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秦忠回忆录:《走出烽火硝烟》34.翻越夹金山  

2014-11-01 08:32:44|  分类: 父辈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4翻越夹金山

红军总部发布了“绥(靖)崇(化)丹(巴)懋(功)战役计划”。

南下的红四方面军顺大、小金川前进,沿途同川军作战,历经半个月,红四方面军攻克丹巴、懋功两座县城,占领了绥靖、崇化、抚边、达维、日隆关等要地,击溃川军六个旅,消灭和俘敌三千余人,完成了绥崇丹懋战役。继而,兵分三路纵队继续向南挺进:右纵队由红四军、红三十二军组成,四方面军参谋长倪志亮为右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率部从丹巴直取天全;左纵队由红九军的二十七师,除留一部巩固抚边、懋功外,该军政委陈海松为左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率主力直逼灌县、大邑之敌;中纵队是中坚主力,由红三十军、红九军的二十五师和我们红三十一军的九十三师组成,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任司令员、李先念任政委,率这支主力部队向宝兴进发。徐向前、陈昌浩率总部跟随中纵队行动,中纵队的任务就是先占宝兴、芦山,得手后向名山、雅安及东北方向进攻。

10月下旬,我中纵队向千年雪山——夹金山挺进。

此前,我们曾经翻越过几座雪山。由于那几座雪山山势不算险要,翻越时,除了寒冷尚不觉有太大的困难。夹金山与那几座雪山就有些不同,它像一道难以逾越的雪墚横陈在我们面前。夹金山,海拔四千九百多米,山峰白雪皑皑,高耸入云。红军对翻越夹金山无所畏惧,但我们确实没有经验,不知夹金山与那几座雪山到底有什么不同,翻越这样的雪山该做些什么准备。

部队找到当地的老百姓探询,一些老人说:山上终年积雪,寒气逼人,要过山必须在上午九点钟以后,到下午四点钟前过完,否则将会冻殁于山上;要多穿衣服,喝些烧酒和辣椒汤,使身体暖和。最好手拄木棍,防止跌倒;山上不准讲话,不能笑,不能坐,如果犯了山神就会死人。我们笑着说:敌人设的层层障碍,道道封锁都被我们战胜了,我们红军也一定能翻越这夹金山。

中纵队从达维西南出发,沿着河沟向山麓挺进,白茫茫的大雪山就在我们面前。部队行进到山腰,脚下浮动着白云,气温骤然下降,此时部队全穿着单衣。环顾四周都是皑皑白雪,抬头望,上面是雪的陡壁,脚下是雪的深渊,银光耀眼,双目刺得睁不开。先头部队在冰雪上凿了些窟窿,我们手拉手,一个跟一个踏着这些脚窝小心前进,稍有不慎就会跌进万丈深渊。越往上走,天气越冷,风卷雪花漫天飞舞,人在霏霏雪雾中行进,几米外就看不见前面的人。单衣抵不住风雪的侵袭,脸上身上像被千百把尖刀刺划着,人人禁不住浑身哆嗦,牙齿打颤,都把羊皮、棕榈毛、麻布片等物,只要是能御寒的东西全裹扎在身上。

空气渐渐稀薄起来,我感到呼吸困难,大口喘着粗气,我的枪伤痊愈不久,身体虚弱,头晕,腿软,走一步喘一步,真想坐下来歇歇。我知道在这雪山上是不能停歇的,坐下来就会被冻死,可这双腿已不听使唤,只觉得浑身一软就扑倒在雪地里了。交通二队队长阙子清一把拽起我,拖着朝前走,好半天我才缓过劲来。鹅毛般大的雪片被狂风裹着扑打在人们的脸上身上,大风几乎要将人刮倒。山上除了狂风的怒吼声,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现在我才知道老百姓说山上不能说话、不能笑,是真的,因山上空气稀薄,大声说话要消耗许多体力,再说,大声说话的声波,也会引起空气的震动,酿成雪崩。

阙子清找来我队一班的通信员涂兴凯照顾我,就匆匆追赶队伍去了。涂兴凯,四川人,因长得细嫩,大家都叫他“丫头”,我知道涂兴凯近日患病,尚未痊愈,我俩相互搀扶着,随队伍慢慢沿山梁行进。

在雪坡上,我们见到一些红一方面军战士的尸体和一些遗弃物。原来这是上次中央红军翻越夹金山时牺牲的战友。雪花覆盖了他们的躯体,狂风又刮走了这些积雪,他们静静地扑伏或仰卧在冰雪中,任风雪无情地抽打、呼啸。他们把自己年轻的生命献给了革命事业,他们与茫茫雪山同在,与浩浩苍穹共存,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不应该忘记他们。

狂风卷起的雪粒几乎又要掩埋了这些尸体,我们无法安葬这些牺牲了的烈士,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继续前进。高山缺氧,人们大口喘着粗气,相互帮扶,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接近山顶时,风越刮越大,雪粒、冰雹打在脸上身上生疼。我和涂兴凯胳膊挽得更紧,踏着没膝深的积雪,艰难行进,战友间那股生死与共的革命情谊使我们的意志更加坚定,共同的革命的理想使我们充满信心,我们终于登上了山顶。

极目远望,漫天飞舞的雪花,银装素裹的峰峦,组成一个洁白的世界,山顶上数面鲜红的战旗在狂风和飞雪的翻卷中飘扬。放眼向下望去,冰雪绵延,银峰叠立,皑皑白雪的山梁上兀立着几座藏民用石头垒起的插经幡的基座,那基座上竖着孤零零的木杆。长长的队伍宛若一条深色的长龙,在这洁白的世界里游动,长龙中时有红旗在风雪中舞动,点缀出一种绚丽的风景。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随大部队开始下山。山高坡陡,一步一滑,部队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遇到几个雪坡,同志们像坐滑梯似的滑溜下去。阵阵欢笑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它感染着整个红军。只有红军这样的队伍才能战胜这称之为“生命禁区”的夹金山。

冰雪渐渐停飞,变成淅淅沥沥的小雨,冷雨袭面,浸湿了我们的军装。走过一段路,再回头看时,那皑皑白雪、莽莽冰山已经被我们远远抛在身后。萧华将军的《长征组歌》唱得好:“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雪山低头迎远客,草毯泥毡扎营盘。风雨浸衣骨更硬,野菜充饥志更坚。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是的,我们能够克服千难万险,战胜这大雪山,靠的就是坚定的革命信念。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