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连队吃上一顿狍子肉  

2013-11-08 13:13:46|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队吃上一顿狍子肉

闫英学  

 如今,也许是年龄的关系;也许是大脑皮层记忆的关系;也许是对当年延边部队的那份无法割舍情感的关系,一个阶段以来,我的大脑记忆中始终都流动着当年在军营里的一幕幕的场景,展现着一个个鲜活的军旅故事。每当细细的品位时,就在那一瞬间,就在那故事情节中,仿佛又把我带进了当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时光又使我的心飞进了海兰江畔的军营,记忆的长线就又把“牵”回到了延边的大地上。于是,当年在团直的特务连里,一顿飘香的狍子肉的故事就在眼前铺展开来……

1979年初春,长白山还是一片白雪茫茫,冰天雪地的季节,残冬厚厚的积雪不肯轻易地走下山去,大雪在海兰江畔的冬季留下了一层足有一米左右的雪层。当年,漫山遍野的大雪,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无法阻挡着战士们上山训练的脚步。那时节,也正是当年对越作战的激战时刻,我们作为后方堵击当时苏军的一支距离边境极近的204师部队,当年的军情也是十分复杂的,战时的军事备战也是十分残酷的。白天,我们特务连的战士们走上山去,练习按方位角行进,擒拿格斗,埋防坦克地雷,在厚厚的积雪里,趟出一条条脚印,在空旷的大山里爬山练习射击目标,以实际行动迎接即将发生的一场军事斗争;夜晚,我们还要趴在军事训练场练习夜间实弹射击,在漆黑的夜晚寻找“敌人”的一丝丝目标。

在大山里,在雪地上,在那段特殊的时期里,我们的战士们天天肩扛弹药箱,全副武装的走进山顶或山坡,或密林深处进行实弹射击。在大山厚厚的积雪中,在练习追击某一个目标时,我们常常跑上很远远的路,在厚厚的积雪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印记,给人迹罕至的大山里留下了有人烟存在的一片片痕迹。

一天,我们特务连侦察排的战士们吃过早饭后,又照例前往和龙县东南部的一座大山里进行军事侦查科目的训练。战士们在厚厚的积雪中艰难的爬过一道道山梁。大山里的积雪足有一米多厚,由于大山里风向的关系,一个地方的积雪浅一些,一个地方的积雪又厚些,最深的地方几乎能抹过人的头顶,战士们一旦掉进深雪里去,就要由后面几名战士把他从大雪窝里拉出来,这时,只见这名战士浑身被大雪包围着,人,几乎成了雪人,雪不但进到大头鞋里,裤腿子里,也进到了脖子里,满脸也变得通红通红起来。

忽然,在一片浓密的松树林里,一个浅黄色似乎像狼又有些像狗的动物出现在战士们的视线里,它竖起两只不大的耳朵,在一棵松树的空隙里向战士们这边张望,它突然看见大山里有一群穿着绿色军装的战士的出现,似乎感觉到了有些惊奇,但却没有丝毫的惊恐。当时,几名战士们屏住呼吸,一点点的与这只动物接近,大约有30多米的距离时,一名老战士突然对身旁的战士们说,这是一只大狍子,你们没看它不知道躲人吗?人们说:傻袍子,傻袍子,就是指的是它。果然,这只“傻袍子”确实是傻,战士们已经到了它的身边,它仍没有想跑的意识。

当时,我们国家还没有出台野生动物保护法,人们还不知道对野生动物的保护,因此,一到冬季的大雪天,大山里的人们上山打猎,吃山货就成了当时改善生活或挣取“外快”的一个致富门道。

战士们距离这只“傻袍子”越来越近,“傻袍子”可能感觉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危险,它用一侧眼睛仍看着不远处的战士们,一边穿越一棵棵松树在厚厚的雪地里不停地向前跑去。当时,战士们手提折叠式冲锋枪,在排长“吃傻袍子肉”的示意下,几个战士一同向这只“傻袍子”追去并不停地开枪射击。但是,一颗颗密集的松树遮挡了战士们的视线,也同时掩护了这只“傻袍子”的“逃脱”路线。“傻袍子”在松树林里向前奔跑,战士们就在后边紧紧地追击,一发发指弹时而打在松树上,时而打在雪地上,在空旷的大山里发出了一声声“啾、啾“的声响。“傻袍子”在前边跑,战士们在后边紧追不放,大约追出了足有5里多地的距离,几名追赶“傻袍子”的战士中也不知是哪位首先射中了“傻袍子”的一条前腿,它一瘸一拐的在雪地里仍然不停地跑着,由于它一条腿受伤的关系,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这时,几名追赶的战士一起开枪,瞬间,这只“傻袍子”就命断雪地上,随后,战士们一齐跑上前去,抬起了“战利品”,高高兴兴地唱起了军歌走下山去回到了连队驻地。

连长一看战士们打回来了一只“傻袍子”高兴地不得了,让司务长立即找来一台秤称重,结果显示:68,5斤。连长一拍大腿,用他那浓重的山东话说:好家伙,这只“傻袍子”好肥啊,让炊事班把皮扒了,明天中午连队改善伙食。

第二天中午,当我们从野外训练回来,还没走进饭堂,就远远的闻到了一种野味的香气,连队中午主食:大米饭,副食:辣炒傻“狍子肉”,当时那个香啊,战士们都吃成了“汗流浃背”的样子,满嘴流油。如今,虽然多少年过去了,但一回想起来,当时那野“狍子”的肉香,以及那欢乐的场面,仍然像是刚刚发生在眼前的情景一般,依然鲜活鲜活的……。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