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我的老团长——周金祥  

2016-02-01 13:37:18|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老团长——周金祥

闫英学

在延边当兵的经历中,一个普通的新战士能够直接与团首长“零距离”接触,并在几年的当兵经历中彼此间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使我在延边的军旅生活更加丰富多彩,终生都无法忘怀与周金祥老团长在一起的那段美好的记忆。

2016年02月01日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中间为周金祥师长)

 1978年初春3月,长白山上厚厚的冰雪依然迟迟的不肯离去,延边的金达莱柔软的花枝在寒风中不停地摇曳,似乎在呼唤着暖春的脚步快些、再快些。一天清晨,612团团部大院里的起床号吹过之后,我就同连里部分抽到延吉市三道湾国防施工的干部战士急匆匆地吃过早饭,然后快速的来到团部的大礼堂前集合,准备出发。

那年,我是刚当兵一年的警通连两瓦电台兵。按照部队的习俗,当兵第二年就不算是新兵,虽然那时我还不是警卫排的战士,但由于当时特殊的任务和要求,连队让我这个连里的两瓦电台兵,在此行前往延吉市三道湾国防施工的途中,一路陪伴在周金祥团长身边。

第一次跟随在周金祥团长身边,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官衔”,对于我这个还没有完全褪掉“新兵蛋子”雅号的战士,当时还真显得有些拘谨。

在团部大礼堂的广场以及通往二营的砂石路上,已经站满了等待前往延吉市三道湾国防施工的队伍,绿压压的一片,一眼望不到边。

周金祥团长放开他那带有浓重的江苏徐州口音说:“同志们,按照沈阳军区国防施工的要求,我们马上就要整装待发,野营拉练到达延吉市三道湾国防施工,同志们准备好了吗?”

周金祥团长话音刚落,队伍里立即传出了震颤山谷的动静:“准备好了”。

“立即出发”。

周金祥团长当年年龄不超过四十岁,中等身材,微胖,给人一种既和蔼又干练的部队团首长印象。

一阵震颤山谷的话音刚落,只见周金祥团长迈开大步,大步流星地走在全团干部战士们的最前方。我身背军挎包,腰间的武装带上跨有五四式手枪,跟在周金祥团长的后面,小跑了几步,并注意看了看周金祥团长脚下穿的那双黑色胶底棉布鞋。后来听一些部队干部说,那是部队在徐州没有调防之前发放的,到东北之后天冷冬天就只有大头鞋了。

长白山的天气渐渐的变暖了,队伍里,只有少数的干部穿有这样的黑色胶底棉布鞋,绝大部分战士脚下都穿着部队的黄胶鞋。

那时,周金祥团长虽然有些微胖,但走起路来却丝毫不让,呼呼带风,脚步越走越快。在急行军中,周金祥团长询问我的名字,我爽快地回答他。他很快地就亲切地成我为“小闫”。

部队野营拉练,就像是一条绿色的长龙,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道前行,从这边看不见那边。第一天,大部队翻越了和龙县关门嘴子山,夜宿在延吉市(那时叫延吉县)细鳞河公社,就是204师的炮团驻地。

当晚,团首长与后勤人员在当地一老乡家食宿,我们警通连的干部战士被分在了不同的几家老乡家里住宿,我和警通连前往延吉市三道湾的刘柏年住宿在一家朝鲜族老乡家里。

朝鲜族老乡家里有三口人,男主人大约有三十几岁,家里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车妞)上小学。晚饭后,我和刘柏年很早就回到了这家朝鲜族老乡家里,正好赶上上小学的小姑娘在写作业,她看见家里来了两位解放军,显得特别高兴,就把她正在写的作业让我们检查。胖乎乎的小脸蛋,稚气未脱的模样,让我们很是喜欢,小姑娘写完作业后,我们就让她跳起了朝鲜族舞蹈,我们不住的鼓起掌来,小姑娘跳的就更欢了,头上的两只小辫子在上面晃来晃去,可爱极了。

夜深了,家里的男主人怕影响第二天部队出发,就让小姑娘抓紧睡觉,小姑娘极不情愿的回到了她们住宿的外屋,挥手与我们告别。

第二天清晨,灰色的天空笼罩着细鳞河,天色有些混混沌沌。部队在不同的地点吃过早饭后,又相约在细鳞河的一条村道上集合,我又回到了周金祥团长的身边。

经过一夜的休整,周金祥团长又补充了体力,走起路来,步子更快了。在经过细鳞河石头拱桥时,由于春天河水有些干枯,细细的河沙金黄金黄的,周金祥团长在前面大步走,后面源源不断的队伍就像是一条长龙踩在河床上,松软的河床上不断扬起一阵阵黄尘。

