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屋顶行船  

2014-11-15 09:21:47|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屋顶行船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咯。在素有千湖之省 、水乡泽国之称的湖北江汉平原老家,每当夏日江水猛涨,就可见到这一奇观。这是我自幼看惯了的动静,甚觉平常。而远足而来的外乡人,见到这一奇景,会发出连声惊呼的。

当然,并不是说这船真的就趴在屋顶上发威,那还了得,要把屋子压塌的!这牵涉到一个人的视角的问题。庄户人家,一般在河堤外依堤建屋。南方夏日里由于水量大而充沛,堤坝就堆筑得老高,比屋顶要高出许多。枯水季节,船在江里行走,被河堤挡住视线,人在庄垸里是看不到船的。夏水来临,一旦超过警戒线,行船接近堤顶,这时从庄垸里往堤坝望去,那船恰似在屋顶行走,更有甚者,那船是悬浮在屋顶上信步的!

只要是面临这一情景,庄户人家谁不心惊肉跳?要知道,那洪水六亲不认,长期浸泡大堤而不退落,慢慢堤坝稀软,水往垸子里渗透,要不了多久,就会洞穴大开,若大的一段堤坝轰然崩溃,垸子里的人们来不及躲避,就被洪水席卷的无影无踪。设若堤坝未被洪水穿洞,水位继续上涨,那会是什么结果?就会漫过堤坝而下,同样会冲垮堤坝,造成灾难性后果。我的老家岳口镇,上下游相隔十几华里的两处,明代先后被冲决出两个大豁口,水过之处,上游留下沙窝潭,下游留下洪寺庙潭。那潭水有多深?单说那连续三年干旱时期,汉江水浅处难行大船;而为了抗旱,使几台大型抽水机在潭边连夜抽水,竟然也未见潭底!

为避免灾难再次发生,乡老们凑钱分别在决口处修建了六角亭和宝塔,这和洪泽湖大坝处铸造的镇水兽是同样的含义。这两座砖塔成了岳口镇的标志性建筑,客船从上游而下,首先望见六角亭;从下游溯江而上,首先望到宝塔,乡亲们便相互报告:岳口快到了!这两座镇水塔究竟有没有威力呢?事实是,打那以后,有多少次发大水,岳口险象环生,却没有决口,真乃神奇,也算是万幸。

听母亲说,我家的老屋,祖上是建在堤内的二河滩上的。这是因为我家在堤外垸子里既没有田地,也没有屋基地。靠什么生活呢,靠我父亲在码头当搬运工出卖苦力,另外,在二河滩有一块飞地。所谓飞地,是指这地儿没有主的。谁家今年在滩上圈一块地种上庄稼,这块地今年就是你的。第二年大水一过,你家做的记号被冲刷的无影无踪。又得重新圈地,所以,这二滩统统被称为飞地。飞地凭借洪水带来的肥料,地力很厚,无须再上肥,也有可观的收获。

我家住在堤岸二滩,也是出于无奈。每年涨水,房子就要泡在水里。母亲讲,外地船常常踅过来朝屋里窥探,看看屋里有没有人,好顺手牵羊拿点什么东西走。为避水患,也为防房子被水冲走,家里拿出所有积蓄,再借了一大笔外债,共合五十块大洋,请人帮忙把屋基垫高了几尺。即便是这样,遇到大水年份,洪水照样进屋,并且把屋台基啃走不少,着实令人心痛。正在这为难之际,政府实行土改,我家在垸子里分得了屋基地,这才把房子搬迁到堤外垸子来了。几十块大洋就这样打了水漂。也不知那时我有几岁,头一次看到屋顶行船的奇观,甚是惊讶莫名。

大概也就是从那以后,我有了比较明晰的儿时记忆,每年夏季发大水,村里就组织所有男劳动力上坝护堤。尤其是到了夜晚,劳动力们每人严格分配堤段,责任到人,举着火把,提着马灯,打着电筒,仔细察看堤坝有无渗透,堤坝的上上下下,但见密密麻麻移动着的灯影,甚是神奇而壮观。若发现险情,立即报警。堤上堆满了装土的麻袋及其他家什,迅速组织人员堵口。若渗透处正当村庄,麻利使劲敲响铜锣,叫醒村民迅速出村上堤,转移到安全高地。这样的险情我只经过一次,好在口子堵住,没有发生大的灾难。

有了比较健全的思维与判断能力后,并伴随着知识面的拓宽,方才明白家乡只所以多见屋顶行船,除了水流量大以外,汉江作为一条名符其实的地上河,也是一条重要原因。汉江两岸均是沙土地,植被也不牢固,一侯江水暴涨湍急,就要带走两岸大量的泥沙,而且崩岸现象也时有发生,这更是雪上加霜,这些泥沙直接沉到江底,久而久之,河床上升,渐渐超过地面,成为隐患丛生的地上河。我入伍前时常到堤岸上去玩,亲眼目睹了二滩的渐渐缩小。入伍后直到转业二十多年未回家,等到回家一看,二滩早被洪水搬迁去垫了河床,飞地不复存在,河床是越来越高,堤坝随之也越筑越高,正乃“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也不知这竞争何年是个头。

江汉平原,顾名思义,乃长江与汉江的冲击平原。它身上缠绕、翻腾着这两条巨龙,虽沃野千里,却也水患频仍。世代傍江而居的民人悬胆醍醐,同水患作不屈的抗争,积下丰富的经验,衣钵承传,用以实战,这才稍保一方平安,繁衍生息。

近些年秦中连年干旱,上游的来水也明显的减少,基本上难以出现屋顶行船的险情与奇观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