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闫英学:雨后采摘木耳  

2013-08-16 08:01:17|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后采摘木耳

 闫英学

七十年代后期,我曾在美丽的长白山脚下、海兰江畔的军营里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那里青山黛绿,云雾缭绕,江水流碧,景色宜人。海兰江水流湍急,蜿蜒曲折,清澈透明,透过江面,江底的河卵石依稀可见。尤其是到了春夏之际,各种花草竞相争艳,地龙骨,百合,黄花菜竞相开放,迎风招展,香馥四溢。大山里的蘑菇、木耳,也竞相在雨后从地面上、从已经腐朽的柞木上生长出来,一朵朵、一片片,晾晒干净后,就成了长白山里的“山珍野味”,成了大山里黑色的“金子”,成为人们餐桌上不可多得的珍品佳肴。

1977年夏季,我还在和龙县612团警通连两瓦电台班进行密语、报话军事训练。当时,为了尽快提高新兵战士的训练水平,加强野外训练的能力,我们通讯排决定由老兵带队,把两瓦电台班人员一分为四,即全班12个人分成四组,一名老兵带两名新兵到野外进行一个月的军事训练。我当时与一名来自四川的新兵一同被分在了副班长的一个训练组里。

盛夏之际,长白山一片葱绿,浓雾缭绕,山泉流水潺潺。一天早晨,我们三人乘坐团部的散棚大解放车,每人身背电台报话机和军用行李被送到了距离和龙县城西南大约40公里的中官地鹿场,在一个小学校隔壁的一个空房间里临时“住”了下来。白天,我们在附近的山上调试电台与连队进行“军事”沟通,把刚刚学会的操作电台和使用密码应用在实际军事训练中,在野外进行实战式的演练,增强军事技能。有时,电台信号不好,与连部的“总指挥电台”沟通不畅,我们就用刚刚学会的电台发报的办法,“滴滴答答”的发报记录,整理军事训练成果;夜晚,中官地鹿场寂静得出奇,山沟里漆黑一片,只有松树上的蝉鸣声和小溪里的一声声蛙鸣,我们躺在临时住处的火炕上,侧耳倾听这山里独有的“夜晚音乐会”入眠。

一天清晨,天空乌云密布,云层低垂,电闪雷鸣后,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站在门前,紧紧盯着屋外的大雨,看到山林经过大雨洗刷的更加翠绿和鲜艳,溪水滚起了一层层波浪激流而下。快到中午的时候,也许是老天下雨过于劳累,也许是天公完成了它的一次任务,雨滴渐渐小了起来。这是,只见鹿场里几乎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倾巢出动,有的挎起柳筐、有的背起托架(朝鲜族用的一种背篓),走在附近的山上,开始猫腰捡拾木耳。我见此情景,就和副班长商量,我也同那名四川的战友,手端我们平时吃饭用的小饭盆,学做鹿场的老乡,在山上的树林里开始寻找木耳。听当地老乡讲:木耳不是长在山地里,它与蘑菇是不同的,木耳是雨后生长在已经腐朽的柞木上的,它是靠柞木的腐菌才能生长出来,因此,采摘木耳就是雨后寻找已经枯死的柞木。

雨,还在濛濛的下,云层低垂的几乎萦绕在我的头顶上,一团团白雾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远方的山峦已经隐藏在一片雾霭之中了,此时,美丽的山谷里如丽人洗面,湿漉漉的心情开始编织着大山里绵绵不断的“故事”。我寻着采摘木耳的这一“规则”,在驻地的山林里不停地寻找,一颗颗枯死的柞木上,已经生长出一朵朵、一片片淡黑色的小花朵状的木耳,用手去触摸,滑滑的软软的,还有一定的弹性。我将一朵朵新鲜木耳采摘下来放进了小盆里,不长时间,就装的满满的一小盆。在雨雾中,我还想贪婪地采摘木耳,但只是苦于当时没有任何盛装木耳的工具了,看着雾气腾腾的山野,看着远方山里的人们,我只好不情愿的走下山去,回到了我们临时驻地的屋内,副班长看到我采摘回来了雨后新鲜的木耳,很是高兴,中午,他亲自动手给我们三人做了一个鸡蛋炒木耳菜。我吃着自己第一次在山上采摘下来的新鲜木耳,心里回顾着采摘木耳的过程,觉得这顿饭吃得特别香甜,特别愉悦。

后来,我在延边的一些其他地方也见到过人工栽培的木耳,工人们上山把一棵棵柞木放倒截断成一段段,拉回到一个空地上用人工凿洞的办法施用菌类,让人工木耳快速生长,这是一个更直接的“催生”木耳生长办法。看过之后,虽然感到木耳的“丰收”,但却没有了自己上山采摘木耳的“鲜活”场景,也缺乏了野生条件下人们获取木耳的途径,其食用口感却大大不同。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然而,直至今日,在我的眼前还不时的浮现出当年在部队期间上山采摘木耳的场景。那漂浮的云雾,那潺潺的山泉,那翠绿欲滴的山野,还有那身绿色的军装……。

我感叹着,我赞赏着,长白山脚下、海兰江畔“第二故乡—和龙”的美丽、自然、绿色和真诚;我歌颂着长白山的豪爽、坦荡、激情和浪漫。

写于2013年8月15日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