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赶紧去兑奖  

2015-03-13 18:35:40|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紧去兑奖

一、一个惊喜

198610月,解放军报刊登一则启示:一名湖北天门岳口籍的退伍老战士,名叫金方台,在镇上创办企业,当起了老板。这位老板许诺,凡是天门籍现役军人,在国家级报刊发表一篇新闻稿或文学作品,奖励200元;省一级的奖励100元,以激励天门籍战友的写作热情。要求提供发表文章的报刊、原底稿,政治机关的证明,即可兑奖。

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这一年,部队番号已撤销,转业干部等待分配,有的是时间。毋庸置疑,我正好可利用联系工作的机会,回家一趟,亲自上门去兑奖。我从已发表稿件的报刊中,挑选了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人民文学、解放军文艺发表的文章各一份,共四件。一经兑现,可得800!在当时,这可不是一个小数,而且含金量也高。此前,我们家房屋搬迁、改建,父亲来信让我筹钱,我拿出两年积攒下的500元,又找战友借了300元,凑齐800元寄给家里。全家人欢天喜地,就凭这笔钱,房屋顺利搬迁改建完毕。那800元钱,放到现在能办成啥事?处理一间洗手间的防水层,3000元也拿不下来。

回到家,一番“寒暄”之后,我拿出报刊,说了我的打算。家人又是一场欢天喜地,轻而易举地拿到土豪的这笔“浮财”啊。我二哥在供电站工作,得风气之先,利用工作之便,暗地里做些电器生意,算一个地下老板,同金方台很熟络的。二哥说,金方台嘛呢?镇上的人谁不晓得他?扬铃打鼓地搞了好大个养殖场,还有几个店铺,又是逃税大户,浑身都是钱。母亲两手抚摸着报刊,弄不清这些发黄的纸张咋就能变成一大嘎啦子钱。家人的意见出奇的一致:赶紧去办这件“正事”。

二哥略一沉吟,交代我说,可别告诉金老板说你是我弟弟,金老板鬼的很,知道了这层关系,会有麻烦。我问怎么回事,二哥并不解释,只是说,你别多嘴就行了。

二、一地鸡毛

我拿了材料,直奔金老板的养殖场。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就把材料递上,金老板先是一愣,随即皱下眉头一边翻看稿件,一边问,你说你家住在甲鱼湾?我应道,是的。

金老板一直使手捂着腮帮子,抱怨说这几天上火,牙疼。把我的名字连声念了几遍,抬起头来说,你是刘某某的弟弟?我猝不及防的了一声,接着就意识到自己失语了,连忙摇头否认。金老板诡异地一笑,说,刘某某是我们镇上有名的“地下工作者”,出了名的偷税老鼠。他家是甲鱼湾的,还到处吹他有个弟弟在部队当官,谁也不敢惹他。你俩同湾同姓同辈,一字之差,不是你还会有谁?我只得哑然。暗自佩服金老板的眼睛真毒。

金老板使手掂着那几份材料,问我在部队是做什么工作的,我如实告诉他是做新闻的,并且有较长时间先后在大众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社帮助工作的经历。金老板瞪大眼珠望着我说,你是记者?我说赖赖巴巴地算是也不是。金老板试探的问,这么说,你一年要登多少篇啊!我不置可否的笑了。他一再要我说出一个数字,我只是笑,说不多不多。金老板拉下脸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猜想着,他在估算我到底有多少篇,担心这个猛然蹦到他面前的人,更有尚未露面的高人,会一股脑地成了他钱袋子的无底洞。

随后,金老板手捂下巴,领我参观他的养殖场。在当时,作为私人企业已经有些规模了。这是一个根据动物食物链建的养殖场。它的上游是笼养的鹌鹑和蛋鸡,喂的是碎米、麦麸子等粮食下脚料;鹌鹑粪便掺合米糠拌匀,做成颗粒食料,是处于中游生猪的口粮;猪栏的下方是养鱼池,清理猪栏时,直接用水管把猪粪冲到水池里,处于食物链下游的鱼儿们以此果腹。厂里所见,污水随地,工具、食料四处堆放、抛洒,一地鸡毛鹌鹑毛,到处蒙尘,杂乱无章,很不养眼。看来,金老板的经营思路和管理水平并不是太高。从场里出来,我的鞋底沾满了鸡毛鹌鹑毛。

我提出再看看那几个店铺。不料一句话竟然戳到了金老板的疼处。

“卖啦!”金老板恼恨的说,税务局的韦骡子到我这里几处转了转,说,你郎搞怎(这么)大个家当,县里的汪局长都知道你郎是天门的大户。缴税缴税缴税,4万块。我说郎搞的这么多?韦骡子就搬起指头,又是营业税,所得税,又是偷税漏税:这4万是少说的!不缴就停业整顿。我跟他们搞不赢的,无得法,只好把那几个店卖了,缴税。后来就单纯喂鸡喂鹌鹑。食料分三个价格:高价、议价、评价。我找商业局的樊局长批了500斤平价料,就到办公室主任那里办手续,主任不给办。我一气之下当着办公室的人把条子扯烂丢了。那4万块是分几次缴的,其中有一笔7800块,被管家云和高兴汉他们私分了,我找他们要,要不回来。给人大写信,人大把信转到税务局,税务局说:“搞出鬼来了,搞到我们头上来了!”不管。我又吃了个哑巴亏。儿子不服气,去找,动手了,被抓进局子关了11天,······

金老板一肚子苦水,往外倒个不停。我感叹道,干个体的麻烦事还真不少哇!大概是急火攻心牙更疼了,金老板摆摆手说,不说了!后来手捂下巴,望着我,说,你是记者,能不能帮我写一写,帮我打官司!

我吓了一大跳,问打什么官司?金老板不假思索地说,好几个官司!都得打!

我一阵苦笑,说,这太突然了,我一个军人,不能随意插手地方。这样吧,我考虑考虑。

金老板的脸上立马云开日出,起身找了一个大篮子,装了满满的一蓝鹌鹑盖上网兜递给我,我俨然拒收。金老板说,你别搞混了,这是两码事:你帮不帮我都没关系的!就算这是给你兑的奖品,奖金就免了。行吧,咹?

三、一走了之

鹌鹑提回家,我把会见金老板的情况给家人简单地说了说。一家人围绕鹌鹑退不退,奖金还兑不兑,官司帮不帮他打,展开激烈的辩论。大体分为对立的两派,母亲永远是家里的折中派。现场的纷乱又像是一地鸡毛。

二哥说,听他鬼叫,没有缴那么多税。看样子奖金是兑不来了;官司是千万不能替他打;好孬这里还有一篮子鹌鹑呢,管他怎么地,先杀来七(吃)了再说。于是,全家人一起动手杀鹌鹑,炖了一大锅,香喷喷的,七了个昏天黑地。

第二天,二哥急慌慌地跑回来,说,金老板来找我,说已经和你讲好,帮他写状子。

我一下子急了,问怎么办?二哥说,我已替你挡驾,说你下武汉了。他不信,说来家看看。

于是,我收拾行装,打武汉的船票,一走了之。在船上,我并不沮丧:我不认为此行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毕竟,我和家人品尝了一顿鹌鹑美食;我推断,在我之前,可能有人兑走了奖金;而在我之后,大约没有这么幸运了,无非听金老板一脸无辜的倾诉,还有求助,连鹌鹑也捞不着七了,我有些幸灾乐祸。金老板得知我走了,大概会振振有词地给我二哥说,你这个弟弟,郎个这么不守信用?我二哥会反驳他:你这是猪八戒的钉耙倒打一把,你扪心窝说,到底谁不守信用?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