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背错语录 (短篇小说)  

2014-11-24 10:29:09|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错语录 (短篇小说)

                   (注:此文《作家》已

逢集的日子。一大早,李老汉往猪篓里装了两只小克郎,小克郎在猪篓里一个劲的撞挤着,嘶叫着,吵得小院子好不热闹。孙子和平背上红宝书袋来到院子,爷爷李老汉见了就说,又不是上学,还背那袋子干嘛?和平坚持要背,爷爷就没有吱声,爷孙二人出了院门。

爷爷李老汉是这么一个人,乡亲们都说他呀,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破头皮和平那时年龄还小,却还清楚地记得,不管春夏秋冬,爷爷头上总是捆着一块布巾。他掉了三颗门牙,说话不关风,下巴常常往起努着,活像个提心吊胆的老太太。奶奶有时说话声音高点,他就慌忙说,吵吵啥?言常说和气能生财嘛!奶奶说,你爷爷活了一辈子,从来没有和屯里谁红过脸。就连“和平”这个名字,也是爷爷给起的。可以说,这两个字概括了老汉治家、处事、待人的经典哲学。

爷俩走出村头,只见那棵老槐树底下聚着几个人,胳膊上戴着红袖标,肩上也背着红宝书袋,书袋上镶着黄色小五星,同和平背的这个一模一样。为首的是公社有名的造反派头头,铁木组的孙俊峰。他们在路口那棵老槐树下设了一个关卡,拦着赶集的社员在背诵毛主席语录呢!俩只好站下了。这个屯子是孙俊峰亲自抓的“三忠于·四无限”的典型。前些日子,他就通知说要来检查,这不就来了!有几个青年社员大概背的不错,被放走了。孙俊峰转个身来,朝和平的语录袋瞟了一眼,把夹着指头的语录本朝李老汉一扬,问:“你的红宝书呢?”

李老汉忙把猪篓放在地上,嘿嘿儿笑了两声,伸手搡了搡和平的后脑勺,说:“和平,快回家给你爷爷拿来。”

“瞧,赶集连红宝书都不拿,什么态度!”孙俊峰十分不满,脸色铁青。和平慌忙往家跑,孙俊峰还说了什么也没有听见。和平返回来,孙俊峰把他的语录本翻了几页,盯着和平说,“小东西,你背背看,‘请客吃饭’那一段。”

李老汉担心地望着孙子。和平却毫不在乎地咳了一声,放连珠炮似的背了起来,换了口气后,索兴提高尖嗓门唱了起来:“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孙俊峰短短的两道苕帚眉一挤,李老汉赶紧小心翼翼地问道“这孩子不懂事,······说的还行不?”

“不赖!”孙俊峰拿着语录本朝李老汉一扬说,“也不为难你,随便拣一条短小的吧!”

“我?”李老汉以为他是在取笑自己,于是陪笑着说,“不怕你老弟笑话,我是扁担倒地下打横坐——一字不识哟,哪里做得学生的事!”

“你这是唠什么嗑?如今人人都要会跳忠字舞会背红语录,今天不叫你跳忠字舞就够便宜你了!”孙俊峰说着伸手把和平扒拉过栏杆,说,“谁先背,谁先走!”

李老汉提着猪篓子,无可奈何地站在路旁。这时太阳高高地离开了树梢,豆大的汗珠从李老汉那瘦巴巴的脸上直往下淌,顾不上擦一擦。和平直愣着脑袋想了想,自告奋勇地对孙俊峰说,“我来替爷爷背吧!”李老汉抬起那双试探的小眼,怯生生地望着孙俊峰。

孙俊峰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这就算是否决了。李老汉只好在路边蹲下,从腰里抽出那只旱烟锅,打火拼命地抽着。一面又把那本语录本颠来倒去地翻着看。这阵子,屯里有几个人探了探头,又缩了回去,再也没有出来过,看样子都是背语录过不了关的。那两只小克郎呢,早不耐烦了,哼哼吱吱叫唤起来,小脑袋直往网绳上撞,和平连忙跑过去。李老汉使烟锅在猪篓上砸了好几下,小克郎老实了。李老汉长叹了口气,颤抖的手背慢慢抬起来,把眼眶的泪珠擦了一把,说,“爷爷老了,连你也不如了,你自个儿去吧,卖了小猪称四斤盐,打两斤酱油,······”

没等爷爷说完,和平连忙嚷道,“不成,我弄不好。·····要不,我教你背吧!”

“你教我?······这······这能成?”爷爷使手指压着书页滑了一遍,凝望着孙子。

和平肯定的点了点头。并且告诉他一条只有两句短语的语录:“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爷爷并不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他一字一句地咬了半天,好孬能凑合着背出来了。他不理解地摇摇头,喃喃地说,“唉,我这一辈子也没有背什么书,不也是照样吃饭睡觉?如今······”

“啥?”孙俊峰似乎听到了什么,劈头追问道。

“唉唉,”李老汉赶紧说,“我是说,我能背一条了······”
    孙俊峰嘲讽说,“嗬,那好哇,背来听听!”

