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李庆方:东去的列车  

2015-04-10 16:36:30|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和其他战友同样换上了崭新的军装,按规定的时间到县集合。上午八点钟,欢送的人群跟随着新兵队伍,来到火车站。将要告别父母,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不知是舍不得离开家乡,还是留恋温暖的家,泪水从眼眶里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转过身去,怕父母看见为我伤心流泪。这时我多想快点离开这个难受之地。

列车终于在红旗的摆动下,汽笛一声长鸣徐徐开动了。欢送的人群一个个挥动着双手向自己的亲人告别。再见了!再见了!

列车满载着年轻军人的梦想和希望,满载着亲人的重托,迎着战斗的朝晖,向东飞驰而去。

开封这个古老的京都,在列车的飞奔下被无情的甩到背后。兰考,这个因焦浴禄而闻名全国的豫东小县也随着时间的流失被甩去老远,老远。过去商丘就意味着彻底离开河南奔向外地。

列车经过一天的运行,在傍晚到达淮海战役的重地——徐州。车停稳后,许多人为了办理杂事,也有的为了看看徐州站的精神面貌,争先恐后的下车。不敢远去,只在站台上溜达片刻。除了看见灯火彤明站台和从身边呼啸飞驶的列车,远处的外景什么也获得不了。收获甚微。

列车又开始了它的远征。京杭大运河这个在古时南北运输的主要航道,在较短的时间飞跨而去。

微山湖,这个当年叫鬼子魂飞胆丧的地方,在黑夜的笼罩下,失去了它碧水清波的面貌。我用手电筒向远处照了照也是无济于事。达不到预想的目的,只好失望的关掉它。

泰山,这个被称为五岳之首的名山,列车在后半夜到达这里实在是不应该。它的雄伟奇观在众多眼睛的争夺下,毫发无损留在齐鲁大地上。

经过一天一夜的乘车,身体有点疲惫,站在车门口望着远处起起伏的山峰,心中涌出无限的感慨。终于在八点钟到达济南站。我望着悬挂在风雨亭上,用黑体字严肃庄重的印着,上面带有轻微灰尘的济南站牌。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可到了!

在济南兵站战友的招待下,在站台上用发的绿色军用搪瓷缸领了不满一缸肉菜,吃的津津有味。

一小时后,发出命令,又要蹬车。:“不是到济南了吗,怎么又要上车”?“我们的营房不在这里”,带兵的回答说。好吧,既然不在这里那就还走。

列车在前进,我们在查看着地图。淄博、潍坊过去了,列车还在向东。那就是烟台、威海、青岛,不知是去向哪个城市。不敢多问。天又黑啦,列车还在不停的向东!向东!

晚上八点钟,列车喘着粗气终于在胶县车站缓缓停了下来。带上预先打好的背包下车吃饭。

饭后,跟着带兵的走出车站。向南走,黑灯瞎火没有一丝亮光。有人问:“营房在哪里,为是么不坐车”?“叫你们锻炼一下”。“为什么”?“这是参谋长吃黄瓜军事需要”。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前面没有光亮,偶尔远处传来几声狗叫的声音。才知道周围有村庄。这里的人民在睡熟后,他们也预想不到来自千里之外的一千多名军人,为了保家卫国,在黑夜的笼罩下,一步一步在丈量着他们家乡的山河与土地。我们也不知是第几次休息了。前边很远的地方发现一片亮光。我问:“前面是营房吗”?回答“是“。他们处于只要你走,能对胡一时说一时的态度。因为这时新兵们已经是牢骚满腹啦。说什么的都有,怨声载道。好的,只要是营房,再坚持一下就到啦。加油啊!

离灯光近了些,看着不像营房,再近些看着向舞台,走近看,果真就是舞台。按口令放下背包,狼狈的歪在上面休息。节目很快开始,看着还很新鲜。<<有笛子独奏>>,<<手风琴独奏>><<小提琴独奏>><<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折子戏。看着看着身上有些发冷,再加上瞌睡,确实有些受不了啦。十二月份的胶东半岛,深夜冷风一吹,身上又出了许多汗,上下牙齿直打架。

节目终于结束,我们又开始了新的跋涉。在地方车队灯光的光照下,人群在晃动,队伍在不停的前进着,汽车过后荡起一路尘土。终于在六点钟时到达一座营区。新扎的彩色大门,上面悬挂着横幅,向新战友学习!向新战友致敬!等标语。我们跨进大门时,军营的起床号同时响起。

我和其他战友住进一座库房,里面桌子凳子双人床占据半个库房。我打开背包睡在双人床的下层。一觉醒来十一点半,看了一下周围,墙壁上写着师部......我才知道是住进了师部。打背包',带兵的喊着,我问”怎么还要打背包呀?还要走啊“?"是还要走”。啊!一个小战友无精打采的说:'哎呀!还要走呀!累死啦“?

午饭后,我们告别了列队欢送的战友,走出师部大门向南挺进。

天黑啦,队伍还在不停的向南前进。胶南县城过去啦。任凭你发点牢骚也没人理你。八点左右,我们终于在老兵列队两边的欢迎下。高喊着:”向老战友学习;向老战友致敬“!的口号中,豪迈的步入属于我们自己的营区。开始了新的人生征途。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