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经贸时报》让我找到了战友  

2013-11-27 11:24:20|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贸时报》让我找到了战友
 闫英学
  
         《经贸时报》是当年国务院最初提出开发图们江区域,振兴东北经济时由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创办并在全国范围内发行的一张周三刊报纸。由于是一张面向全国的财经类报纸,当年,我很注重这张报纸,喜欢阅读并经常为其投稿发表,一年后,还成了这家报社的特约记者。也就是由于这张报纸的创办地在延吉市的关系,我的一位当年一个班的战友从部队转业回到延吉市后,竟从报刊上署名我写的一篇文章中,朦朦胧胧的寻找出了我的“踪迹”。于是,我们实现了分别多年后的电话联络和幸福重逢。
          那是在1998年的春节过后,我在单位一边工作一边利用业余时间为全国各地报刊撰写新闻稿件,在采写人物通讯“一个女所长的足迹”后,发给了当年的《经贸时报》编辑部,不久,这篇文章便在第二版的显著位置发表了。也就是这篇文章,当时引起了我的这位延吉战友的注意。因为,他的文字功底比较过硬,当年我们在一个班的时候就初步显示出他的文字才华。后来,我们612团撤消后,他调入新组建的赤峰部队先后担任了指导员、团新闻干事、师新闻干事、科长职务等,后正团职转业回到了延吉市。他是多年从事新闻报道的“行家里手”,转业到延吉市地方工作后,仍是单位的笔杆子,“写作高手”,同时,他当时也是《经贸时报》的一名特约记者。
          初春的一天,一个陌生的电话打到我的办公室,我抓起电话仔细的倾听电话那端的声音。只听对方声音有些颤微微地说:喂,你是两瓦班的闫英学战友吗?我一听声音很熟,马上确认出对方是当年一个班的战友刘柏年。我当时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不敢相信天上果真掉下来“馅饼”,多少年之后,我真的有了多年未见的战友的音讯了。
        电话里,我们尽情地说啊,聊啊,电话那端,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绿色军营,又回到了青春的岁月。在“情意绵绵“和依依不舍”的电话叙谈中,我们极不情愿的撂下了电话,并分别记下了对方的工作单位和电话联络方式。
         多少年了,在多少次梦中,我的脑海中曾无数次再现当年军营里的一幕幕场景,战友们熟悉的面容不时地在眼前闪现出来,但醒来后唯一感到缺憾的是眼下无法与失散的战友进行通讯联系,惆怅不禁涌上心头。
         与这位延吉战友有了电话联系之后,我期盼早日与战友在延吉见面的心情与日俱增。从此之后,我的心已经像长草似的,早已飞到了边城延吉,飞到了海兰江畔,飞到了那个曾经洒过青春热血的绿色军营。
         在长白山早春的季节里,在延边的金达莱含苞欲放的时刻,我利用在长白山天池西侧的吉林白山市开会之机,在会议刚一结束的当晚,就在白山市乘坐一晚上的卧铺车,于次日清晨到达了长白山天池附近的安图县二道白河镇。(当时,和龙—白山还没有开通铁路)到达二道白河镇后,延边的安图县工商局提前派车接我们到达安图县中午就餐。在中午就餐前的间隙,我沿着当年在延吉县三道湾国防施工期间经常中转经过的安图县,在已经时隔二十多年的街路上寻觅当年当兵时的感觉。
         沧桑岁月,斗转星移。如今宽敞平坦的水泥路面取代了当年的狭窄弯曲的砂石路,一条条平坦笔直的大路伸向远方,我当年往返和龙与延吉县三道湾镇在安图县住过的招待所已经荡然无存,不知去向,心情不免有些惆怅起来。下午二时整,安图县工商局的轿车又载着我们启程前往延吉市。一路上,我当年曾经熟悉的山山水水,一片片还没有放水浸泡插秧的水稻田地,还有那涂抹着白色石灰、房顶上铺着一层层靴草的朝鲜族农家小院都在眼前一一闪过……
         近了,我魂牵梦萦的延吉市,我日夜思念的昔日一个班的战友。载着我们的轿车渐渐的驶近了当年印象中的灰旧边境小城—延吉市。然而,当年的印象在眼前已经没有了“痕迹”,眼前的景色开始“眼花缭乱”起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把这座边陲小城染得“五彩缤纷”,延吉市已经今非昔比,一座美丽的现代化边城已经高高的耸立在布尔哈通河旁,记忆的痕迹只能留给过往的岁月,因而,眼前的延吉市,不禁使我的心情显得更加爽朗和愉悦起来。
         我与延吉战友约定,我们同在延吉市百货大楼出口处相见。大约几分钟的功夫,我印象中的战友急匆匆的来到了延吉百货大楼门前,我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热情的拥抱、握手,亲切的话语一下子不知说了多少,仿佛又把我们带到了当年的青春岁月。
         晚饭的时候,我的战友又把让我们找到延吉战友的媒体《经贸时报》的执行主编明耀庭先生一同请到了朝鲜族餐馆,我面对曾无数次编发我的稿件,通过无数次电话联系的报社编辑,更是感慨万千。如果不是这家在延吉的报社的关系,我可能至今也无法寻找到战友。我们坐在朝鲜族的火炕上,畅谈友情,回顾当年当兵时的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大口喝酒,大口吃狗肉,朝鲜族酱汤、明太鱼丝、咸苏子叶、甜酸桔梗条,朝鲜族打糕,我又一一尝到了多年前的正宗朝鲜族饮食,心情百感交集,激动万分。
         晚饭后,我和战友们又兴致勃勃的走进了延吉市的歌厅唱歌,歌厅里,我们兴致的唱起当年部队的歌曲,在延边当兵期间学唱的朝鲜族歌曲,在悠扬悦耳的朝鲜族音乐中,我们也舞动起了当年学会的朝鲜族舞步,点唱一首接一首的歌曲,痛饮一杯接一杯的延吉冰川啤酒。
          夜已深沉,啤酒喝得满地酒瓶,我们几位战友喝得红光满面,唱歌唱得声音沙哑,在歌厅人员渐渐散去的时候,我们才回到了宾馆。
         夜色多么好,你我永不忘。延吉,我在此度过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写于2013年11月27日清晨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