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难忘的和龙情  

2016-12-22 07:28:51|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和龙情

闫英学

    长白山脚下,海兰江畔的和龙县,是我曾经从军的地方。虽然,时隔已经三十多年,但青春记忆的符号,难忘的军旅生活,却让我常常想起那座军营以及军营旁的那个小县城。

关门嘴子

和龙县关门嘴子是从延吉方向进入和龙的第一道关口,山势陡峭,峡谷纵横,铁路线一直沿着山谷绕来绕去,是历来兵家的必争之地。关门嘴子,地形复杂,有天然关门之说。距离我们当年的部队营房只有几公里。那时,无论是军事训练,或是出差都要通过公路和铁路经过这道“关口”。当火车进入关门嘴子时,每次都要拉响很长时间的汽笛,火车的轰鸣声震颤山谷,火车喘着粗气在铁路两旁形成一片白茫茫的雾气,从火车的车窗探头向外望去,几节绿皮车厢就像是一条绿色的长龙,在狭窄的山谷间扭来扭去,煞是好看。

那时,警通连有一片稻田地距离关门嘴子山口不远,每当春天稻田插秧时,抬头就能看见不远处的那座关门嘴子山,阴雨天或雾天时,烟雾笼罩,关门嘴子山仿佛游荡在一片雾霭之中,时隐时现,难以见到“真面目”。连队的稻田地与地方老百姓的稻田地紧紧相连,花花绿绿的那边姑娘的歌唱与这边穿军装的年轻军人彼此呼应,欢歌笑语,关门嘴子山下尽显一片欢乐祥和的军民鱼水深情!

1979年对越作战期间,部队进入紧张的战备阶段,关门嘴子山则成了战士们训练、攀爬的理想“战场”。一天下午,排长魏景春带领警卫排一、二班全体战士,全副武装沿着连队营房徒步前往关门嘴子山口训练,每人除背包外,还有半自动步枪、两颗训练用手榴弹。十几里砂石路,对于年轻力壮的战士来说,算不了什么,但是有几名体力不是很好的战士就有些吃力。我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一边整理队形,一边继续前行,与排长同时到达了关门嘴子山下修整。大部队集中到达关门嘴子山口后,排长集中组织了一次登山演练,并做了一次训练的总结,充分展示了警卫排战士平时的体力和耐力,为部队战备和时刻准备打仗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牛心山

    牛心山,位于和龙县城的正南部,山势形状酷似牛心而得名。牛心山距离和龙县城大约二十几公里,有一条砂石路直接通往。那时,特务连有几片山地就在牛心山的西侧,在山地上,种植着秋白菜、土豆和萝卜。1979年的初秋,连长孟兆和让我带领三名战士(公务班的于长生、炊事班的曹阳、连队种菜的黄世斌)前往那里为连队秋菜除草。

    夏末秋初的一天,团部派出了一台南京嘎斯汽车,随同我们几个战士拉去了使用一个月时间的米面油以及除草工具和军用背包。站在散蓬汽车的前面,山风吹来,便觉得酷热的天气凉爽了许多,我们几个有说有笑,离开了连队,顿觉心情爽朗起来。汽车行驶在沙石路上,车轮下发出沙沙的响声,车轮过后,路面上扬起一阵阵的灰土,就像是一条黄灰色的长龙,慢慢地消失在峡谷里。

    牛心山下,我们四个战士在朝鲜族生产队长的带领下,踏遍了当时连队的每一块菜地,一个月时间,辛苦劳作,汗水不断,为连队的每一片菜地都进行了一次除草和松土。当时,吃住都在朝鲜族队长家,每天三顿饭都是朝鲜族队长家的阿玛妮帮助料理,我们很是感激。

在牛心山山地除草,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为了对朝鲜族生产队长全家表示感谢,临走的前一天,我们几位战士商量,决定略表一下心意,请生产队长家吃一顿饭。但是,在三十多年前,国内物资极度贫缺,想在村里的供销分店购买几盒肉罐头,竟然无法购买到,我们几位经过一路打听,又步行几公里,前往一个比较大的邻村的分销点购买,结果依然是空手而归。

    回到朝鲜族生产队长家,我提议,晚上给他们全家做一顿面条吃,也算是我们几位战士的一点心意吧。

    有生以来,第一次和面做面条,当时并不知道“软面饺子硬面汤”的道理,其结果是要擀面条时,面很软,不成形,下到锅里,成了面糊糊,弄得我哭笑不得,几个战士也都面色难堪。后来,还是阿玛妮为了我解了围,一锅香喷喷的米饭端了上来,倒成了生产队长家最后招待我们几个战士的一顿送别饭。

