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邓志威:父亲 ——为我点拨人生轨迹的人  

2014-06-02 14:22:05|  分类: 父辈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为我点拨人生轨迹的人

我是邓维琛的长子――邓志威。不记得听多少人说过父亲是个好人,其中有父亲的领导、同事和下属,有家中的亲朋好友,也有周边的街坊邻里;然而印象最深的却是两位我并不熟悉的陌生人。

1973年夏,父亲因伤住进了八十八医院。一天我同母亲一起去医院探视,在病区走廊上看到一位中年人从父亲的病房里出来。他先同母亲打了招呼,得知我的身份后拉着我的手说“首长是个好人。千万别留下残疾呀。”后来母亲告诉我,他是一名曾在父亲‘支左’单位食堂工作的厨师,已经多次来病房探视父亲,而见人总要说这两句话。他那朴实面庞、有些局促的表情和这短短的两句话一下打动了我,同时也回想起了一次探家旅途中奇遇。列车停靠沧州后上来了一位转业军人,坐到了我对面的空座上。见我穿着战士的军装,又要在徐州下车,他误以为我只是在二零四师服役。此人非常健谈,一路上他滔滔不绝地向我讲述他对师机关和领导的看法。当时我觉得十分有趣,当然也想听听他对父亲的评述。可提到父亲时他只说了两句话:“不知邓老头还在不在部队,那可是个好人”。

这是我第一次注意到父亲的这个“好人”标识。我无法解读父亲作为‘好人’在不同人心中的内涵,但‘好人’无疑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大财富,特别是经历了岁月的洗礼和沉淀,才更加深切感悟到这笔财富的价值,也对好人父亲有了自己的认识。

1969年初,我参军回到二零四师,在父亲的授意下我被分到了六一一团八连当兵。当时部队在执行生产任务,驻在沽河农场东分场,父亲则常年在沽河农场场部蹲点。一个星期天,连队集体去场部洗澡,连里批准我顺路去看看父亲。到他住处时已是中午了,父亲让我自己倒了一杯开水,他从柜橱了拿出一个苹果。我坐在办公桌前削着苹果开始讲述几个月来的连队生活感受,父亲则坐在沙发上抽着烟默默地听着。除了简短的询问,父亲的话语不多,却不时地看看手表。看到我吃完了苹果,他站起来说:“让你到连队去摔打,就是要让你当个好兵。当兵了就要遵守部队的纪律,饭前销假是部队的规定,你也不能例外。快回去吧,还能赶上吃晚饭(那时星期天连队吃两餐)。”当时连队的伙食不好,路上我就在琢磨着怎么跟父亲要求在他那里蹭一顿‘小灶’,这下甭提了,肯定没戏。警卫员将我送到门口,他告诉我:“新兵下连分配时团部曾向你爸爸征求过对你分配去向的意见,你爸爸表态让你到步兵团、步兵连、还要到步兵班去”。他说:“你爸爸是个好人,你应该理解他。”

那时能够穿上军装跨入军营我已经知足了,或许新鲜感还没有过,对连队的生活还算喜欢。不过知道了这背后的故事,也知道了父亲要我当一个好兵的期望。在随后一年多时间里,我随八连经历了战备训练、军农军工生产和国防施工等艰苦环境的锻炼,住过胶东农场的猪舍,也睡过宿北农家的土炕。连队生活确实艰苦,不过能与一群朴实的战友一起摸爬滚打,即强壮了身体,也磨炼了意志,现在想来还是受益匪浅,很是值得。

1975年春节刚过,部队通知我退伍。那个年代,参军、入党、提干几乎是军队子弟步入社会的三部曲,中途退伍的很少,因而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对我是个不小的打击。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导致我退伍的缘由,有一种蒙受屈辱的感觉;想到回家后可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非议,心里不免也有些恐慌。正当我还在为是否提前告诉父母而纠结的时候,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忐忑不安地拿起电话,却不知说啥了;而电话的另一端父亲平静地说:“你退伍的事我们知道了,是你探家的战友告诉我们的。没事!先回家吧。不过回来之前替我干两件事。”一件事是让我路过莱阳时下车去看望一下李伯伯,另一件竟然是让我买点小米带回家喂鸟。不曾想被我视为灾难的变故,在父亲的眼里却同探家没什么区别。

