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部队驻地—兴隆屯的故事  

2015-12-14 20:27:48|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部队驻地—兴隆屯的故事

闫英学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是我国朝鲜族的主要聚集地,是中华民族大家中重要的一员。朝鲜族有自己独立的语言、文字和风俗习惯,能歌善舞,温文尔雅,注重礼节。当年部队在延边期间,我们曾驻守在海兰江畔的和龙县城郊兴隆屯。那时,部队里的一些干部战士与地方上的老百姓混的很熟,军营里的事情和地方上的事情相互传播的很快,曾闹出过许多令人忍俊不止,啼笑皆非的故事。

1977年初春,我从山上的三营新兵连被分到团直的警通连通信排两瓦电台班。刚到连里不久,听一些老兵说,当地有的朝鲜族老乡不但不会说汉语,有的还听不明白汉语,新战士最好是学会几句朝鲜族生活用语,以便在与地方老百姓的接触中使用。

一天,连里轮到我在团部大门前的岗楼里站岗,我持枪静静地站立在团部大门前的岗楼里,忽听外面的路边有人用生硬的汉语说:“你们几个快快的,中午前把电线杆子立起来的干活”。透过岗楼的观察孔,我一看是地方几位老百姓在为部队驾设电线杆,觉得他们的说话很有意识,朝鲜族说汉语发音是“倒装句”,听起来有些好笑。

闫英学:部队驻地—兴隆屯的故事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后来,在一次休息之余,连里的一位江苏老兵还跟我们讲起了他们曾经学习“半生不熟”的朝鲜语闹出的一个笑话。汉语中的“姑娘”,朝鲜语发音读作:“车妞”。部队刚到延边不久,有一部分水田和山地,春天需要耙地,连队没有耕牛和车辆。一次,他们就上部队附近的兴隆屯一家朝鲜族老乡那里借耕牛和牛车,就用刚刚学会的“半生不熟”的带有“倒装句“的朝鲜语对老乡家的阿爸吉说:“阿爸吉,你家(车牛)车妞的借吧”。

阿爸吉一看家里来了二位解放军,显得很恭敬,但他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借给解放军“车妞”,他用不是很熟练的汉语说:“解放军东木(同志),我家车妞小小的,不能借你们的干活”。

双方话语说了好多,弄得脸红脖子粗也没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二位解放军越是比划,朝鲜族老乡就越是摆手,表示不可以。

部队到地方借车牛的事情让生产队长知道了,他赶紧过来为解放军解围。生产队长用朝鲜语对这家老乡说,解放军想借你家的车和牛使用一下,不是借你家的“车妞”。当老乡完全明白事情后,不好意思的说:“海帮棍(解放军),家里的牛车你们地用吧,易老奥不少(没有关系)。

听到这一故事后,我便开始注重自学朝鲜语,尤其是一些简单的生活用语,一边请教连里的朝鲜族战士,一边购买朝鲜族自学读本,对照朝鲜语拼音,刻苦攻读朝鲜语。后来,真的就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朝鲜族生活用语,对于一般的地名只要是标注朝鲜文字就可以读出来,并明白其中的大概意思。

部队驻地是朝鲜族聚集区,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汉族人。在部队东侧的兴隆屯里,朝鲜族占绝大部分,汉族人占有少部分,但他们不分民族,和平共处,邻里团结,互相帮助,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也都前去帮忙相助。有的汉族人学起了朝鲜语,有的朝鲜族人也学会了用“倒装句”的汉语与汉族朋友进行交流。

1979年冬季临近春节前的一天下午,太阳隐隐约约地落下西山,部队驻地兴隆屯里一家朝鲜族妇女就在院子里用她那朝鲜语的“倒装句”比比划划起来,她和左右院邻居大声说:“太阳刚刚地西边地去了,黄皮子狼的不是,给鸡蛋妈妈掌柜地叼去了……”语句断断续续,一般人一时不易听懂大概意识。这家朝鲜族女人说的很卖力,大有不说清不罢休的劲头。听到这个故事后,我立刻能想象得出来,当时这位朝鲜族女人在现场比比划划的一幕场景,以及左右邻居围观的场面。

这段话用汉语翻译过来是这样的:“太阳刚刚落山,是黄皮子(黄鼠狼),它不是狼,给鸡蛋妈妈(母鸡)的掌柜(公鸡)叼去了”。

在朝鲜族上年纪的女人中,一般都管家里的男人叫“掌柜”的,她说的掌柜的就是她家母鸡的公鸡。

当这则“笑话”从部队驻地兴隆屯传到军营里后,部队干部战士们一阵好笑,我听后,笑的是前仰后合。在一些闲暇之余,经常说给班里的战士们,这个故事,后来老兵传新兵,新兵再传新兵……

沧桑岁月,斗转星移,三十多年前的军中岁月竟然一去不能复返。然而,此时的时光却又走到了寒冷的冬季,延边正是大雪纷飞的时刻,眼下人们或许“猫”在温暖的室内开始琢磨新年的鸡鸭鱼肉和猪肉副食。忽然间,我的眼前开始浮现出了与部队驻地一路之隔的兴隆屯:那座军营、那座村落、那条亦如银链般的海兰江,还有那群生龙活虎的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