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在六十八军(吉林市)文学创作的日子里  

2013-08-17 08:22:06|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六十八军(吉林市)文学创作的日子里

 闫英学

  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文章,正式宣告将与越南方面在“有限的时间、空间、规模”进行自卫反击,保卫边疆的战斗。在中越两国延绵500公里的边境线上,中国云南、广西边防部队,万炮齐发,发动了对越南方面的自卫还击战。当时,我们作为68军204师612团的指战员,其战斗任务是堵击珲春前线苏军的进犯,其形势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战前动员状态。后来,随着自卫反击任务的节节胜利,3月16日,中央军委决定全部撤回所有参战部队回国,于是,一场硝烟滚滚的战役历时一个多月时间宣告结束。

   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后,部队立刻转入了休整和正常的军事训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有幸代表612团参加了在68军(吉林市)举办的全军文艺创作骨干培训班,在北国著名的“雾凇之都”江城度过了难忘的一个月时间。

   吉林市,是我国著名的重工业城市,化工城市,世界四大奇观之一—“雾凇”就是江城吉林市的一大特色。小丰满水电站、松花湖景区、冬季北大湖滑雪场、冬季松花江赛龙舟都是这个城市的一大“名片”。这里的松花江水流,在冬季30几度的严寒下不结冰,缓缓的在市区通过,其根本原因是上游的小丰满水电站常年发电,发电蒸气的余热水流直接泄入城区的松花江,水流的余热与冰天雪地的“结合”就出现了“雾凇”奇观。每到冬季严寒天气时,吉林市区松花江两岸的江柳上就挂上了一层层白色粉末状的颗粒,在阳光的照射下,犹如一个个美丽的新娘披上了一件件洁白的婚纱,显的是那样地圣洁和高雅。

当时,68军军部招待所就坐落在吉林市松花江南岸,毗邻松花江边,我们的军区文学创作骨干培训班的所有人员每天也就在这里创作、构思、讲评。当时,我是唯一代表612团进行诗歌创作的一名连队班长。当时的204师总共来了四名干部战士,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610团来了一名黑龙江籍叫李艺华的战士,他的文学功底很好,他是从事小说创作的,当时,他的小说写的比较成功,故事性很强,我喜欢阅读他当时创作的小说;炮团来了一名辽宁庄河籍的战士。他当时热衷于电影剧本的创作,在当时的创作培训班上,他也创作出了一部很长很长的“电影文学剧本”,好像叫“深山里的女性”,但当时的68军宣传处长陈放看了之后提出了很中肯的意见,这名战士后来不得不全部进行了压缩修改,改成里一篇很短的小故事;当时,204师直还来了一名年轻的战士,没有创作什么作品;611团当时来了一名基层连队的副连级干部叫王建国,他是湖南人,当时已经在《解放军报》上公开发表诗歌作品了。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在对越反击战刚刚结束的时间里,当时,我们大体上都是围绕这一军事题材进行文学创作的。我在68军文学创作期间,创作出的第一首诗歌是:“车行长白山”,主要的构思是反映部队在作战期间,凭着过硬的军事技术和军事本领,在祖国北疆抵御前苏联的进犯,在林海雪原里战无不胜的革命军人的硬骨头精神。不久,这首诗在当时的军区一本宣传册上发表,并配上了宣传图画,后来,军区的陈放处长又联系了吉林市的”江城文艺“文学双月刊”编辑部予以发表。

当时,我们从军事训练的阵地上放下枪杆子动笔创作文学作品,文学功底差不说,创作的环境并不理想。大家都集中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有的坐在自己休息的床铺上,有的蹲在床边冥思苦想,还有的在室内来回度步。我则自己喜欢静静的走到附近的松花江边,一个人默默的思考创作,其中,分别发表在《解放军报》和沈阳军区《前进报》上的战士诗选“雾”和“界碑”都是在吉林市松花江边构思创作出来的,后来,还有两篇诗歌发表在吉林市的《江城文艺》上。

当年,也许是血气方刚,也许是部队的大熔炉里的锻造,我在几年的部队生活中,酷爱诗歌创作,在紧张的军事训练中,我常常一边在训练,一边在构思,有时夜晚想起来一句诗句,就立即起床,用手电筒的光亮把它记录在笔记本上,有时面对浓雾缠绕的山峦也在静静的沉思,听到海兰江的潺潺流水声响也会激起创作的“浪花”……。

如今,虽然当年的诗情画意早已离我远去,但当年在部队期间夯实的文学基础却在心里深深地扎下根,文学创作的激情变得更具体、更实在、更有社会性。于是,我现在回忆起来,今天仍然要感谢当年在68军期间的文学创作骨干培训班,它是我在部队期间不可多得的一份“财富”,它将永远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

               写于2013年8月16日下午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