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在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亲密接触”  

2013-10-06 19:13:28|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亲密接触”

闫英学

   在过去的朝鲜电影里,我们时常见到朝鲜人民军打击美国侵略者,热爱金日成首相的镜头,长长的大檐帽,肩戴肩牌,威武雄壮的样子,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现实生活中,朝鲜人民军到底是什么样子,他们的生活状态如何?一直是我心中期盼的一件事情,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这一机会。前些年的一个秋天,在鸭绿江畔,我终于有了一次与朝鲜人民军“亲密接触”的机会。

吉林省通化市所属的集安市,是中朝边境的旅游城市,鸭绿江的上游,江道蜿蜒曲折,山势陡峭,江水深绿,水流湍急,是中朝边境向西南走向的另一条“界河”,边境两岸均有两国的军队把守。2008年的秋天,在长白山的枫叶红似火的季节里,我应吉林省工商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处的邀请,前往长白山脚下,鸭绿江畔的集安市参加吉林省工商局个体私营经济研讨会。会后,东道主集安市工商局盛情安排我们游览鸭绿江,乘坐旅游快艇一睹对岸朝鲜的风光人情。按照边防部门的规定,鸭绿江旅游快艇可以互相穿越鸭绿江中线,但不可以上对方的江岸。我们乘坐旅游快艇,距对岸的朝鲜仅几米之遥,清晰地看到朝鲜人民军在边境站岗和流动,边境人员在鸭绿江里洗衣服,岸上人员或骑自行车,或骑摩托车,脸色灰暗,缺乏生气,一看就是严重的营养不良。坐在旅游快艇上,我用朝鲜语与人民军打招呼:安宁哈系咪噶(你好),他们也回应着我们,并招手致意,显示友好的态度。

第二天上午,我们应邀来到了中朝两国共同建设的“云峰”水电站。刚走进这座水电站的大门,迎面用中朝两国文字书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云峰水电站映入眼帘,走进办公室大楼,在会议室里、走廊里,全部是用中文、朝文书写的各种文字,在会议室里的墙面上,有一幅朝鲜前国家领导人金日成和我们当年的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握手微笑的大幅照片,一旁是当年两国用中文、朝文签约共同开发建设“云峰”水电站的文件。走出云峰水电站的办公大楼的大门,我们在边防武警人员的引导下,攀登上了云峰水电站的大坝。

原来,走上大坝后,我才发现云峰水电站是将一道两国共有的宽阔的江面拦腰截断用于水力发电,供给两国边境使用。站在大坝上,不远处,朝鲜人民军的岗哨依稀可见,我们在边防武警人员的引导下,近距离的走进了朝鲜人民军的岗哨,对岸在大坝上的分界线只有一条白色的类似于“斑马线”的标记,我们与朝鲜人民军只有几米的距离,我们同去的一位同事递给对岸的朝鲜人民军一盒“长白山”牌香烟,一位酷似朝鲜人民军军官的干部,让他身边的一位战士来上前取香烟,他在一旁面带微笑。我用朝鲜语问他:照神医民棍,按您哈系咪噶(朝鲜人民军,你好),他反过来用中文回答我:你们好。原来,他的中文说得如此流利,我感到很意外,后来,我就用中文与他交流,得知他的老家住在朝鲜的首都-平壤市,他是人民军的一名排长,负责这个岗哨,参军已有7年时间了,探过一次老家。由于我们上大坝之前,我方边防武警人员告知我们不要与朝鲜军人谈及政治及国家的敏感问题,因此,我只好随意与他交流几句就匆匆地离开了朝鲜人民军哨所。

从返回到我方一侧的大坝时,在一片嘈杂的大坝工地上,只见男男女女的工人们在热火朝天的从江水里捞运木材,一个大约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姑娘引起了我的注意,她默不作声,只是给男人们捞运木材时搭一把手,她看见我注视她,她用中文说她是朝鲜人,是附近朝鲜云峰里的边民,在这里干活已有三年多的时间了。我知道朝鲜对于民众的“管制”的严格,不敢更多的与她们进行交流,只说了一句:安宁黑(再见),就随团队离开了由中朝两国共同开发和管制的云峰水电站。

这次有机会与朝鲜人民军进行了一次“亲密的接触”,总体上感觉两国人民还是很有好的,两国都有很深厚的感情基础。我们从抗美援朝开始,在“鲜血凝成的战斗友谊”的前提下,不断的支援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里的“小兄弟”,他是我们抵御外部干扰的“前哨”,是一座良好的“屏蔽”,珍惜中朝友谊不但是老一辈中朝领导人当年的共同愿望,也是新时期中朝两国领导人与时俱进,合作共赢,共同抵御外部侵略的良好合作之时。

 

写于2013年清晨大连桃源街“沈阳军区八七疗养院”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