中官地鹿场

    和龙县中官地鹿场位于和龙县东南侧,距离县城大约40几公里,是当时和龙县一处较大的专门饲养鹿的地方国营牧场。77年夏天,在我刚当兵不久,我所在的警通连两瓦电台班组织全班进行一个月的野外军事训练,老兵带新兵,我在副班长罗成宝的带领下,和四川籍新兵林四桂分在一组。

    在一片山坳里的中官地鹿场,几十户人家散落在山坡上下,一条不知名的小河从门前缓缓流过,两侧是高高的大山,在不大的一片阳坡上,就是当时的中官地鹿场小学,我和副班长罗成宝、新兵林四桂就住在学校东侧闲置的一处空房子里。

    当时部队使用的两瓦电台,形状酷似《英雄儿女》电影里王成身背的报话机,一条天线从机器顶部上伸出,上面打开四个小叶片,作为接收装置。那时,我和战友林四桂都是新兵,只能做一些简单的练习,一旦遇到信号接受不好时,报话就无法工作,使用密码的语音也发射不出去,只好由副班长罗成宝来完成。

    夜晚,大山里的中官地鹿场寂静的出奇,四面漆黑,只有大山头顶上那点星星的光亮,似乎能够听得见大山发出的一阵阵“心跳”。

    一天清晨,天空乌云密布,云层低垂,电闪雷鸣后,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站在门前,紧紧盯着屋外的大雨,看到山林经过大雨洗刷的更加翠绿和鲜艳,溪水滚起了一层层波浪激流而下。快到中午的时候,也许是老天下雨过于劳累,也许是天公完成了它的一次任务,雨滴渐渐小了起来。这是,只见鹿场里几乎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倾巢出动,有的挎起柳筐、有的背起托架(朝鲜族用的一种背篓),走在附近的山上,开始猫腰捡拾木耳。我见此情景,就和副班长商量,我也同那名四川的战友,手端我们平时吃饭用的小饭盆,学做鹿场的老乡,在山上的树林里开始寻找木耳。听当地老乡讲:木耳不是长在山地里,它与蘑菇是不同的,木耳是雨后生长在已经腐朽的柞木上的,它是靠柞木的腐菌才能生长出来,因此,采摘木耳就是雨后寻找已经枯死的柞木。

 雨,还在濛濛的下,云层低垂的几乎萦绕在我的头顶上,一团团白雾在我们身边绕来绕去,远方的山峦已经隐藏在一片雾霭之中了,此时,美丽的山谷里如丽人洗面,湿漉漉的心情开始编织着大山里绵绵不断的“故事”。我寻着采摘木耳的这一“规则”,在驻地的山林里不停地寻找,一颗颗枯死的柞木上,已经生长出一朵朵、一片片淡黑色的小花朵状的木耳,用手去触摸,滑滑的软软的,还有一定的弹性。我将一朵朵新鲜木耳采摘下来放进了小盆里,不长时间,就装的满满的一小盆。在雨雾中,我还想贪婪地采摘木耳,但只是苦于当时没有任何盛装木耳的工具了,看着雾气腾腾的山野,看着远方山里的人们,我只好不情愿的走下山去,回到了我们临时驻地的屋内,副班长看到我们采摘回来了雨后新鲜的木耳,很是高兴,中午,他亲自动手给我们三人做了一个鸡蛋炒木耳菜。我吃着自己第一次在山上采摘下来的新鲜木耳,心里回顾着采摘木耳的过程,觉得这顿饭吃得特别香甜,特别愉悦。

后来,我在延边的一些其他地方也见到过人工栽培的木耳,工人们上山把一棵棵柞木放倒截断成一段段,拉回到一个空地上用人工凿洞的办法施用菌类,让人工木耳快速生长,这是一个更直接的“催生”木耳生长办法。看过之后,虽然感到木耳的“丰收”,但却没有了自己上山采摘木耳的“鲜活”场景,也缺乏了野生条件下人们获取木耳的途径,其食用口感却大大不同。

时光飞逝,岁月如歌。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然而,直至今日,在我的眼前还不时的浮现出当年在部队期间上山采摘木耳的场景。那漂浮的云雾,那潺潺的山泉,那翠绿欲滴的山野,还有那身绿色的军装……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