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世忠:佳节能不忆古城  

2014-01-28 20:02:25|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佳节能不忆古城

    “每逢佳节倍思亲”,已近年节,更是思恋故乡——古城荆州。一想起她,总是梦魂萦绕;旅居异地,总免不了一种漂泊的感觉。由于亲情,便会时时处处予以关注。

     早前,得益于经济和城市建设的飞快发展,荆州和沙市的城区渐趋联袂,政治、经济、文化、地缘风俗相互渗透融洽,于是酝酿联合的问题就提到了议事日程。当时的荆州是一个专署地区,而沙市是一个地级市,行政上平起平坐,互不统属。然而,联合已是当地领导和乡亲们的共同心愿和一致呼声。

     总的架构是对人才智力和生产力诸要素(包括科技、资源等等)进行重组,建立一个经济总量扩张、辐射力延伸的地级市。新的地级市冠以什么名称?荆州呼?沙市呼?要知道,唐代李白“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千古一叹,所叹江陵乃属于荆州辖地,在春秋战国时期,是雄踞一时的楚国的都城,称为郢都。三国时期,荆州又是兵家必争之地,孙权为要从刘备手里讨回荆州,彼此间发生过不少龌龊。迁客骚人为要在此论武,可试一试关老爷的大刀片;若要论文,即可心驰神往地聆听、领略古编钟奏响楚乐传递的神韵。荆州古城墙至今保存完好,历史文物丰富,在国内外知名度颇高。改革开放以来荆州又有了长足的发展。而沙市呢,她是镶嵌在长江边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颇具声名的轻工业城市。曾几何时,沙市床单抢占居家床榻真所谓铺天盖地;洗洁剂“活力二八”响彻云霄,成为妇女的最爱;有粗心人从上海往家乡捎暖水瓶,乘船溯江而上,到家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家乡土产。如此说来,两座城市,抹掉谁的名称都于心不忍,一时间委决不下。有人援引中庸之道,提出了一个皆大欢喜的解决方案:从两个城市名称中各取一个打头字,荆州取其“荆”字,沙市取其“沙”字,整合为“荆沙市”。

     按照如此拆字法拼凑新地名,绝非“荆沙 ”这一案例。三国时与荆州齐名的襄阳,新中国时期与樊城组合成“襄樊”,曾经在地图上盘踞多年,后来到底是吃不住劲,摇身一变仍由襄阳单挑头了。辽宁那个地方也曾办过类似的糗事,“旅大”这一模块也曾在地图上标榜一时,结果也不太美妙,后来旅顺到底屈居大连的一个行政区。毕竟是“大连”的腰膀子更粗壮啊。还有一些莫名其妙改名的。在河南那地方,殷商时期曾经演绎过“反出朝歌”的壮烈历史,“朝歌”也因此一直振聋发聩,却不知为何后来把那个地方改为“淇县”,从此默默无闻;徽商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四大名商之一,你在地图上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徽州”了。

     似曾相识燕归来,由于“荆沙”,“荆州”没有了。然而,外域人士对于这一新名词如堕五里云烟;本地的官员和父老乡亲呢,“荆州”在大家心目中依然挥之不去,常常会勾起强烈的失落感,觉得取消“荆州”是一个重大的失误,竟然毫不足惜地把这历史名片扔进长江与鱼虾为伍。好在,“荆州”毕竟是一座实体,它有着根深蒂固的文化乡土情节,并没有从人们心目中飘流而去。有些东西丢掉了还可以再拾回来。经过紧锣密鼓地商榷,形成的最终意见是:恢复“荆州”名称,定名为“荆州市”。沙市重拾旅顺的委屈,被定为一个下属行政区。

     这乃是明智之举。它启迪人们,历史名城的形成,应该是它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长河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形制的堆垒沉淀,它的价值和影响难以一笔抹煞。经过一段短暂的弯路,荆州人终于意识到,一字之差,差之千里,而且恰恰差在了要害处:忽略了形制方面的堆垒和沉淀。他们立马调整思路,抓准机遇,明确发展战略,全力弹奏“荆州”这一历史的响器,谋划宏阔名城效应,把历史名城做强做大。想不到素有“九头鸟”之称精明过人的乡党,也曾经走过如此并不高明的弯路。好在弯的不算太远,迷途知返。

    20多年前旅居京城,在大刊物的指导下写了一本《小城的爱》,笔下就是故乡的背景。如今随着年事的蹉跎,对故乡的眷恋更加倾注。经过一番周折,现在,我又可以坦荡自豪地宣称,我是荆州人。而无须给客人说我是“荆沙人”,使客人堕入五里云烟,我也免除了一番尴尬的解释说明------春节偶感,便匆匆行于笔下。

  评论这张
 
阅读(2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