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刘士忠:手中线(灯下漫笔3)  

2016-02-07 17:55:15|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中线(灯下漫笔3

      “慈母手中线”。诗人孟郊这句诗,倾注了对母爱的款款深情。不过,诗人也要看到,遵循手工针线这一线索,同样可寻觅到父爱的脉络。例如在远古,男人们收获猎物剥下毛皮,顺手扯来藤条,粗略钻孔穿连,一件皮衣便大功告成。再看现今,大凡上档次的成衣店,那掌柜、握剪、肩搭软尺的,几乎清一色的男士。

 刘士忠:手中线(灯下漫笔3)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在我眼里,并非轻掂妇女们的劳绩。在乡下,我们那一辈的,谁家的兄弟姐妹身上穿的脚上蹬的,床上铺的盖的,哪一样不是出自母亲的缝纫?谁家的女子不会植棉、脱籽、弹棉、纺纱、织布、制衣?不会女工,说个婆家都难。再说,针线活的勤与巧也很重要。在乡下,议论谁家过日子的心劲如何,首当其冲的,就是看这家的家庭主妇的持家能耐。而要看持家能耐,那就看这家孩子身上衣着穿戴这块标牌。这个法子百试不爽。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男人们对手工针线活的钟情,与女人相争,到了“巾帼不让须眉”。小的时候,在老家,挤进茶馆免费听说书,说书人名叫苟银,就能一边唾星四溅地说隋唐,一边两手熟练地盲打毛衣,打一阵子就把毛衣提起来察看一眼,再接着打,手底的针数从未出错。还不耽误说书。说到情急处,会停下手里的活计,以加重语气的份量;说到入巷处,还不忘抓起案上的惊堂木,拍地一声渲染说书效果。他还能别出心裁地设计出男女有别的花色图案。他家的男孩女孩,算上媳妇,身上的毛衣全是正宗“苟银牌”。苟银本人的穿戴也很别致,单说他的发型:大背头,摸上清油,再罩个自己钩织成的黑网罩。当年,日本鬼子把他的手脚捆了丢进汉江,浮游了一夜,挣扎上浅水滩,被人解开手脚,依然网罩不掉,发型不乱。

       镇上吃香喝辣的男人们一再劝诫苟银:“别太娘们,拿出点男子汉来!"苟银却一味死心塌地,乐此不疲,并且扬言要“扩大业务范围。”不承想,他这话居然还有群众基础,镇上那些不争气的女人们,拿了珍藏的各色毛线,来相求苟银“搭把手,帮个忙。”瞧,苟银这个人,是我们镇上出了名的尤物。

       男人们会针线活最密集的群体,恐怕当属部队了。无论干部战士,每人的挎包里都少不了一样东西,那就是针线包。这是部队统一配发的。电影里指导员为战士缝补衣服的感人镜头,至今记忆犹新。我第一次拿起针线来,就是入伍后在老兵的示范指点下,在挎包上绣“为人民服务”。第二年我成了老兵,新兵入伍,我转过身来教他们用针线。一代一代传承接棒,这是我军光荣传统久不失传、发扬光大的具体而生动的体现。

       我至今仍深感遗憾的是,在部队工作期间,没有及早把自己的一个设想报告领导,进入领导决策,组织付诸实施。就是在全团范围开展一场战士代表的缝补竞赛。预先告示,指定缝补同一衣物,规范几个考核要素;聘请评判员当场打分,决列出名次;请领导到场察看、讲话,颁发奖品、奖状;政工简报、有线广播紧密配合,电影组制作幻灯片,放电影时进行表彰宣传。要是有现在的视频技术设备,宣传效果会更佳。借以弘扬我军的光荣传统,把我团的思想政治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扎扎实实,推陈出新。这个想法该有多好!可惜的是,由于诸般俗务缠身,这个想法一拖再拖,直到部队撤编已成大道消息,人心浮动,政治思想工作的重心转移到维稳上去了。

        转业到了地方,女儿进幼儿园、上小学,我的针线活有了用武之地。女孩同男孩一样的顽皮,衣裤时常挂出个小豁口。手拿衣裤,来回端详,颇费心思。要找一块同样花色的布料不容易,就是能找到,打上个补丁,也不雅观。

       筹措之余,不由计上心来。我清晰地记得一件事,那是在物资匮乏的年代,我往新华日报社送稿件,在南京火车站见到一对青年男女,姑娘送小伙子上车回苏州,小伙子身穿的上衣肩上挂了一道直角豁口,没有打补丁,而是用细线刺绣而成,十分的平复熨帖精致,简直是一件艺术品。听两人的说话,是苏州口音,我这才领略了苏州刺绣的惊人魅力,还有它亲切的平民化意识。

       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何不东施效颦?家有妻子用过的绷子,找来,把豁口绷上,穿针引线,顺着口沿横竖搭配,精精翼翼地刺绣起来。柔和的灯光下,把军人出身的父爱,传递给自己的女儿。一番努力,终于绣成。撤去绷子,摊开欣赏,那方豁口就像卧上一条垂直的蜈蚣。妻子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第二天,女儿穿上绣好的衣服,高高兴兴地上幼儿园去了。

       老迈将至的岁月,还能操持些简单的针线活,面对的却是外孙女了。外孙女享受的待遇和她妈相同,所穿的棉衣棉裤,从不在外面买太空棉成品,而是姥姥亲手用棉布棉花缝制。被褥、被子亦是如此,毛衣毛裤也不例外。我只能是小打小闹的敲敲边鼓。虽是如此,积极性却不减当年,这是隔辈亲的天伦之乐嘛。遇到小豁口,就到市场买来各色贴花缝上去,十分养眼,还省了不少功夫,这是艺术品商业化的渗透,不足为怪。我呢,到底没有成为家庭针线活的主力。

       工作重心也时有转移,女儿小的时候,我抢着洗她的衣服;外孙女出生后,洗她的衣服、尿布,我几乎全垄断了。对一个父亲、外祖父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愉悦与精神快慰。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