是一副处处迸发出无比喜悦的忙秋。在这劳动的图景里,我这个左撇子分外惹眼,手握镰刀笨拙地划拉着,很不出活,却也无奈。

  入冬了。南方的湖空旷而萧条,满湖的水一清见底,缺乏一丝生气;北方的湖面呢,例如松花湖、兴凯湖,已和陆地连成冰天雪地,若非当地人就分不清界限。湖上的积雪被阵风呼啸席卷,生吞活剥,搅得周天寒彻。忙活的季节到了:人们把车开到湖面上,凿窟窿捕鱼。几十米、上百米长的渔网下到窟窿里。往外起鱼时,就得使绞盘拉网了。

  这就是北方湖的特色,蔚为壮观。此情此景,是南方的湖望尘莫及的。它只能在心下期盼:冬天已到,春天还会遥远吗?两湖的观念如此大相庭径,我呢,只能选择中庸之道。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