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安图县明月镇的那一夜  

2015-06-21 19:17:32|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图县明月镇的那一夜

闫英学

   安图县位于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境内,境内的长白山天池瀑布、温泉群、美人松园、地下森林、药王谷、风蚀浮石林等自然景观星罗棋布;长白山神庙、古塔、古城、清祖降生地等人文景观众若繁星。近年来,安图县又以建设长白山文化风情线为载体,先后开发了长白山文化博览城、二龙山公园、明月湖、雪山湖、福满生态园、万宝红旗朝鲜族民俗村、古洞河休憩园、东北虎林园、海沟金矿工业旅游观光区等旅游景点。同时,这里又是旅游者从西坡进入长白山天池的一条便捷之路。

提起安图县,就会立即想起当年部队在延吉市三道湾国防施工期间,无数次的往返经过这里,脑海中就会立刻跳跃起一段绿色的回忆。闫英学:安图县明月镇的那一夜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1978年夏季的一天,酷热的暑气煎熬着长白山脚下的安图小城。当晚霞的余晖泼洒在静静的街路上时,我从延吉市三道湾返回和龙部队驻地途径安图县明月镇,当前往火车站和汽车站询问当天有无开往和龙的车次时,顿觉希望全无,不禁黯然失色。

身背军挎包,一个人无精打采地走在安图县明月镇狭窄的街路上,一种失望和茫然不时地涌上心头。那天,我是从延吉市三道湾乘坐工程车一路风尘颠簸来到安图县明月镇,此时早已是热汗淋漓,酷热难当,胃里开始“咕咕”叫了起来。我顺着街路寻找挂幌吃饭的地方,大脑提醒我:先填饱肚子再说。

吃罢晚饭后,经向路人打探,终于找到明月镇一家国营招待所。招待所值班的是一位年约五十岁上下的男人,说话口气有些僵硬,还有些爱搭不理的样子。这时,办理完住宿手续后,已是晚上七点多钟。当走上这家国营招待所二楼的一个房间时,一开房门,四人一间的房屋里,已有两位与我年龄相仿的军人事先住了下来。

同是年轻军人住在一起,我顿觉心里安稳了许多,觉得这家招待所还比较通人情,没有胡乱安插房间。我们简单地互相询问几句各自部队的情况后,便躺在床铺上准备睡觉。

闷热的天气,虽然毒辣的太阳已经走进西山,但空气中仍然没有一丝风凉的感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躺在木制硬板床铺上,后背紧紧地粘住了有些发霉味道的床单,刚有些朦朦胧胧的睡意,忽觉身下有什么东西在簌簌地啃咬皮肤,有些钻心的痒痒。尽管睡意浓浓,但一种周身奇痒的感觉让我无法继续睡眠下去。翻过身后,我试探用另一种方式让自己睡眠,刚有些睡意,忽觉身下又是钻心的奇痒,我真的无法睡眠下去。走下床铺打开灯,看见同一个房间的另两名军人也是像我这样浑身不自在。我们互相看着对方的身上,汗渍渍的皮肤上隆起了一片片的红包,用力在身上抓挠起来,顿时身上的红包连片,有的地方都抓挠出了一片片的血印。

夜色深沉,安图县明月镇的小街上已经完全熄灭了仅有的几盏路灯,只有高远的天空中几只忽明忽暗的星星在困倦的眨眼。我们三位军人互视着对方,抓耳挠腮,不知此时如何是好?当困意又一次袭来之时,我们又关掉灯光,强制自己躺在床上睡觉。可刚一躺在床上,奇痒又一次袭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又一次打开了灯光查看究竟,忽然有人说,这种奇痒可能是山里的“跳蚤”所为。

“跳蚤”?平生里第一次听到这样令人不安的字眼,不知为何物?心里顿觉有些紧张和发毛。我站在床铺边仔细搜索,瞪大眼睛查看半天也不知道“跳蚤”到底长的是什么模样,结果是一无所获。

当兵的军人也是人。既然这里的招待所卫生条件这样差,不让我们安稳睡觉,索性,我们三人就下楼敲打值班室的窗户,让值班人员帮我们调换床铺。几番敲打,几番上楼查看,最终也没能把“跳蚤”逮个正着,其结果是在这样钻心的奇痒中总算在安图县明月镇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大早,天色还没有完全放亮的时候,我就匆匆地离开了安图县明月镇这家一夜让我“刻骨铭心”的地方,昏昏沉沉地走进了安图县火车站,等待通往朝阳川的那趟火车……

暴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升起的时候。

安图县明月镇的那一夜,虽然在延边的军旅岁月中只是短短的一夜之“情”,尽管当时还有许多的不快和懊丧,但若干年之后,这一不同寻常的故事却让我编织出了军旅岁月中的一段“刻骨铭心”的“花环”,时至今日,仍然散发着青春的芳香!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