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而今漫步含鄱口  

2014-08-22 22:27:51|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今漫步含鄱口

 

庐山有一处山垭口,名曰含鄱口。这可是一个久负盛名的著名山垭口。含鄱口,为何如此取名,是因为她下临鄱阳湖与之是血脉相连的。不过,由于山上多雾霭,站在垭口,是难以一见鄱阳湖的真容的。听人说,赶上晴好天气,不但可以一览大湖的漪滟风光,再往西抬望眼,甚至隐约可以看到夏口呢!然而,这对于今日在此漫步的我,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古往今来,有多少伟人、名人、普通人、阴谋家,当然也有附会风雅的奸佞小人,这林林总总,五色杂陈的脚印在此铺就。含鄱口海纳百川,也不讲究是非良莠,对这些脚印一一笑纳。

含鄱口,曾经是中国近代史上政商风云的晴雨表。伟人度步于此,还恋恋不忘胸中酝酿的系国之策;巨商,无时无处不在盘算着投资的回报率,行吟于此也不例外;迁客骚人慕名而来,情不自禁的搜肠刮肚;阴谋家呢,在反复掂量的是阴谋能否得逞的把握;奸佞小人呢,旨在百般迎奉巴结之能事。平头百姓嘛,面对如此美景无以言表,大抵连声发出“唔啊-----,真棒!”的叫嚣。

含鄱口,又是一些政治人物歪身落马的适地。想当年,上世纪70年代初,政治风向难以琢磨,有人在重要会议上发出不同声响,惹出大乱子,被一巴掌扇下马,一落千丈,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宿命似的度到这里,哀叹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到含鄱口了!”即以当时的政治背景与气氛,听来也能感悟到此语的无奈与心酸。对于我们这些“小小老百姓”,与大人物相差九重天,不能凭空猜测政治人物主张的动机与背景。也许,他们没有“吃透情况”?

别杞人忧天啦,还是说说我们些老百姓“吃透情况”的经历吧。记得1978年,军区前进报社约我写一篇读书的随笔(也叫札记),因为这种文体在十年动乱期间早已绝迹,这次约稿似在恢复传统。范围很广,马恩列毛,经史子集,只要有感而发,均可以。我当时正在看再版的《古文观止》,篇篇经典,爱不释手。其中,苏东坡有一篇《石钟山记》,巧的很,石钟山就位于鄱阳湖口。而石钟山因何得名,古人曾经煞费苦心。苏东坡写道,宋朝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他的《水经注》里解释说,石钟山下临深潭,有风吹来,水石相击,声如洪钟,以为石钟山因此得名。唐九江太守李渤亲自深入现地,在潭边捡起两块石头,敲打之后,“南声函胡,北音清越,桴止响腾,余韵徐歇。”以为这就是石钟山名的来历。

此时已贬为黄州团练副使的苏东坡,对这两种解释都心存疑虑,为了求得真知,前往九江地界未惊动当地太守,亲临鄱阳湖口,考察石钟山的地理环境,在乱石堆里选择了一两块石头,用斧子敲击,“硿硿焉”其声音与宏亮的钟声相差甚远,“余固笑而不信也”。就在那个月夜,苏东坡携子苏迈,乘小船游于石壁之下。“大石侧立千尺,如怪兽奇鬼,森然欲掳人,而山上栖鹘,闻人声亦惊起,磔磔云霄间,又有若老人欬欬且笑于山谷中者或曰此鹳鹤也。”情景令人毛骨悚然,舟人“方心动欲还”,此时,从水上传来不绝的钟鼓声,舟人大骇,苏东坡却令舟抵近观察,见山下都是很深的石穴裂缝,激浪涌入,发出类似洪钟的响声。小船绕到两山之间,将要入谷口,见中流有一块大石,上面有许多洞窍,两声相应,就像作乐一样。苏东坡踏山涉水,终于找到了石钟山命名的客观根据。

苏东坡几乎用近乎于白话文的语言感概说,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郦道元之所见闻,贻与余同,而言之不详;士大夫终不肯以小舟夜泊于石壁之下,故不能知;而渔工水师虽知而不能言,此世所以不传也。“而陋者乃以斧斤考击而求之,自以为得其实。余是以记之,概叹郦元之简,而笑李渤之陋也。”

我想,苏学士完全有资格笑话此二公。尤其是李渤,此公虽然与苏学士不同朝代,却曾经同居太守职务。然而,二人在学识、见识与探索求实精神方面,却不在同一个层面上。这件事以浅显的道理告诉人们,要弄清一个地名,尚且须要下如此大的功夫;而如果面对的是一个大的方面的工作,错综复杂,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因素,那就更要信奉“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入险境,不得真知”的信条了,终极目标是:“吃透情况”,这才会有正确的决策。

那年,我按要求完成了那篇稿子。可是报社在编发时,删节的只剩下一把骨头,惨不忍睹。报社给的解释是:篇幅所限。一张军区小报,这我能理解。

实在是巧,就在我在此漫步的岁月,我曾经要好的老乡正身居九江这一方的“太守”。果若有“太守”相陪,趁着月夜再去考察那些石壁涵洞,那真是人生一大幸事!然而,一者,我能想象到他公务繁忙的脚打后脑勺,分身乏术;二者,分别十多年,难免有些生分;三者,猛然联系,过分潇洒的要求一叶扁舟,实在突兀。由于有这些顾虑,就不便打扰他了。但我仍心有不甘:既已见识庐山真面目,何不再等一等,待大雾消散,轻轻揭去笼罩鄱阳湖的那层娇绡面纱呢?有这样的执着,我坚持在含鄱口来回徘徊,久久不肯离去。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