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黄林园:林中轶事(续八)长红林场  

2014-07-10 08:43:21|  分类: 黄林园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中轶事(续八)

长红林场

长红林场是和龙林业局组建最晚驻地最偏远的林场。它东距朝鲜几十公里,南至长白山天池不到百里,是长白山北麓人烟罕至的腹地里唯一的居民点。我们的驻地就在施工道路的起点沟口,门前就是林场到和龙的林区公路,距林场有十来里路。既属他们的作业区,所修筑的工程也是保障他们冬季采伐的专用道路。所以无论是施工线路勘察时的向导和工程指导人员、还是工具领取和炸药雷管的供给都要通过他们来保障,故与他们打交道最多感受也最深。

开工前我们曾千方百计抽出一天时间全营出动,帮助林场助民劳动搞清林。即把已采伐过的山头清理干净,他们好进行春季植树造林,以实现青山常在永续利用。清林时我发现(当时树叶还未长出,还能透视过去)远处山上有一个纪念碑,据林场张书记(部队指导员转业)介绍,碑是昭和13年即1939年东边道(延边一带在伪满洲国时被划为东边道)立的,是为了纪念当年被抗联消灭的一百多小鬼子。这些年曾有日本人要求来此祭奠亡灵被拒绝,这座碑也被我国政府作为日本侵华的罪证而保留保护。附近还存有金日成当年任抗联师长时在这一带打游击所居住的密营小窝棚,据说其子金正日就是在这一带出生的。所以朝鲜视白头山为革命圣地,千方百计从我国要去了长白山天池的一半及三座山峰,并将其中的白头山改为将军峰;而且金家政权接班者必须是纯正的白头山血统。扯得有点远了,就此打住。

我们施工期间,林场给与大力协助,部队爆发出血热后,他们还专门来慰问过。因方圆百里以内只有该场有个服务社,战士们针头线脑牙膏肥皂、连队点灯的煤油什么的都要跑到那里去购买,他们还想方设法帮助我们从和龙联系进货并送货上门。免除了我们生活上的不少麻烦。出血热爆发停工整顿期间,也是该场张书记亲自督办,为我们制作了非常标准的篮球架和排球架,并派来木工帮助安装好。八一建军节期间还邀请我们去林场举办了军民篮球友谊赛。张书记是个篮球爱好者,号称当年在部队是团球队的主力;但他不知道我当年是师篮球队的队长,三营一直是炮团篮坛的冠军,我来后更是如虎添翼。比赛在场部门前球场进行,他们还摆了桌子拉了标语四周坐满了场里的职工,搞得很正式很隆重!比赛由教导员和他们一位副场长担任裁判。我首先带领全部主力出场,怕输了面子不好看;结果没想到双方实力水平不在一个档次上,林场也就张书记在不严密防守他的情况下还能进几个球,其他人个头不小球技不行,也没啥战术配合,我们还未发力就灌了他们十几个球。我都不好意思打了,场外也看不下去了,有职工大声喊道“解放军哥们手下留情吧,我们脸上都挂不住了!”我一看马上叫了暂停,然后主动提出既然是军民友谊赛那咱们混合编队如何?该提议得到林场的热烈响应。我带两名主力加入林场代表队,林场去了三人加入我营代表队;我与教导员商量后又向战士们交代说:政治任务、平局为佳。心领神会的大伙忠实地执行了指示,在教导员的掌控下,友谊赛最后皆大欢喜地以平局告终。其间我和张书记还多次打出漂亮的配合,林场队的连续追分博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赛后大喜过望的场长书记盛情邀请我们到林场大食堂吃顿便饭共庆八一,席间我们推掉了白酒但最后还是喝了啤酒。菜都是用盆上的,清一色的野蘑菇炖野鸡、野蘑菇烧野兔、野木耳炒鸡蛋等山珍;其中炖鸡的竟然是关东最出名的猴头蘑菇。这下我们可享了口福,连吃带喝造了个沟满壕平。返回的路上让教导员自己坐驾驶楼,而我跑到车厢上借着酒劲和弟兄们鬼哭狼嚎地唱了一路歌。教导员后来信誓旦旦地说汽车发动机的动静都盖不过我们的歌声,山间的野兽都给惊走了,恐怕好长时间都不敢回来!

林场工人多为山东籍,都是不同时期闯关东过来的。我营现存的68年成武兵、70年乳山兵、73年诸城兵、74年宁阳兵、75年莒南兵均被认了老乡,并被赠送了不少椴木菜墩和面板。对此我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违反政策上山砍树我便不会去管。弟兄们驻守边疆苦干苦熬,面板菜墩都是家属来队探亲时用的,咱不能太较真伤了干部们的心,让其流汗流血又流泪。只是在开会时强调了一下适可而止,别太过分了。当我们为部队小秋收搞什么而犯愁时,场长书记又主动提出打松子、砍小杆最好干也最来钱,由他们负责帮我们安排,干半拉月一个连挣千把两千问题不大。虽然后来因为我们有了延长900米的修路任务此议被放弃了,但我们还是从心里感激长红林场领导职工对子弟兵的真情实意和大力支持!正是因为结识了这么一帮朴实豪放的“林大头”(东北对林业工人的戏称),我们这六个月的林区生活才显得那么多姿多彩,回味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65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