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走出雷雨地带—10(中篇小说)  

2015-09-21 08:29:03|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出雷雨地带—10(中篇小说)

 

按照军事术语,这地段可以叫着“进攻出发地域”。

营房以西掐断电源,漆黑一片。

划破长空的闪电下,暴露出全团指战员。他们紧贴墙壁一动不动,耐心等待着一个庄严的时刻。干部们不时地对着东边射来的微弱灯光,瞅一眼表针。五连九班副班长董大江他们,把罗铁石押了过来。

罗铁石懵懵懂懂地问:“你们要干什么?”

“带你走。”

“上哪儿?”

“军事秘密。”

“我不去!我强烈抗议!”罗铁石跺脚叫喊。

“老实点!”董大江警告道,“告诉你,走‘哑巴路’。你要叫喊,揍你;你要逃跑,也揍你。”

“上我这儿来!”黑暗中,冯克强低沉而威严地招呼。

罗铁石挨了过去,惊异地问:“冯副主任,您呆这儿干啥?”

“靠边站啰,来当兵了。”冯克强自嘲道。

“嘿嘿儿,冯副主任,你太谦虚了......”

冯克强火了:“谁他妈的和你谦虚!”

罗铁石见冯克强口气顶真,于是壮着胆子问:“犯严重错误了?”

“还不是因为你狗日的!”冯克强怒火燎胸。

“恐吓和辱骂决不是战斗!”罗铁石立即背诵鲁迅语录予以还击。他从冯克强的情绪判断出他不是在说谎。嘿,想不到竟然把一个威威赫赫地革委副主任和部队的团长给颠覆了!

“我早就说过,你要犯大错误的!现在怎么样?”罗铁石颇为自己的先见之明而得意,片刻后又心生疑窦:“你把部队拉到这儿干什么?”

一个战士呵斥他:“你啰嗦啥?”

罗铁石突然明白过来:“嗬!八成是你们被包围了。”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营区里的集群高音喇叭紧跟炸雷,突然爆发出气势恢宏的声浪。指战员们开始行动。仿佛是强大炮火的排山倒海,电光下,墙壁显出黑洞洞的一个豁口——围墙被推倒一丈多宽。

团广播室里,广播员把唱针往唱盘上一放,就追赶部队去了。唱机在电力的推动下,正常运转,发出连续不断的怒吼声。造反派战斗队以为部队在开展新的舆论攻势,针锋相对,把几辆宣传车开到营房门口,实施“声波对抗”。他们哪里知道,部队已顺着围墙,如潮水般通过缺口,朝外涌去。

 

暴雨再发淫威。旷野的山岗、树木、庄稼、草茎,一切的一切,都在忍受着暴雨的肆虐、狂风的蹂躏、雷电的震撼。

指战员们在夜暗、雷雨和泥泞中艰难行进。李永忠走在本连队伍的前头,他两腿沉重,心更沉重。他的感情在受折磨:对坐产中的妻子的挂念,对辛存锁的哀思,还有对那两位失踪战友的命运的担心。夜幕中他发现两个浓黑的影子,竟然满怀希望地喊起来:“秦川——”

黑影一动不动。董大江定睛瞅了瞅,说:“树桩。连长,走吧!”

董大江肩背着两条步枪,两个背包,他要监督罗铁石,无暇顾及、也难以辨清脚下的道路。他只能凭感觉、凭判断、凭胆量,把脚一步一步地迈出去。一块石头使他一脚踏空,摔了一跤,他爬起来,一瘸一拐紧赶一阵,找到了发泄的对象:“罗铁石,我日你老祖宗!你就这么空手走,一点东西也不拿?”

罗铁石嘴硬:“你们的东西干嘛要我拿?”

“操那妈子的!咱们的人不是你们打死的?拿不拿?”董大江骂着,拐着腿,把两只背包递给罗铁石。

冯克强闻声走过来,制止道:“算了!别以牙还牙!罗铁石,来,咱俩一人扛一个。”

罗铁石见冯副主任也亲自背背包,也只好把另一个背包接过来。

这时,一辆小车驶过来嘎然刹住,军作训参谋伸出头来对冯克强喊道:“军长叫你!”