李老汉就好像一年级的学生在上第一节课一样,显得很紧张,他一连干咳了几声,那瘪嘴努成一只干枣核,吞了一口水,才一板正经地背道“不要吃老米,······要吃新谷。

孙俊峰一伙先是一愣,紧接着明白过来,他一把抓住老汉的领口,吼道:“好哇,我一直就想抓一个典型,你竟敢公开篡改毛主席语录,公开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

老汉吓得面如土色,不知道这是多大的罪过。他再也顾不得猪篓了,双手护住领口,战战兢兢地为自己辩解说:“我,我没有哇,我哪敢······”

我说,你也别赶集了。孙俊峰命令道,“回家等候处理!

飞来的横祸就这样降临到这个家。

乡邻们来看望老汉了。这其中有不少老人。他们一大早就听说孙俊峰在村口设了关卡,都不敢去赶集,就要后生给代替了。老汉却没有得到这个消息。老汉不住地说,“我,我连一只蚂蚁都不敢得罪,我哪敢反······”乡亲们同情地直点头。安慰了一阵子,纷纷赶紧回家背语录去了。

这一天,老汉的心情惊惶不安,等待着孙俊峰如何处理。他吃不下饭,就连嗓子眼都堵住了。晚上,全家人守在老人家床边,奶奶想起了老早以前的一件事,说,你们爷爷在日伪时期也遇到日本鬼子设的一个关卡,吃了一回大亏。日本鬼子搞什么堡垒村,给村民们发了良民证。初,人们出门不习惯把良民证带在身边,日本鬼子想给老百姓一点“颜色”瞧瞧,也是在那棵老槐树下设了关卡。

那天,奶奶让爷爷提一篮子鸡蛋去赶集,爷爷偏巧没带良民证。日本鬼子正好抓住了爷爷,大骂爷爷“良民的不是”,一拳打掉了爷爷的三颗门牙,还要保长找来一片锣,用枪押着爷爷打锣叫唤,以后凡出屯不带良民证的就要砸掉三颗门牙,还要罚一篮子鸡蛋······,奶奶说着,爷爷竟呜咽地哭起来,瞧他那凄惨的样子,和平想,怨不得爷爷一辈子那么胆小,旧社会在他心目中残留的伤痕,使他把谨小慎微当作了护身的武器。现在给他安上那样大的一个罪名,这同他的性格是多么不相称啊!

第二天,孙俊峰没有来。过了三天,孙俊峰陪县里人来参观了,这一回他派人大清早把全屯的老幼都赶到集上去了,村头也没有设关卡。只把那些青年留在屯里,开了个“忠”字会。会后,孙俊峰就陪县里人走了,并不曾提到李老汉的事。乡亲们认为没有事了,要李老汉尽管宽心,可是老汉总是放心不下,他手里扶着一根拐杖,在屯里转来转去,逢人便说一遍孙俊峰那开设关卡的事儿,表白他并没有丝毫“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的意思,他说,“你想想,毛主席是咱的救命恩人哪,······”

乡亲们同情他,静静地听尽管他们都听过不少遍,为了不使老人加重心病,总是毫不厌烦地听着,不住地点头,又说上几句安慰的话。

他那深受刺激的头脑,很快衰竭下来,终于神经失常了:老汉把孙子的语录袋拿去,斜挎在自己肩上,一手拿着语录本,手指头还夹在书本里,一手拖着拐棍在村道上踉跄,逢人便说自己没有什么恶意。家里人把他找回来,他又往外跑。

过了三天,老汉卧床不起了。他在临终的神智的昏乱中,再一次表白自己并没有反对毛主席,他还念念不忘那个使他终生无法越过的关卡,他一遍又一遍的、断断续续地背着“不要吃老米,······要吃新谷······

“文革”结束后,在学校组织的批斗孙俊峰的大会上,李和平跳上台去责问他:“你还认识我吗?”孙俊峰看了他好久直摇头。李和平流着泪,了爷爷是怎么受迫害而死的,没想到孙俊峰矢口否认有这回事。他还发誓:“我连亲手打死人的事都供认不韪,象这样的小事还用得着一提吗?”

瞧,这在那些恶棍的眼里不曾留下印象的事,却沉重地把一个忠厚老实的人给压跨了。

若干年后,身为某军校政治教员的李和平,紧密联系实际,写出了一篇题为《宗教化:政治生活的无端扭曲》,其见解与份量的轻重,不言而喻。

  评论这张
 
阅读(40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