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永远的军营  

2013-08-06 15:18:16|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远的军营

 闫英学

凡当过兵的人,最难忘的就是战友情,因为部队生活是人生中记忆最深刻、最珍贵的收藏,是人生中最为宝贵的财富。每当我哼起“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联系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这首部队七十年代后期的“战友之歌”时,就会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于是,就把我带进了当年那如火如荼的绿色军营中。

在刚刚二十岁的时候,我有幸走进了绿色的军营,在长白山脚下,海兰江畔的绿色军营里实现了当兵的梦想。二十岁时的青春年华,生龙活虎,血气方刚,真有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初到部队时战友之间的陌生和拘谨很快就被抛到了一边,大家融恰相处,无忧无虑,训练的呐喊声和欢声笑语充满了部队营房。七十年代后期,部队的生活供给还是很有限,当时生活标准并不高,一天三餐只有一顿是细粮,其余两顿是高粮米掺大米,部队俗称“二米饭”。但我们以苦为乐,以苦为荣,以练就一身好本领报效国家为已任。我刚下连队时被分在了团直警通连两瓦电台班,整天与阿拉伯数字打交道,为了保密的需要,记忆特有的密码后把部队的通讯用语翻译成阿拉伯数字,用无线电对讲机发射出去,信号不好时还要用电台发报的方式进行。在一个月的强化记忆和翻译训练中,由于大量用脑,我和几个新兵战友洗发时每次都掉下好多的头发,有的新兵战友睡梦中都在记译和工作。可一个月后,我们大都能做到用密码读报,同时把报上的文章翻译成密码读出来。在那个年代里,我们战友之间没有因为谁记译的快,谁记译的慢而互相歧视,而是互相鼓励,记译快的战友传授给记译慢的战友技巧,大家共同完成训练科目,大家谁也没有拖军事训练的后腿。在这个时段,我们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都献给了部队,也献给了祖国。后来,很多的战友讲,我们的人生观的形成基本上都在这个时段,都得益于部队这个大家庭,使我们养成了团结互助、乐于奉献的工作精神。在那段时间里,白天两个人一组一部电台进行紧张的军事训练,晚间大家在报话机房里,还要共同学习文化知识和军事理论,养成良好的军事、政治素质。尤其是那种战友深情,终身都难以忘怀。有一年秋天,我们坐了两天两夜的军列从吉林图们市出发前往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农场支援麦收,到了当地不久,由于一些战士水土不服,出现了拉肚子的现象,支农急需官兵上阵,在这个特殊的时期,一些战士偷偷的自己吃药后跑到农场参战,为了多替战友承担一些农场工作,有的晕到在现场后才被抬进卫生所,有的稍好一点后又跑到农场帮助工人工作。过去一直沉寂的农场,一下子被部队小伙子的工作精神给打动了,那场面简直令人感动和激动。在延吉县(今龙井市)国防施工期间,经常遇到隧道塌方,为了战友们的安全,有的战友写下血书要求担当突击队员,有的几天几夜不合眼观察隧道石头是否有松动的地方,大家都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把死的希望留给自己,谁也不当逃兵。有一次,连里有一位来自贫困山区的战士,家里亲人患病急需钱治病,可当时战士仅有的几元津贴费简直是杯水车薪。战友们得知消息后,在自己每月仅有的几元津贴中,你三元,他两元的筹集资金,最后全连筹集了280元,帮这位战友解了燃眉之急。还有许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发生在战友之间,那种无私无畏的精神,尤其是在生死考验面前,战友之情更是血浓于水。

战友情深,不仅仅表现在生死考验面前,还表现在平时点滴的生活之中。在新兵到部队之初,老兵(部队第二年就叫老兵)就象是老大哥一样,从生活的起居到整理内务,战友之间无微不致的关怀、爱护和体贴。在静静的夜晚,在站岗巡逻时,尤其是到了年节,我们都有过对家乡眷恋的时候,甚至还有哭鼻子的时候,这时,战友之间就会用慢声细语来和你共诉衷肠,善意的劝解,使你心情顿觉豁然开朗。在对人生观和爱情观徘徊不前时,有的略高一筹的战友就会为你指点迷津,答疑解惑,使你茅塞顿开。战友啊,在人生的旅途上,是你在不断的为初入军营的战友泼洒阳光,驾驭生命之舟,调准了人生的航向。

“总想看看你的笑脸,总想听听你的声音……。这首虽是草原上的歌曲,但也恰恰道出了战友之间的心声。多少个夜晚,多少个梦境中曾再现过当年战友的身影,大家多么盼望能经常有战友的声音和消息啊。1999年冬天,我的一位延吉的战友在《经贸时报》上看到了有一篇属我名字的人物通讯,于是,他从点滴的信息中查找出了我的踪影,随即给我打电话,当时那种感觉,那种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激动的我几夜睡不好觉,恨不得马上能见到战友,互诉分开后思念的心情。2000年初春,我利用在白山市开会之机,绕道千里穿越南部的长白山,上白河,过安图直接赶往延吉会见战友。多年的战友相见,一下子又把我们带入了当年的感觉,战友相见,热情拥抱,眼含热泪,最高的礼节就是喝酒、唱歌,还唱当年的“战友之歌”,尽情的抒发当年的情怀,可一旦分开时,又象小孩子似的抱头痛哭,真是难舍难分啊。前些年我又分别联系上了安徽安庆、四川成都、黑龙江牡丹江尚志市以及锦州的几位战友,多年不见,在电话那端,一下子就能听出当年的声音,那个亲切啊,就象喝了甜蜜一般,感觉战友就在身边,令我万分激动和自豪。

战友,多么高尚的称呼,多么崇高的荣誉,只要是战友,就能找到知音,就能找到亲情。如今,在市场经济环境中,一般的事情都要讲价钱,谈条件,但战友在一起就没有想不通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战友在一起天大的事情也好办,也好使。每年一度的“八.一”战友聚会是必不可少的,大家从四面八方风尘仆仆的来到一起,热情的拥抱,眼眶都是湿湿的,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磕。尽情的喝啊,唱啊,跳啊,虽是双鬓染霜,但只要是战友在一起就还是当年当兵时小伙子的感觉,大家都沉浸在幸福和喜悦之中。有一位战友家在农村,家境不好,妻子长年有病,有人提出大家帮帮老战友时,大家“呼”的一下子就把这位战友围了起来,你三百,他五百的直往老战友衣兜里塞钱,有人清点一下,这次战友们足足凑了四千五百元。此情此景,谁人不感动,谁人不落泪,这是多少金钱也买不到的战友情啊……。



           写于2013年8月6日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