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三道湾让我自学了朝鲜语  

2013-12-24 19:03:08|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道湾让我自学了朝鲜语
 闫英学

         朝鲜语,是世界语言大家庭中的一个小语种,主要分布于朝鲜半岛的韩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单一朝鲜民族。位于我国吉林省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有大量的朝鲜族居住、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鸡西地区和辽宁省的沈阳、盘锦、铁岭等地也有大量的朝鲜族居民居住,他们的生活方式、饮食文化习惯大致相同,也同样在广泛的使用朝鲜语及文字。1978年春天,我们部队在延吉县三道湾国防施工期间,我曾居住在一家朝鲜族老乡家里,除亲身感受了浓郁的朝鲜族风俗习惯和饮食文化外,还同时对朝鲜族的语言和文字感兴趣。因此,我在延吉县三道湾将近十个月的时间里,为了工作上的方便,我便走上了自学朝鲜语和朝鲜文字的道路。
         那是在当年的春末夏初的季节里,在我们住宿在的朝鲜族老乡家里,随着与这家的朝鲜族老乡家人的渐渐熟悉,尤其是这家朝鲜族老乡家里的那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朝鲜语:韩美妮)语言交流上的阻碍,我便逐步的产生了自学朝鲜语的念头。夏初的一天,我利用从延吉县的三道湾返回和龙部队驻地途径朝阳川换乘火车的机会,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的书摊上发现了出售带有绿色书皮,像小学生课本那样厚薄的《朝鲜语自学读本》的小册子,随即便买了一册放进了军用挎包里。
         几天之后,我又回到了延吉县三道湾镇的朝鲜族老乡家里,我对照书本上的汉语拼音,开始了自学朝鲜语和朝鲜文字的工作。学习朝鲜语,我首先从学习朝鲜文字入手,熟记朝鲜语拼音。其实,朝鲜语的拼音同汉语拼音有大致的相同之处。也是从阿、鹅、耶、鸡、期、西学起,但组成朝鲜文字后的读法就大不相同了。朝鲜文字的写法从形式上看比较美观,它的前面是鹅或咯、代等音符的拼音,一般就没有O的符号,就是说这个朝鲜文字,前面没有“零”的符号,前面有O的符号,不发音,没有实际意义,只是为了文字美观而已,而文字在下面有O符号,是有实际意义的,发“翁”的声音。因此说,朝鲜文字是很美丽的,一般不熟悉朝鲜文字的还以为,朝鲜文字,上面有O,下面也有O,看起来很有意思,其实不然。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朝鲜语发音就是:(因宾早深造咋砌驻).
         在那段时间里,我如饥似渴的学习朝鲜文字和朝鲜语,在站岗值班时、在山坡休闲时、在小溪边洗衣服时、在火车上出差时,甚至在睡觉前也要熟记一下朝鲜语的拼音和单词。由于当时刻苦学习,加之住宿在朝鲜族老乡家里,在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已能利用朝鲜语拼音组成文字了,一般的地名、人名、物品等,都能够用朝鲜语读出来,读写同时进行。刚刚学会了一些朝鲜语和朝鲜文字,我当时似乎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和兴奋感。同时,也进一步加深了我对朝鲜族的饮食文化和风俗习惯的了解和喜爱。就这样,以后我每天再遇见我住宿的这家朝鲜族老奶奶(韩美妮)时,也能用朝鲜语同她打招呼,问候一下,诸如吃饭了吗?(帕不额?)您去哪里啊?(韩美妮,额地嘎地米嗒?)慢慢的,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也能进行交流了。
        后来,我对学习朝鲜语又有了深刻的理解,觉得我们部队就是生活在朝鲜族地区,作为一名军人应该学会一些民族语言,既尊重当地的朝鲜族民族,同时也会对我们的部队工作有力。在三道湾的闲暇之余,我还同朝鲜族老乡家的姑娘(车妞)姐姐(努纳)学会了几首朝鲜语歌曲,她把朝文写出来,我就能按照朝文的标记唱出来,虽然发音没有朝鲜族人的准确,但她们也能听得很清晰,知晓使用朝鲜语在唱歌。
         在延吉县三道湾近一年时间的国防施工结束后,我回到了和龙县部队的驻地,我给三道湾老乡家杨花子姐姐(努纳)还用朝文像模像样的写了一封信,告知她们我们这里的一些情况。当时,尽管我还没有更多的时间再继续学习朝鲜文字的语法,但按照自己学习的一些简单语句写上了一页信纸的书信,问候对我如自己孩子一般疼爱的老奶奶(韩美妮)、阿爸吉、阿妈妮和家里人,诉说离别后的思念之情。朝鲜族姐姐(努纳)回信时还鼓励我继续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朝鲜语水平。后来,我在回到和龙县部队后,在街里办事,在走近一些单位时,从他们标记的门牌上就能知晓这个单位的汉语名字。邮政局、电影院、医院、学校等名字的朝鲜文字,我都能用朝鲜语清晰的读出来。有一次,我到和龙县邮局往辽宁锦州老家寄东西时,柜台上一位朝鲜族阿妈妮用朝鲜语与我说话,她以为我是朝鲜族军人,我   立即用朝鲜语回答了她的问话,使她感到很惊讶。我的名字,用朝鲜语翻译出来应该是:(耶名汗给)……
         岁月沧桑,车轮疾驶。如今,当兵的年代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了三十多个年头,我也早已脱离了当年的使用朝鲜语的生活环境。但是,当年在近十个月时间里学到的朝鲜语和朝鲜文字却没有随过往的岁月遗忘掉,它就像我对军旅生活的怀念一样,一直坚守着一份痴情和眷恋。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