李伯伯和老张阿姨是一对慈祥老人,自己也想探望一下他们,并借此缓解一下心中的压力。见面后,我忍不住向他们倾诉了心中的委屈和忧虑。李伯伯安慰我说:“退伍没什么丢人。你都服役六年了,谁还能说你不是一个好兵。到地方好好干就是了。你父母都是好人,是不会为这责怪你的。”不知这是否是父母有意的安排,但父辈们的这种独特的方式也确实打消了我心中的顾虑。

退伍后父亲没有让我留在身边,而是要我自己出去闯荡。就这样我又回到了入伍前生活的故里,回到平民百姓中间,一切从头再来。正是在父亲这一“闯荡”的激励下,加上机遇的巧合,我走上了一条另类艰辛也更加充满未知的路。

1979年父亲已经离休了,我在上大学。那年寒假放的晚了些,年根底下我才赶到家。本来和弟弟妹妹们约好一同回家过年,因为部队战备,最终只有我一个回到家。母亲一人在门口迎我,家里显得有些冷清,同周边的邻里相比也少了些过节的气氛。见我在找寻父亲,母亲打趣地说:“你爸爸学雷锋去了,不在家。”直到快吃中午饭了父亲才从外边回来,见我后笑着说:“好了还有一个能回家过年的。”

年三十晚上,一家三口围坐在饭桌前边吃饭边聊天。那天母亲的话很少,父亲的话却特别多,不过总是有意避开有关弟弟妹妹的话题。看得出他们心里挂念着不能回家过年的儿女。我陪父亲喝酒,看他已经喝了不少,想劝他停下了就说:“您看老二和老三守在北边,小四可能正蹲在坦克车里,所以您们最有资格过年。我敬您一杯。”父亲接过我的话说:“对我们家这很正常。别人家过节日期是定了的,我们家不行。孩子们回来就是过节,都回来过节,一个回来也过节。”这或许就是他军人职责和父母情怀混杂一起的真情表露吧。

1987年我在美国留学,利用回国休假的机会与爱人和孩子一起探望父母,弟弟妹妹们也借此或带着妻儿或带着夫婿回家团聚。看到孩子们都回来,父母特别高兴。母亲一心扑在了两个小孙子身上,父亲则是忙着采购,张罗着饭菜,家里一片过节的气氛。早饭后,我们站在小院里议论如何调整电视天线,父亲搬了个梯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搭梯子一边说:“看吧,都是当干部的,就会指挥,谁干?没人上去我上去了。” 看到这番情景,一位干休所干部在一旁笑着说:“老首长是个能人,什么都自己干。”我们赶紧接过梯子,两位小老弟爬上了房,将策划和指挥权交还给了父亲。这或许是父亲无意中向儿女们发出的一个警示,却也能体现了他惯常的为人处事理念。

就在这次离家前父子俩又一次谈论起出国留学的事,父亲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老子当年出国去打美国鬼子,没想到儿子今天出国却去人家那里留学。我们能回国是侥幸,你将来回国没那么难吧?” 后来还是叮嘱我:不要忘了你是个中国人;要记着你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儿子;学成后回国为中国人做点事情。几年后,当我完成学业拿到学位证书时,自然想起父亲的嘱托,也就做出了回国的选择。

 每当我回顾自己过去的经历时就会想到父亲。送入军营,父亲为我开启了步入社会的大门,也奠定了人生的基点。虽然此后没有再为我‘铺过一段路’,‘搭建一座桥’,但父亲以他‘好人’的人格魅力和军人的行为准则与胸怀悄然影响着我对人生道路的选择。

 

在二零四师网站上经常看到伙伴们撰写的回忆父辈的文章,每每总会不由自主地仔细阅读几遍,每次都能从中隐约地见到父亲的影子。几次有写点东西怀念父亲的冲动,无奈我和父母一起的时间不多,对父亲的人生经历知之甚少。父亲一生低调,很少向我们讲诉他自己的事,我脑中能够利用的资料十分有限,只能写出这一点点感受来表达对父辈的怀念与感激之情。也希望能同伙伴们一起分享父辈们传递下来的“正能量”。

                                                      

                                                                      2014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