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海兰江边那座军营  

2014-04-09 17:24:33|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兰江边那座军营

闫英学

   在吉林省延边和龙县的海兰江边,在长白山下果树成行,海兰江畔稻花飘香的地方曾有过一座绿色的军营。在这座绿色的军营里,我曾度过了四年的军旅生活。这里,曾有我激情四射的青春岁月;有我如诗如画的青春梦想;有我年轻帅气的浪漫情怀;还有我梦境中都在呼唤的远方战友……

   海兰江边的这座军营与和龙县城近在咫次,612团团部一条笔直的砂石路直接通往和龙县城的大街上。我当兵那年的1977年,是68204612团从徐州与46军换防后的第二个年头。

新兵时,我是在团部西侧山上的三营里度过的。后来下到连队后,来到了团直的警通连两瓦电台班当兵。在团部大院里,司令部是一座只有二层小楼并用红砖砌筑的简易楼房,(从房屋结构上看,这座军营已经有过许多年的历史,是68军前身46军从朝鲜战场回国之后建设并曾驻扎过的营房)。警通连就在团部东侧的第一排宿舍,距离团司令部很近,中间只是一条仅有三米左右的砂石小路。司令部前方是警通连的电台机房,西侧是警通连公务班的宿舍,再向西又是一条很窄的小路,最西侧是团直机关干部的宿舍、食堂和烧水房。

团司令部的后侧是浴池、大礼堂,对面是一座有二十几米高的用红砖砌筑的水塔,它是团部里的最高建筑物。还有后勤的被服仓库,然后就是后勤、汽车队、枪械所、高机连、马号班以及团部各连的猪圈、菜窖和放一些杂乱物品的地方。走出团部大院岗楼不远处,就是一片菜地,中间是一条通往和龙县城的小公路,前方是二营、一营的部队大院。在和龙县城,612团的营房除了团部以外,其余的都零星的散落在北侧的山上和山下。

    由于在68军换防之前,这里是46军的一处老营房,又处在长白山林区,因此,当年的军营里出现了“三怪”:

    “一怪”:连队食堂里的桌子与双侧凳子连为一体。看得出来,当年桌子和凳子是在室内制作的,虽然使用几十年,但我们当年使用时依然牢固,无法拆分。连队里的桌子和凳子一次能供双侧十个战士同时使用,而且双侧的凳子与桌子紧紧地安装在一起,无论是谁如何用力都无法撼动连在一起的桌子和凳子,十分牢固。春节连队开联欢会时,这一庞大的连体桌子和凳子,需要几个战士合作才能挪动,这可能是当年在和龙林区原46军的一大“发明”。

    “二怪”:木制上下床“呀呀依依”。连队里战士们的床铺都是木制上下床,木床与食堂里安装在一起的桌子和凳子就截然相反了,虽然每张上下床的床脚都用三角铁板钉在一起,以防上下床撼动,但战士们上下床依旧是“呀呀依依”的响动,在上面的战士只要是有轻微的翻身的举动,整张床就会“连体”动静,恐怕有再深睡意的战士也会被这“呀呀依依”声响摇动醒。我刚下到连队后,班长就分配我住在上床,每晚上床时,我都是小心翼翼,一般晚上很少起床上厕所,生怕影响下床的战士休息,直到第二年当“老兵”时,我才从上床住到下床,从此睡觉安稳了许多。

    “三怪“:红松劈柴柈子烧柴不可惜。刚到连队时,发现冬天火墙里烧的劈柴有些都是好木柴,使用汽车上林区去拉回来,然后在营房院子里用锯截成一段段,立在地上,再用板斧一条条的劈开,摆在营房院里的一角,晚上填到火墙的炉子里,发出一阵阵“哄哄”的声音,火苗上串老高,有的劈柴还能听到“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响,有的燃烧时还淌出一滴滴的松树油渍来。那时想,这样的好木柴放进火墙的炉子里真是可惜了,可转念又一想,这可能就是林区的“靠山吃山”吧。

    老部队,沿袭老习惯,生存在长白山地区,就少不了要借“长白山”的光,长白山为我们当年的部队提供了丰富的烧柴等物资“资源”。因为,我们是长白山脚下的“兵”,我们的军营是长白山里的一座“军营”。

这就是长白山脚下,海兰江边的军营,这就是我当年熔炼筋骨,脱胎换骨的地方,在这座军营里,记载了我的成长、我的进步、我的人生、我的酸甜苦辣。同时,这座军营也为我日后成长发展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充足”的养料。

    后来,虽然部队撤销了建制和番号,当年那座营房如今已是残垣断壁,但它并没有从我的心中和记忆中消失,记忆的痕迹依然清晰。

忘不了,长白山脚下的军营,

忘不了,海兰江边的潺潺流水声,

忘不了,头戴红五星、两侧红领章的青春年代,

更忘不了,我们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