冯克强心头一热:“老头子还惦着我哩!”他使劲把背上的背包耸了耸,说:“告诉老头子,我冯克强没脸见他。”

其实,军长张威就坐在小车的后座上。小车朝前开去。车内的张军长感叹道:“这个冯克强,骨头可以当棒槌使。”

“可眼下他又被撤了。”作训参谋说。

“谁说撤了?我只不过凉一凉他,让他冷静下来。”军长说,“要不,他那些方案都出不来。”

“军长,您可知道部队干部怎么敬佩您呐!”作训参谋五体投地,又问,“.....那,孔副团长怎么安排?”

军长不假思索:“有考虑。”

 

火车站。雨伞、雨衣、蓑衣、斗笠......在站内站外晃动、拥挤。受蒙蔽的,看热闹的,送行的,要算账的,打算拉架劝解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女常委李秀英也亲临现场。她上身穿着一件绿军衣,这乃是尤俊峰的赠品;腰扎一条帆布武装带,袖标的戴法也与众不同:两端的边口稍稍折进去一点,使“钢工总”三个字在有限的范围内更加醒目。“有新情况吗?”她问武斗队长。从营房大门到大街,到火车站,沿途都有专门指定的监视和传递部队信息的情报人员。

武斗队长恭敬地摇了摇头。

成功地从38团借出武器,是李秀英的重要政绩之一。它加重了李秀英在地革委常委里的地位。使她在上层、在本组织系统的战斗队员心目中,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可是,武斗队长却把得到的枪支差点丢光了,怎不令她恼羞成怒!她骂他是败家子,并且责令其:“坚持向部队提出赠与武器的条件,否则不予放行。”

武斗队长漫无目标地在站台上转悠,忽然发现了罗老汉。

罗老汉知道他的儿子将要在这里上车。面对眼前这阵势,老汉禁不住一阵一阵的心惊肉跳。他那已经嘶哑了的喉咙,还在不住地向人们喊着:“......可不能动手啊,打架要出乱子的......”他钻进社员的队伍,问一个带土铳的中年人:“老弟,你们来干什么?”中年汉子说:“不是叫咱来欢送亲人嘛?”罗老汉:“干嘛拿这些家什来?连土铳都拿来了,这叫欢送?”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解释说:“来了给记工分,不来就扣工分。”罗老汉声色俱厉发吼,中年汉子笑着说,他临出门,火药和铁砂子都叫老婆给扣下了,实际上是有铳无弹。而罗老汉依然不放心,还是不住地叮咛:“千万别打,打人犯法啊!”

“你这个老东西,又跑到这里来放毒,惑乱军心!”武斗队长一把抓住罗老汉的后襟。

罗老汉想挣脱,却被重重地推倒在水泥地上。

社员们赶忙上来护着罗老汉,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武斗队长声嘶力竭地喊道:“你们是哪一派的?调你们来干什么?是来拦截‘黄皮’的,就给我站那边去排队!”

社员们知道,“黄皮”是骂解放军的话,他们起劲摇晃着手里的棒槌、土铳等家什,高喊:“哪个在日诀解放军是‘黄皮’?谁敢拦解放军,砸破谁的狗头!”

女常委被惊动了,她赶过来,爬上检票口的栅栏,亮开尖厉的嗓门喊道:“社员们,咱们是来欢送亲人解放军的!切莫听信坏人的流言蜚语,上当受骗!”

罗老汉也在骚动的人群里嘶哑着喊:“......这妇女说的对!......坚决反对打架!我儿子......”他还没喊完,就被别的口号淹没了:“谁反对解放军,就砸破谁的狗头!”

李秀英赶紧跳下来,一边朝人群外挤,一边骂道:“他妈的,乌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乱套了!”

