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红星闪耀在七星农场  

2013-08-23 07:59:30|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星闪耀在七星农场

闫英学

   在部队期间,在和平的年代里,我们虽然身穿绿色的军装,执行特殊的军事任务,但是,在紧张的军事训练之余,我们也不是每天都在与枪炮打交道,有时也会放下手中的武器而不时的承担着对地方的支援任务,帮助驻地老乡干一些诸如插秧、锄地、收割的农活。当战士们听说帮助地方老乡干农活时,都是自报奋勇,纷纷要求“参战”。战士们在与地方老百姓的欢歌笑语中,那份年轻激荡的心瞬间得到了的缓解和释放,同时,也进一步增强和融洽了“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军民鱼水关系。

    1979年8月中旬的一天,我们612团特务连临时组织了一个训练科目,由副连长带队,当天午后进行了一次急行军,翻越和龙县东南部的一座不知名的山岗,连队战士穿越浓密的树林,在遮天蔽日的山林里艰难地前行着,大约晚上4点多钟的时间,我们终于到达了本次训练的一个山下的村庄安营扎寨。

     村庄依山傍水,稀稀落落的二十几户人家就散落在山坡下,村庄的前方是一条细细的小溪,清清的溪水发出哗哗的声响流向远方。当晚,炊事班就在小溪旁架起了炊具,炊烟袅袅,烟雾升腾,为这座宁静的小山村带来了几分喜庆的气氛。朝鲜族孩子们见到身穿绿军装、领口挂着两面“红旗”,头戴五角星的解放军,围前跑后,好不热闹,村庄里顿时就欢乐起来。

    就在我们准备晚餐的时候,突然,连队通讯员急速的来到了我们野外就餐的地方,向副连长传到了团部的命令,要求部队务必于第二天下午集合完毕,准备乘军列前往黑龙江省佳木斯农场支援地方麦收。

    第二天下午1时整,我们特务连三十几名指战员在指导员的带领下整装集合待命在和龙县火车站台上。这时,我才发现一列军列几节闷罐车厢的前部,已经装上了我们团的运输汽车、八二五迫击炮、高射机枪等重武器,并用一些树枝做伪装。远远望去,依然是一次正规的军事行动。当时,和龙县火车站台上一批批年轻的军人在集结,战士们手提旅行袋,身背行李整装待发,一同前往的还有其他步兵营的许多指战员前往地方支援麦收。

    下午2时整,军列从和龙县火车站缓缓启动出发,军列通过山谷,穿越隧道,沿途经由朝阳川、延吉,晚间在图们铁路枢纽进行编组并进入夜间行车。第二天下午,军列到达牡丹江车站,我们走下军列在站台上就餐,随后,列车又向黑龙江的林口、勃利进发。沿途上,军列的“特殊行动”使一些地方老百姓感到莫名其妙,不知发生了何种情况?一些年轻的战士身背钢枪站在闷罐车的开门处半开玩笑的喊叫:“我们刚打完越南,向北打苏联去”。随行的部队干部知道后,狠狠地批评了喊叫的那名战士,让他注意军人的形象。第三天下午三点钟军列抵达黑龙江佳木斯车站。这时,我们全部走下军列,来到了佳木斯的一个兵站吃上了两天来的第一顿丰盛的“军餐”,这也是沿途给我们最优厚待遇的一个兵站。第四天清晨,天色刚刚露出鱼肚白,我在朦胧的睡意中被惊醒,军列在一片嘈杂声中缓缓地进入了我们支援麦收的目的地—黑龙江省富锦县建三江农垦管理局。

    在七十年代后期,黑龙江的边境铁路刚刚开始修建,当时,我们乘坐军列在到达建三江的时候,铁路才刚刚开始铺轨,我们当时通过的是第二列货车,军列勉强通过,地面上的铁路人员很多,大家生怕出现意外事故。

    七星农场位于黑龙江省的东北部,毗邻前苏联哈巴罗夫斯克,战略位子很重要。因此,当时,我们都是全副武装进入农场参加麦收的。

    七星农场很大,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田,坐上农场里的拖拉机捡拾麦子、烧麦秸从地头出发,一天也看不到边际。苍茫、辽阔、空旷是当时七星农场的真实写照。农场里的工人有许多是来自山东的当年支边人员的“后代”,还有一些是来自北京、哈尔滨的下乡知青。每天,我们与当地的工人们一起,在麦场上装卸麦子,扛几十斤的麦子上几米高的跳板,一个个战士都晒得黑黑的,衣衫长时间被被汗水浸泡出现了一层层白色的汗斑。当时,有的战士出现了水土不服,拉肚子的现象;也有的被当地特有的“蚊子”叮咬的出现了脓疮,但是战士们一直咬牙坚持着。农场里的工人们看到红星闪闪的年轻战士仍然生龙活虎的样子都被深深地感染着,他们一改过去“大锅饭“、”磨洋工“的懈怠精神,同战士们一道抢运麦子,提高速度,上下班也变得有组织有纪律性了。

    七星农场是黑龙江省的麦子主产区,面粉也是这里唯一的食品。工人、家属和孩子们常年与面粉打交道,上顿、下顿不是馒头、饺子就是面条,他们当时说吃得很乏味,但又无法吃到其它主食。孩子们手拿一斤多的大馒头同战士们交换部队的大米、高粱米混合的二米饭,我们也时常同农场的工人们一起吃上几顿“山东大馒头”,战士们与当地农场的工人和谐相处,“互为补充”。

     在秋季的雨天里,我们还与农场的工人相互交流,手把手教他们搽枪、保养和相关的军事训练科目,工人们还无微不至的关心我们,爱护我们,卫生所免费为战士们提供药物和包扎……。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我们撤离七星农场前的一个晚上,农场还宰杀了几口肥猪款待我们,在临行晚上的送行宴会上,部队与农场相互祝酒,我也端起酒碗,第一次喝下了足有一两多的65度的“北大荒”牌白酒,大家热泪盈眶,诉说着这一个月时间的友情与亲情。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能感觉到口腔里当时北大荒65度白酒那辛辣、火一样的感觉。


        写于2013年8月22日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