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风铃在响(散文)  

2016-12-06 20:50:44|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铃在响散文

刘士忠

          

带着儿时顽强的记忆进入晚年,不是欠食的饥饿感,而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的悬挂:已然江畔空谷传响的风铃之声。

久居天门岳口汉江边,熟知沿江堤上、下游相距十余里地的两个决口处,于明清时代分别建有六角亭与宝塔,它们巍然挺立,遥相守望,作为这一段堤岸的镇水宝器。亭塔挑出多处檐角,檐下都悬挂着醒目的铃铛。江堤下有一座大庙宇,名叫纯阳阁(又名清华寺),还有一座很小的叫不出名的庙宇,只住一名斋公,小庙作为汛期守堤人的“行在”,谓之堤值。纯阳阁和小庙的挑檐下也都必不可少的挂有风铃。

江风掠来,悬挂多处的风铃一齐发作,叮当作响,上下呼应,此唱彼和,渔歌互答,颇有声乐立体感。那铃声又经过江水的蓄意加工和潤色,穿林渡水,声闻遥及,显得愈加渲染与神奇。不妨说,建筑物悬挂风铃,乃是我们祖先别出心裁构建的打击乐坊。尤其是晚春与晚秋这两个季节里,沐浴和风,踏着皓月,聆听风铃之声,好似在领略从月宫传来的天籁之音,心都醉了。

生于斯长于斯的乡亲们,每临夏季江水暴涨,必定要组成抗洪大军上堤拒险,人们无不严阵以待,悬心吊胆。此时此刻,看似互不相干的风铃,颇富灵性的与大军如影随形,好似也在巡查,在不绝于耳的提醒,及时报道着“没有事啰”的平安信息;居高望远,事出有因地警告铤而走险、恰似于屋顶行船的艄公,赶紧进港靠岸,以避灾祸。因之,风铃,是乡亲们不可或缺的给事中;风铃,是地方风土民情的资深见证,也是一种稍纵即逝的无形书写。

我曾来回品味和比较,觉得这风铃声的特质在于,它不同于暮色簫鼓的滞重,亦不同于南坪晚钟的浑厚;虽然风是风铃的击打者与演奏者,风铃的情绪得由风来把控、调适,它却总是显得怡然自得,勿疾勿徐、百般的清越、柔和、抚慰;即便是狂风大作,它也相当的矜持自律,婉拒风的轻狂,并不急躁,不事张扬的振聋发聩。试看近邻,它远比树叶表达得落拓沉稳。汉江两岸植有繁茂的防护林带,树叶总是任由疾风的肆虐,等到叶老枯黄,风无情地从树枝上摘下它再把它带走。风铃与树叶有足够的时间娓娓絮语,追忆古往今来、一年一度的沧桑更替,默契地演绎、装点着江畔的自然风光。

风铃成了江边孩童们心目中独特的灵感与印记。我们的村子名叫甲鱼湾,就在纯阳阁近旁,得风气之先,睡梦中也能听到不紧不慢的风铃声,它矢志不渝的在净化着人们的灵魂,给人以安详的心灵慰藉。我每常与同伴们交流,大家的异口同声出奇的一致:甜睡中从来没谁做过噩梦!每年暑假,防护林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每人担一挑空箩筐,带一个扫把,不大功夫就能扫装满满的一担树叶,剩下的时间便自由支配。处身于风铃声与树荫凉的优雅环境,孩子们无忧无虑,幸福快乐地成长。

我于天门中学毕业从军后,由于工作的关系,常年奔波于旅途,习以为常,对风铃声异常的敏感与热衷。落脚于济宁这片古老的圣地,孔、孟、颜、曾等等庞大的古建筑群体遍布,风铃真可谓无处不在。这里虽属半岛内陆,却也略带海洋性气候,风从海边来,或奔海岸去,风铃便顺势开始演奏。我深受孔孟文化的灌输与熏陶,由此,对风铃声的领悟又大大的深入了一个层次。孔夫子在六艺中把“乐”列为第二,殊以为,风铃深刻地熔铸了孔孟的思想精髓,它概括与传达的道理,是和谐,是中允,是大同,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美好憧憬。它把孔孟之道诠释为不厌其烦的简单音符,我每常学习《论语》,似乎都能从字里行间听到与此相关的风铃之声。通俗成人民的希冀,那就是国家的长治久安,没有分裂,没有战乱,没有灾祸,祖祖辈辈安居乐业、生生不息。如此而已。

时事的演进总有出人意料之处。在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不知政出何处,一声令下,故乡的六角亭、宝塔和纯阳阁、小庙,通通被拆除,拆下的材料拉去建了岳口招待所,还盖了一所小学。政绩得以彰显,而十分有价值的年久文物消失了,落地的风铃也不知所终。

故乡建筑文物与风铃的缺失,对之于孩童,乃是一个心灵的创伤。漂泊在外的旅人回乡省亲,惯常行吟于汉江泽畔,却再也听不到那熟悉悦耳的风铃声了。每念及此,不免心中隐隐作痛。同时我还意识到,受利益最大化的驱策,建筑行业势头不减地狂飙突进,新落成的建筑物基本摈弃了挑檐式的传统的民族风格。风铃也就处于“无枝可依”的尴尬境地,无可避免地渐驱式微。无奈,这风铃声,只能委屈地萦绕于人们的心灵与记忆中了。

适逢有一年,在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前,意外地发现有摆地摊出售风铃的!惊喜之余,出于偏爱与执着,我毫不迟疑地买了一只,千里迢迢地背了回来,女儿见了欢呼雀跃,却无挑檐可挂。亦是无奈,只好挂在门楣下。兴之所至,伸手拉拉风铃绳,也可听听叮铃铃的响声。当然,远没有亭塔庙宇风铃的韵味。嗬,权当如此,也只能如此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