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张甦:林中趣事  

2016-07-01 09:00:19|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是我跨入军营的第一年,生活环境和训练条件要比我想像中差得很多,要差于我们的知青点。为改善伙食、部队会与地方林业局经常合作参加一些劳动,一来融洽军民关系、二是可以解决林场劳力不足、三是部队有一些收入。
        八月我从安图水库训练归队就被连里派去参加小秋收——清林。
        这里是一条狭长的南北方向山谷,公路沿着蜿蜒小河静卧在谷底,东西两个转弯处是出入口,向西十余里便是中朝边境,窄窄的江对面便是金日成早年从事革命活动的纪念地,金日成钓鱼台。我们的帐篷坐落在东入口处的山坡上,我们的后面二三十米分别有机关和八二无连两个四人帐篷。行军灶挨着一条小溪设在公路边。
         如果没有我们的叨扰,那么这里就是动物的天堂,方圆几十里不见人烟,公路上十天八天看不到车影。山坡上各种动物都有它独行的轨迹,狍子、熊,鹿、兔子,山鸡和鸟从早吵到晚,偶尔 会有碗口大的蝴蝶飘然而过。我们对面的山相距不过三里,无论阴天还是晴天十点钟以前不会露出真容,总是包裹着一层浓雾。每隔三五天的夜里,有一只老虎要在那里吼上一阵,好响!我们的任务是:给对面的山脚下50年代的人工林清林(日本鬼子撤退前烧光了原始林)。象间苗一样把次生林和再生林中多余的小树砍伐掉,再截成2米、1.8米等长木杆,按规定数成捆扛至路边,集中运到林业局。碗口粗的落叶松十几米高,活很累很脏、生活很艰苦,枯燥、却乐在其中。 
           我刚到的第一天,孟兆和排长 :“你初来先熟悉环境。咱们到后山杂木林采蘑菇,大家改善生活”。
          我第一次看到和采到4个猴头菇,排长采了一颗灵芝,打到一只沙半鸡,哈哈真是美味。 
          穿上军装我们是兵,可干活时我们还是青年。那天下午一只灰鼠从天而降,那是一只会飞的鼠它的腹部有蹼,面对不速之客大家扔掉工具、拎起棍棒二十来人追了整整一下午。
        没有疲劳、忘记了辛苦尽显童心,几近天黑灰鼠才妥协投降。(养了两天又放回了山林)。
        采蘑菇的时候,在山顶发现一处熊窝。以后的日子里张少华把59式绊发地雷设在它的窝前,不知是人精明还是狗熊太傻,三天后地雷没响,熊另开辟了一条回窝的路。
         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步外看不清物体,似乎大雨将至 。简易帐篷内煤油灯一闪一闪,昏昏暗暗。劳累了一天的战士们都相继进入梦乡,这里没有歌声没有笑语只有一片鼾声,真甜。
         为防止发生意外、我们连这十几个人带有一只长枪和排长的一只短枪,八二无四人有一只长枪,在这寂静的山林里,打上一枪要听到五六声回响。
         夜半时分,战士们睡意正浓,猛听得路边灶台传来一阵阵巨响,乒乒乓乓碗盆从高架上落下的声音、行军锅离开灶台滚出好远叮咣声连成一片。沉重的脚步声,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此起彼伏。我们被这意外的响声惊醒,相互在问发生了什么情况,是熊爷爷来平场还是虎爸爸来捣乱?
        孟排长低喝:穿好衣服,不得随意乱动。“警通连的战友 ,外边发生了什么情况”,耳边传来机关帐篷变了动静的询问声。不知道---话音未落我们所住的帐篷便摇摇晃晃、要被不明怪物拱倒。隔着帆布可以听到清晰地喘粗气声,拿手电顺着窟窿眼照出去,正巧与之眼睛相对,返回的光亮不亚于手电筒,手电差点掉在地上,情形十分危急、很明显我们的帐篷被怪物们团团围住了,再不出去我们的帐篷就要被连根拔了。孟排长掏出手枪,张少华端起长枪,其他人操起了斧子、棍棒、叫齐机关、八二无一同向外闯。还要注意安全、避免误伤,毕竟没有手电的亮光什么也看不见。
        张少华第一个冲出帐篷——我们后面的战友还没有出来,他,已经蹲在地上捧腹大笑。顺着他的电筒光线光线看去:一群牛,的的确确是一群牛,足有二十多头,着实吓了我们一跳。原来是老百姓在山里放养的牛群没拴牢炸栏了。(当地百姓放牛都圈在山里隔几天照看一回)那种情形说不害怕是假话,虚惊一场、一场虚惊。只是我们的锅碗瓢盆都遭了秧、那夜所有人睡意全无。时隔39年每当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总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8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