武斗队长凑上前来,胆怯地说:“今晚怕不能动手啊?”

李秀英瞪了他一眼,说:“你懂什么?迟滞部队的行动,使部队不能按时出发,就是他们的失败,我们的胜利......”

武斗队长手托下巴,使劲琢磨着女常委的真正用心,只听得女常委又说:“那老头儿的煽动性太大,想办法引开,抓起来......”

 

部队还在行进中。

翻过一道小山岗,罗铁石卸下背包,喘了一阵子,突然说;“奶奶的,事到如今,我也豁上了!叫人跟我去拿枪!不过我有话在先,我不敢担保枪是不是还藏在那里......”

冯克强冲李永忠说:“快去报告!”

军长同意团里派一辆小车,指定两名老战士跟罗铁石找枪去。

可是赶到藏枪地点,却扑了个空,枪支转移了。

 

部队渐渐接近了预定的蹬车站——是个不能再小僻壤的火车站。

背后,远远的射来强烈的灯光,并且伴随着沉重的喘息声——是列车!

冯克强对李永忠说:“组织好部队,准备强行军!”果然,他的话音刚落,前方就传来口令,部队突然加速,沿着铁路路基跑步前进。这是一场与时间、与速度的拼争。

列车追上来了!一声长长的吼鸣,震荡山谷,报道指战员的长途奔波终于如愿以偿。

停车。蹬车。

五连连长李永忠还固执地留在站台上,朝来路的方向注视。夜暗中,到处游荡着幻影。他无限惆怅,却又怀着最后一线希望。终于,他惊喜地朝车上喊:“董大江快下来仔细瞧瞧,它若还是树桩,就把我的眼珠挖掉!”

董大江跳下车,瞪大眼珠分辨着。这时列车一阵狂吼,不仅震荡了山谷,震荡了空气,震荡了耳朵,甚至连视线也震得模糊跳荡了。

火车即将启动的嘶鸣起了作用。黑影快速朝这边移动,并且分明听到了呼喊:“连长——”

“是他们!”李永忠高声应道,“在这里,快!”

来人正是叫李永忠悬心挂念五个小时的秦川和朱小兵。两人爬上车,急喘着报告道:“......上三里铺了......”

他俩找回了那两支枪。

李永忠兴奋地接过枪,把枪栓拉的“哗哗”作响,说:“歇会儿再报告详细情况!”

 

不远处传来呼喊声,十分嘈杂,并且越来越近。战士们伸头朝后一瞄,有打手电的也有提马灯的,黑压压一大片。战士报告:“连长,他们追上来了!”李永忠伸头看了看,判断:“大概是他们在此地的下属组织,接到女常委的电话......”

只听得喊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交出罗铁石!”

“还我战友!”

“挡住火车,不许开走!”

......

列车慢慢启动。

小车开到五连的车厢前。冯克强朝小车敬过礼,返身准备跳上火车,张军长探出头来叫住:“跟我走。”

冯克强惊奇的转过身来,疑惑的望着军长。

“还有两个团也难拔出,”军长以手指头点冯克强,“你有办法。”

追兵追不上火车,急了。“呯呯”几声枪响,有几簇火花从窗口掠过,随即消失在暗夜里。声响和火花是从鸟枪、土铳里发出的。

列车风驰电掣的向北开进,瞬间就把小站和拦截者远远的抛在了后头。

......

 

—完—

 

(解放军文艺编辑部评论:《走出雷雨地带》是青年业余作者刘士忠的第一部中篇小说。作品虽不甚完美,但写得颇有气势。它以一支野战军调防为线索,从一个比较巧的角度展示了“支左”中军内外错综复杂的关系,描绘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情景。读者跟随着这支部队撤离,将重睹当年“文化大革命”那是非颠倒的严峻事实,感受到十年动乱给军队、给群众带来的沉重内伤。正义终将战胜邪恶,人民与人民军队的力量是无敌的。掩卷深思,读者大概会有这样的感概。)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