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在北大荒的日子  

2016-06-16 17:30:59|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北大荒的日子

闫英学

     “这是共和国领袖们倍加关注的地方;这是解放军复转官兵再建功勋的地方;这是广大知识青年奉献如火青春的地方;这是大批科技精英创造人间奇迹的地方;这是见证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之路的地方”……三十多年前,当我还是军人的时候,曾因为支援地方麦收的缘故,我曾在黑龙江省的北大荒农场与当地职工们整整奋战了一个月的时间。从此,北大荒的名字,便与我的军旅生活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北大荒”的岁月,则成为了我军旅生活中的一段难忘的记忆!

 2016年06月16日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那是1979年中秋的时节,部队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求612团抽出部分官兵集结待命,乘坐军列前往黑龙江省的“北大荒”地区支援地方麦收。

   中秋时节的长白山,满山遍野已微微泛起了红叶的颜色,山风轻抚,从远方不时的传来山野的清香与凉意。然而,山区的气候必然与平原还是不同,一到中午时刻,天空依旧是火辣火辣的,给人一种又换了一个季节似的。一天下午2点整,部队各营连分头行动,统一在和龙火车站集结完毕。一趟军列上,装得满满的武器、高射机枪,还有用绿网伪装下的南京嘎斯军用汽车。几节闷罐式的黑色车厢里,拉开了铁门,里面挤满了前往黑龙江北大荒参加地方麦收的青年军人,一个个战士肩上斜跨着半自动步枪,探出头,站立在闷罐车门口。

列车开行的信号过后,军列沿着和-图(和龙-图们)铁路线哐当哐当地行进着,视线将山林和沟谷远远地抛在了脑后。

军列在两天两夜的运行中,沿着吉林图们、黑龙江省的牡丹江、林口、佳木斯,一直向北大荒的富锦县挺近,最后,在一个叫“建三江”的地方停了下来。

建三江农垦管理局,是俗称“北大荒”的一部分,下辖七星农场,我们下车后就在七星农场落下了脚。从层林尽染的长白山区,初次来到空旷的北大荒,顿觉茫茫苍苍,视野开阔,一眼望不到天际。

那时的七星农场并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农场职工基本上都住在场部附近的两排红色砖墙的家属院里。农场里说着山东话人的很多,据说是当年支边时的一些人及后代,还有一些人是尚未返城的下乡“知青”。

我们特务连的部分战士,在指导员张广云的带领下,分成了两个小组,帮助农场麦收。一个小组是战士们座在东方红拖拉机的后面,手里拉着大耙子,在一眼望不到边的麦地里用大耙子捡拾麦草,到了一个地方后堆成一堆,然后,点燃烧掉;另一个小组就在场部的仓院里用麻袋装小麦,然后登上几米高的跳板,往里面倒小麦。我就被分在了在场部的装运小麦的组里。

那时,也许是年轻体力好,精力旺盛,每天上下几米高的跳板,肩扛百十来斤的小麦不觉得怎么累,虽然汗水不停地流,军装后背都是白花花的汗斑,但仍觉得每天乐呵呵的,精神头十足。

过去,在军营里,清一色的男人,忽然间在农场里能够见到有说有笑的青年女性,仿佛感觉疲劳和寂寞顿时全无。有一种秋风阵阵,含情脉脉,露水湿衣之乐。

北大荒的夜来得早,走的也早。

劳累一天后,当在连队吃过饭,我们漫步在北大荒荒凉幽深的土路上,山那边就是当年前苏联的山岗,那时中苏关系剑拔弩张,忽觉得,前方视乎有磨刀霍霍的声响,便不再前往远方的山路。

北大荒是三江(松花江、嫩江、黑龙江)的冲击平原,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是我国少有的有机质黑土地,也是我国重要的商品粮生产基地。这里临近最东方,每天这里早早地就迎来太阳的光照,让人最早感觉到祖国太阳的温暖。

雨休天时,农场一片寂静,我们便走进农场的枪械室,指导农场的工人们拆卸枪械,擦洗零件,教他们如何保养武器弹药。

北大荒的秋天,艳阳高照,火辣辣的秋天干烤着黑土地,平坦坦的大平原上没有了一丝的风凉。

部队还是按照连队里的伙食供给标准,每天一顿细粮,两顿高粱米掺兑大米,俗称“二米饭”,而地方农场的食品供给却是清一色的面粉,让大人小孩子“苦不堪言”。在连队吃饭时,一些农场上的小孩子,看到部队食用“二米饭”很都稀奇,就用他们的大馒头与部队兑换“二米饭”,乐呵呵地跑回家里“报喜”。

部队还是部队的生活,上跳板,装卸小麦,每天还是这样不停的工作着……

秋天的日子总是不会太多长,一晃的时间,部队就完成了支援地方的麦收任务,在还没有完全熟悉农场职工的情况下,就挥手与他们告别了!

一个月的时间,在人生的历史长河中,实在是太短暂了,但这是一次军旅生活中的重要体验,一次与地方百姓的亲密接触,让我们以军人的身份面对众多的地方群众,肩并肩地实现了军人与百姓的血肉融合!

红星闪闪,军歌嘹亮,浩浩荡荡的队伍从长白山脚下来到了黑土地上的“北大荒”,一个月后,一支军容整洁的队伍又在秋风的送爽中,又回到了海兰江畔的军营。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