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一件军大衣  

2014-01-14 16:52:24|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件军大衣

闫英学

    厚厚的军大衣,里面用上等的羊毛绒缝制的一层暖暖的里面,外面衣领是麻绒卷起的大衣领,紫檀色的大衣纽扣,这就是我们当年驻守在延边高寒地区冬季里部队干部战士配备的御寒军需物质之一。那时,在风雪交加零下三十季度的长白山严寒下,军大衣依然能够抵御室外的低温,给我们在长白山地区的冬季带来了温暖。军大衣,成为了我们那时冬季里的“保护神”,伴随着我们在部队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漫长冬季。

    刚下连队的那年冬天,当我第一次穿上军大衣,部队军大衣那特有的款式,穿在身上不但合体,暖洋洋的,而且还显的很威武很雄壮。在室外站岗时,这件厚厚的军大衣裹在身上,能够抵御长白山的大风雪,再低的温度也无法穿透里层厚厚的羊毛。晚上,军大衣或盖在棉被上面或铺在身下睡觉,后半夜室内温度剧降时,也能够使战士们睡的依然酣畅香甜。于是,军大衣就成为了我们当年多功能的军用物质,与战士们日夜“厮守”在了一起。

    清晨,战士们起床后,就把军大衣叠起来摆放在军用棉被上面,与叠得方方正正的棉被放在一起。军大衣也就按照“豆腐块”式的军被一样,把大衣铺开,采取大衣面朝外,从军大衣的腰部开始迭起,用手掌侧面把军大衣压成线性,叠成与棉被一样形状的“豆腐块“放在棉被的上面,依然没有了原来军大衣那“臃肿”和“宽厚”的面容。

    军大衣,是我冬季里贴身的“保镖”和站岗时的“亲密战友”,曾给我带去了无限的温暖和“亲情”。然而,在我退伍前的一段时间里,一件军大衣也曾给我带来了一次令我十分“烦恼”和不快的事情。

    那是在1980年的12月初,我当时还是612团特务连警卫排的一班长,当时,我已向连队提出了要求年底退伍回地方工作的请求。但在临近要退伍前的一段时间里,我依然坚守岗位,不断克服浮躁的心理。就在这时,我们班突然接受了一件异常严峻的站岗执勤的军事任务,我作为班长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和松弛。

    原来,我们团基层连队里有一名朝鲜族战士由于与连队的战士打架斗殴后,害怕连队给他纪律处分,就偷偷地从连队跑了出来,他日夜兼程,一口气跑到了中朝边境的图们江边,意欲叛逃到边境对岸的朝鲜,但在我方边防执勤人员的严密监视下,在一个哨所前被拦截扣押,经询问得知是我们团里的战士后,就通知团里前去领人。团里把这名叛逃的战士押解回团部后,就暂时关押在612团团部大院西南侧的一个车库里关押起来。当时定性为:越境叛逃。关押这名叛逃的朝鲜族战士的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我们的特务连警卫排的身上。

    那时,我和我们班的几名战士每天都持枪站岗,轮流的站在这个车库门前看守里面的这名叛逃的朝鲜族战士。

    十二月份,是长白山地区一年中最为寒冷的季节。我们身穿军大衣来回在车库门前巡逻。一天,在我休班的一个下午,我与连队请假要上和龙县街里购买一些当地盛产的土特产品,准备退伍后带回老家。于是,我就将军大衣交给一名长春籍的新兵,让他帮助我送到我的床铺上。两个多小时后,我回到了连队,发现军大衣不见了,就找这名长春籍的新战士,问他看没看见我的军大衣,他吞吞吐吐地说,没有看见。我疑惑地又在几个班的宿舍里查找,但最后仍没有我的军大衣的下落,我随后就把这件事报告了连长,连长发动全连的战士们查找,最后也没有下落。这样,我就背着一个“丢失“军大衣沉重的心理负担,即将退伍离开连队。后来,在我离开连队之前,连队就把我“丢失“的这件军大衣作价四十元抵扣了我的退伍津贴费,我带着这样的“迷惑”心情离开了我曾经战斗过四年的绿色军营。

    回到地方后,在时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队司务长给我来了一封信,首先向我表示歉意,说明在我离开部队前,连队做的有些过火,但当时退伍的时间又不能迟疑,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这件事,只好使用了没有办法的办法。后来,连队经过多方查找,终于通过一些线索查到了这件军大衣的下落,是那名长春籍的新战士与部队外的地方人员勾结,将我的军大衣送给了地方社会上的人。事情水落石出后,那名战士受到了处分,连队司务长也把当时扣下我的四十元钱给我寄了回来。

    一件军大衣,一件厚重的军大衣,既承载了我对绿色军营无比的思念,也承载了我一段时间里的苦辣酸甜。至今回忆起来,我依然感觉到当年还在那个车库门前站岗执勤时晃动的身影。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