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放鹤亭:西山不可久留  

2014-08-12 11:23:30|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鹤亭:西山不可久留

     

结束探亲假归队,将由武汉顺江东下南京,再北上彭城徐州。由于崔颢的诗句,早已慕名武汉关的黄鹤楼,何不趁此侯船的机会,来一番登临呢!十分顺路,于是欣然前往。说到收获,便是被这美丽的神话传说弄的满肚子无妄的遐思与惆怅。一句昔人“已”乘黄鹤“去”,一句此地“空余”黄鹤楼,一句日暮乡关“何处”是,再加一句烟波江上使人“愁”,全诗一步步紧逼落脚到一个“愁”字无以复加,叫人喉结拧成个麻花,喘不过气来,在心下打谱:黄鹤楼不可久留,乃泛舟而去。

刘士忠:放鹤亭:西山不可久留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勤于阅读,方知古人之于“鸣鹤”,实乃情有独钟。而部队驻地云龙山,竟也有一个与鹤有关的去处,名曰“放鹤亭”。写就《放鹤亭记》的苏东坡居士,其政治地位与诗名,理应远居崔颢之右,却不知为何放鹤亭的名气远远不及黄鹤楼。带着满腹狐疑,清晨步出徐州车站,距下午返回营区销假,有大半个白天的时光噢,切不可白费哟,亟不可待,且登亭去!

相较于崔颢所记黄鹤楼的神话色彩,东坡居士的《放鹤亭记》,却是一个有据可考的纪实性的历史故事。居士首先交代时间,是熙宁十年秋,即北宋神宗元丰六年(公元1078年)夏秋之交;地点是彭城;事件起因于发大水,洪水涨至居住于此的云龙山人张天骥草房半扉。逾明年春洪水回落,张君迁于故居之东,东山之麓。“岗岭四合,隐然如大环,独缺其西十二,而山人之亭适当其缺”,“春夏之交,草木际天,秋冬雪月,千里一色;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升高而望,得异境焉,作亭于其上。”张君于新居饲有二鹤,甚顺而善飞,旦晨望西山之缺而放飞,纵其所如,或立于陂田,或翔于云表,暮则愫东山而归,故名曰“放鹤亭”。这真是一个有时间、地点、环境、人物,且可直接身临其境,可目视、可触碰的美妙去处,与虚无缥缈的“白云黄鹤”,其感受得无异乎?刘士忠:放鹤亭:西山不可久留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更有甚者,东坡居士与主人把酒于斯亭而乐之。可曾知道,后来的东坡居士从太守被一贬再贬连降数级,差不多成了一个普通科员,到了赤壁之下,时常露出有酒无鱼,或有鱼无酒的窘迫,岂不寒碜!惟其如此,方才有了前、后《赤壁赋》的辉煌篇章。而眼下,居士尚贵为彭城太守,大概由于身份地位的缘故,竟有宾客从人僚属簇拥伺候,境遇就大不一样了。得以与主人从容应对,说出了一番有关鸣鹤的宏篇大论。援引《易经》的“鸣鹤在阴,其子和之”,《诗经》的“鹤鸣于九皋,声闻于天”,以此比喻贤人君子、隐德之士的德行“为物清远闲放,超然于尘埃之外”。如此的高德雅士,押玩鸣鹤“宜若有益无损者”。而另有其人,例如“卫懿公好鹤则亡其国”!因此有周公作《酒诰》,卫武公作《抑戒》,无情地划出一条粗粝的红线:“南面之君,虽清远闲放如鹤者,犹不得好,好之则亡其国。而山林遁世之士,虽荒惑敗乱如酒者,犹不能为害,而况鹤乎?”以此观之,“其为乐未可同日而语也”。

东坡居士宏论的博大精深,使得隐者张天骥频频点头,连声赞叹道:“有是哉!”真的有这样的道理呀!

顺理成章,居士以张君筑亭放鹤的闲情逸趣,引出酒来。两厢款洽,甚为惬意。借着酒意,居士隐隐透露出其企羡之情。但是,可不能当真而盲从啊!说直白点儿,这意念,亦且是文人墨客在顺境时的瞬间一闪而已。否则,居士不会以对鸣鹤的语气说出两句意味深长的话来:“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久留”。中国文人笃守的亘古不变的信条,即是以政治上的成就得失权衡一切。当下苏大人的饭碗,不在山野,而在彭城太守府。这饭碗,乃经十年寒窗,再加上致仕后的若干年的血汗打拼,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战战兢兢,惨淡经营,有如柳宗元笔下的捕蛇者说,好不容易得来的,而且还是一块肥缺,并非一块鸡肋,切不可轻易丢弃哟!

吾辈乃刀笔小吏,虽不能望居士与张君项背,同事给我这位从白云黄鹤与飞去来兮的地方归来,接个风也在情理之中。在那物资极其匮乏的年代,整两个酒菜谈何容易!小弟赵智勇,虽是高干子弟,却率真、淳朴、热情、机敏、俊逸,有点象鲁迅先生《故乡》里的双喜,伙伴们看完社戏划船回家,一路饥肠辘辘,路过一片豆角地,双喜自告奋勇说,偷我们家的豆,我们家的豆大!赵智勇眼珠一转,说,到我二伯家去“偷”!于是拉我做“帮凶”,一路杀到军部大院高干住宅区,潜到二伯家,且喜家中无人,翻箱倒柜,鸡蛋、腊肉、鱼、皮蛋、花生米,毫不客气地席卷而去。

这天晚上,满桌杯盘狼藉,酒足饭饱,却难以抒发出大学士的雅兴与宏论。不过,我也有所领悟:为官之道,几乎无一人在春风得意之际去做遁世隐者的,除非的确脑子叫门挤扁了。这大概是写实性的放鹤亭敌不过奔放性的黄鹤楼的原因所在。其实,那位乘鹤而去的“昔人”,较之张君,才更是一个彻底挣脱尘世的隐者呢!此际,我满脑子里只剩下“归来归来兮,西山不可久留”的谶语。

  评论这张
 
阅读(636)|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