大部队继续向延吉市三道湾挺近,周金祥团长的心情就更加急迫。

部队在乡野道边野炊后,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我依旧跟随在周金祥团长身边。月光下,经过山道拐弯处的五道湾时,道边的一块巨大的石头吸引着了我的眼球,山道边的左侧,已经有些开化的山泉哗哗的流淌,在月光的照射下,河水呈现出了弯弯曲曲的曲线,我心里在想:今晚的月色真美啊!部队到了五道湾,三道湾还远吗?

夜,越来越深沉,月光照射不到的背影处,就像是一团团黑影在慢慢地移动。

午夜时分,正是一天中最易出现人困马乏的时间。队伍里,有的战士走路已经出现了“东倒西歪”的困意。周金祥团长在前面大声地喊道:

“后边的队伍请注意,整理好队形,一个跟上一个,谁也不许掉队”。后面的声音一个连又传到了另一个连,战士们渐渐地克服住了困意。

在一阵阵的困意袭来的时候,当时,周金祥团长在前面带路,我听着周金祥团长讲起的一个个有趣的故事,似乎困意就从身边一阵阵的“溜掉”了。

走着,走着,天色有些放亮,东方呈现出了一丝丝的鱼肚白。

走在最前边的周金祥团长最先发现了眼前的景色,他兴奋地喊道:“同志们,天已经放亮了,三道湾就在眼前了”。

我猛然的一激灵,随周金祥团长的手指向东方望去,在隐隐约约中,一个好大的集镇呈现在面前,一座长长的石拱桥,桥下的河水发出了春天的一阵阵欢唱声响!

三道湾,一个全新的名字,一个新的部队驻地就在这里,部队要在这里进行大半年的国防施工,在延边的军旅生活中,我的履历表就有一次参与国防施工的经历。

部队到达延吉市三道湾之后,警通连征求我的意见,如果喜欢在三道湾,就可以留在这里,由过去的通信排两瓦电台改为警卫排(公务员)。

我喜欢三道湾,喜欢三道湾的山川秀美,喜欢大自然的新鲜空气。于是,在我去年出版的军旅散文集《永远的金达莱》一书中,就有了在三道湾的国防施工中的许多文章,其中散文“在朝鲜族老乡家的日子”分别登载在几家报刊上。

在那个大半年的国防施工中,我曾作为警通连警卫排公务班的战士,经常与周金祥团长相遇,有时团司令部召集基层营排干部开会,轮到我值班时就去给团首长们沏茶倒水,打扫卫生,为团首长做好后勤服务工作。

后来在三道湾的国防施工结束后,部队回到了和龙县驻地,我仍然有许多的机会接触到周金祥团长。

1979年的对越作战前夕,部队为了扩编,我由警通连被分到了特务连,并先后担任了副班长、班长,从此之后,我就很少有机会到团司令部见到周金祥团长了,直至1980年底离开部队回到了地方参加工作。

周金祥团长后来升任204师的副师长,1985年百万大裁军中,204师完成了历史使命,划归到内蒙赤峰,周金祥老团长又荣升为师长……

2013年春节前夕,我偶然间在电脑百度上点击204师的名字时,眼前为之一亮,我终于又找到了“失散”几十年的老部队,顿时欣喜若狂。随后,我把这些年积压在心中的思念军营生活和老部队战友们的情感一股脑地倾泻出来。

几年来,在这个战友的园地上,我写出了大量反映延边军旅生活的回忆文章,引起了周金祥师长的关注。去年下半年,我与周金祥师长在网络上几次交谈,当谈到那年我们一起野营拉练前往延吉市三道湾途中的时候,周金祥师长对我的印象依旧,他说:“小闫,你当时很年轻,很帅气,又很机灵,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看得出,多少年过去了,我的老团长依旧能够记得住当年的情景,他说:“小闫,我很感谢你为204师做出的贡献,你要再接再厉,继续为204师鼓劲!”并一一聊起了我回到地方后的工作情况,当他听到我回地方很快考上大学、当干部,后来又当上处级领导后,很是兴奋……

我尊敬的老首长,在新春即将到来之际,我借204师战友园地这个平台,向您,向我的老首长,致以新春的问候,并致以军人的敬礼!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