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在朝鲜族老乡家的日子里  

2013-08-09 08:04:44|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朝鲜族老乡家的日子里

闫英学

  朝鲜族生活在我国东北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毗邻的长白山地区。这里群山耸立,峡谷纵横,风光绚丽。长白山脉是鸭绿江、图们江和松花江的发源地。奔流不息的海兰江、布尔哈通河、嘎呀河、珲春河、古洞河等碧波如染、婉蜒回环,滋润着长白山麓的广大地区。这山灵水秀的地方,就是朝鲜族的家乡。

 我敬仰能歌善舞的朝鲜族,喜欢她们的风俗习惯和尊老爱幼的民族传统,尊崇朝鲜族女人温文尔雅的谦逊礼仪,尤其是对朝鲜族歌舞音乐更是如醉如痴,在朋友聚会、战友相聚时,有时就会身不由己的抖动起双肩,随动听的朝鲜族音乐跳起朝鲜族舞蹈。

 1977年元月,我从辽西的锦州参军来到和龙县612团部队驻地后,时常发现周边驻地的朝鲜族老乡在劳动之余,一边唱一边跳,有的老乡拿起干农活的水桶,有的拿起脸盆作为临时的“乐器”,在农村的大队部、在插秧的稻田旁、在公路边随时随地的唱起来,跳起来,那抖动的双肩,那飘逸的长裙,那优美的朝鲜族舞蹈和音乐不时的映入眼帘,传入耳畔。当时,我总有一种好奇的感觉。可时间一久,我就慢慢的适应了朝鲜族的风俗习惯,喜欢上了这样的场面,知道我们的部队驻地是朝鲜族的聚集区。

 尽管我们的部队驻地距离朝鲜族老乡家居住的地方很近,他们房子用白灰粉刷的白白的墙面,房前用大树中间挖洞做成的木制烟囱以及不时升腾起的袅袅炊烟都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在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是没有机会和条件与当地的朝鲜族老乡接触的。因此,在参军后的第一年,我一直没有迈进过朝鲜族老乡的家门。

 1978年3月的时候,当延边的早春刚刚降临大地,在金达莱含苞欲放的季节里,我们连接受了一个分赴延吉县(现为龙井市)三道湾进行国防施工的任务,于是,我陪同团首长利用两天的步行拉练的机会,到了新的部队驻地——延吉县三道湾镇。当时,一般的施工连队都开始在野外搭起了军用帐篷吃住在野外,而我则作为团直机关人员陪同首长住在了当地的一家朝鲜族老乡家里,这也是我有了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朝鲜族老乡的机会。

  我居住的朝鲜族老乡家姓杨,男主人叫杨允植,当时与我父亲的年龄相仿。男主人在镇里的银行做职员,女主人则在当时的镇里银行的食堂里做饭。他们家共有五个子女,当时大儿子已经结婚成家,还有与我当时年龄相仿的大女儿杨花子在镇里的卫生所做护士,二女儿杨顺子在初中上学,二儿子杨京泽在上高中,家里男主人还有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母亲。

 朝鲜族家的卧室一般都是进门就是火炕,一般的家庭物品都摆在了火炕的一角,进室内就要脱鞋上炕,厨房与卧室同属一个房间,做饭烧火时主人要蹲在比火炕还要低的位置处给灶坑填煤或柴火。

 开始的几天里,我们彼此之间都感到很生疏,话语也不多,我每天完成部队的站岗值班任务后就回到属于我和首长同住的用拉门隔开的一个房间里静静地休息和工作。时间一长,我们才开始有了接触,我当时的年龄和他家的大女儿杨花子差不多,都属于青春萌动时期,地方老乡爱戴军人是延边的一个传统。后来,在慢慢的生活接触中,我们渐渐感到有了共同的语言,接触时说的话语也多了起来。主人家有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不会说汉语。但我却发现这位老奶奶很疼爱我,有时用朝鲜语在我面前似乎要表达什么,但我却一点都听不懂她的意思,后来问问她的孙女杨花子,渐渐地知道了老奶奶(朝鲜语叫韩美妮),她是让我有时间在她家吃饭(朝鲜语:帕不饿).一天天的接触,每天都生活在一起,我们当时虽然是军人,但是,正常的生活接触不得不让我们“日久生情”。有一天,我的一位辽宁老乡的母亲和妹妹从辽宁来到三道湾看望我的这位老乡,我听到消息后也前去这位老乡那里看望她的母亲和妹妹。不经意间的消息,让我居住的这家朝鲜族女主人发现了,她们从腌制的坛子里捞出了从山上采摘下来的新鲜翠绿的十几捆蕨菜,连同一斤山里野生木耳送给我,让她们带给我的爸爸妈妈。我当时无言以对,感激的话不知从何说起。后来,在老奶奶(韩美妮)的央求下,一天早晨,这家男主人杨允植决定宰杀一条狗款待我们,让我们当天晚上就在他们家喝酒。

  第一次在朝鲜族老乡家里吃饭饮酒,当时作为军人的我还有许多的顾虑。主人看到我有些生疏的样子,一边给我和首长倒酒,一边让我们吃狗肉。朝鲜族家的饮食方式与我们汉族人是不一样的,主人给我们每人盛一晚狗肉汤,不停地让我们吃狗肉和其它菜肴,同时又交给我们每人一把羹匙(朝鲜族吃饭的用具),大家在一个饭盆里自己在自己的一侧吃饭。当时也许是年轻,也许是第一次在朝鲜族家里用餐,没饮几杯酒就感觉脸上发烧,红光满面了。

 有了在朝鲜族家里吃饭的机会,我们慢慢地就开始无话不说了。我当时很热衷于朝鲜族的文字和音乐,主人家的女儿杨花子就热心的教我,记得当时学唱的朝鲜族歌曲有:延边人们热爱毛主席,朝鲜电影插曲《一个护士的故事》、《轧钢工人》、和《摘苹果的时候》等当时流行的朝鲜电影歌曲,我也开始慢慢自学朝鲜语文字,从朝鲜语的拼音开始学起,无论走在山坡上,还是在部队的驻地里,或是出差在火车上,我都如饥似渴的学习朝鲜语,以至于到了今天,我仍能熟记一些朝鲜语单词和会话,在出国到朝鲜期间真的就派上了用场。

  后来,我们在延吉县的国防施工结束后,当回到和龙县612团部队驻地后,我仍保持着与我曾经住过的朝鲜族老乡家的女儿杨花子的通信联系,当年,我在部队施工期间得了眼结膜炎,部队没有更有效的药物,还是这位朝鲜族老乡家的女儿给我寄来了药物,我寄钱给她们又给我寄了回来……。

  多少年过去了,多少次梦中,我在朝鲜族老乡家居住的情景依稀可见,父母般的呵护,亲情般的友情,至今仍无法忘怀。

 三道湾清清的小溪,弯弯曲曲的小路,翠绿的山峦,生长木耳的一片片柞木,以及热情好客的朝鲜族老乡家,你们还在当年的哪个涂抹着白白石灰的房屋里居住吗?当年的老奶奶(韩美妮)恐怕早已作古。但是,你们可知道,当年的一位年轻军人至今都无法忘掉你们,不知在你们的梦中也否有过同年一个年轻的军人的身影?


            写于2013年8月8日中午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