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张冰雪:杀机四伏的另类世界  

2016-09-28 11:38:47|  分类: 610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机四伏的另类世界

              张冰雪

张冰雪:杀机四伏的另类世界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办公室养鱼其实是一种消遣,想起来的时候就喂上一顿,想不起来就饿上几天,鱼儿托送到我这真的是一件不幸的事。可我的观点就是适者生存,能活着就活,活不了你只好找机会再转世。

闲暇之余坐在鱼缸前喝着茶水欣赏着鱼儿游来荡去,甚是悠哉悠哉。久而久之养成了观赏鱼儿的习惯。

你看:这小小的鱼缸其实就是一个社会一个世界。阳光、水草、食料、氧气、温度构成了鱼儿生存的一个自然音符。这和人类的基本需求没什么两样。观察久了我却突然发现了一些问题:看似嬉笑游玩的鱼群其实到处充满了尔虞我诈,布满杀机。这和生活在陆地上的人类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的鱼缸里有这样几种鱼:长着斑马纹一样成群结队的平平,体态雍容华贵的蓝星、活泼好动的红箭、憨头憨脑的虎头鲨,独来独往目空一切的雪雕,还有几只安静平稳向未出闺门的大小姐一样的燕鱼,以及一身躁黑皮肤只管埋头清理杂物的清道夫。

其实在这个小小世界里,食物充足的时候也许看不到什么,你看到的可能是阳光的一面,看到的是鱼儿追逐打闹嬉笑的一面,一旦食物短缺,你就可以看到电影里常见的东西:抢劫,斗殴,谋杀,这些画面在这里应有尽有。

雪雕是一种个头不大但通体雪白貌似普通的鱼种,可在这个世界里我觉得它是一个十足的无赖和恶霸。

你看,在鱼缸里它是绝对的称王称霸,看谁不顺眼都要追上咬几口,尤其是对付弱小的,那是相当的凶狠,就连体态威猛的虎头鲨它也不放在眼里,相遇时也常常是虎头鲨避其三分。最可恨的是它还有自己的领地,当它吃饱喝足时还会用嘴吞吐沙粒,建造一个小洞,把多余的食物藏在沙堆里,而且一直在四外巡视,一旦有其它的鱼类接近,它就向人家发起攻击,一直驱逐很远才罢休。

我相当看不惯它的这种行为,有时愤愤的把它捞出来,放在桌面上进行晾晒,直到皮子紧绷,两眼翻白时才放进水中,可在桌面奄奄一息的雪雕一到水里又是活蹦乱跳,追这个撵那个,毛病一点没改,气得我毫无办法。

平平在这个群体里可以说是弱小的,它们靠的就是集体的力量,它们几乎是行则一条线,动则一大片,有危险时它们集体回避,有食物的时候共同分享,行动迅速,反应敏捷。

蓝星红箭还有燕鱼相对比较平静,他们成双成对,几乎不招灾不惹祸的静处某一个区域。

虎头鲨体态威猛,身上有一股霸气,摇头晃脑,给人一种所向无敌的感觉。不过我觉得要是把它比作人类,这是一个相当有涵养的人物。虎头鲨从不因为自己体大就随意欺负别人,甚至在食物上还有一种君子风度,性情温和比较容易相处。

清道夫长相丑陋,皮肤粗糙。如果不是它任劳任怨的清理着鱼缸里的苔垢,没有人会注意到它的存在。长相不美,游姿不爽,平时就躲在角落。干的是粗活,吃的是垃圾。但这个世界里没有了它,就会一片昏暗。

前一阶段忙于单位的其他事物。因此很少理会这些悠哉的鱼儿们、一周后当我静下心来坐在鱼缸前我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本清澈明亮的鱼缸变得锈迹斑斑,潜水泵,缸的四角都布满了绿苔,水浑的让人觉得眼前一片绿。

这时我首先想到了清道夫,一定是清道夫偷懒不干活了!

我仔细查找,从鱼缸的底下看,从鱼缸的上面瞧,却怎么也找不到清道夫的影子。这个浑身铠甲的家伙难道是长翅膀飞了?说什么我也不信。

于是我又进一步的仔细搜查,还是没有。正当我准备放弃寻找的时候,忽然发现潜水泵的里角一侧有一个头盖骨,我把它捞出来,仔细一看正是清道夫的,因为只有清道夫才有那样的轮廓,况且上面还有清道夫残留的一只眼框。天哪!是谁谋杀了这个大家伙?是谁把这个肉质粗造的黑家伙吃的几乎没了踪迹?谁有这样的能量?我一定要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我不动声色的继续观察,第二天我又在鱼缸的拐角里发现了几根白森森的鱼骨,从形态上看类似平平红箭一类,进一步观察,由于食物短缺,一部分体质较弱的鱼已脱离了群体,不自觉的靠在了一个角落。于是成群的鱼这个扦一口,那个追一阵,全然不顾念是同类已然没了亲情。当可怜的伤鱼奄奄一息的时候,这帮家伙会一拥而上。你别说,这帮家伙也真会找薄弱环节,从最软的鱼眼下手,只是几个回合,鱼的一只眼睛就被吃掉,继而又是肚皮开花,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只剩下鱼的骨架,可这它们还是不放手,继续发动一轮又一轮的攻击,直至剩下你不注意都观察不到的几根鱼刺,看的我是目瞪口呆。参与这场战斗的主力竟是看似柔弱的平平,我不得不佩服它们集体战斗的力量。

于是我猜想到了清道夫的死因:可能是清道夫患病在先,在食物短缺的情况下,鱼类自发的把它当成了食物来源,至少它们是谋杀的主力。雪雕再厉害它也只是一张嘴,甚至能把它吃的几乎看不出痕迹只有群鱼才有这样的能力。于是我深信清道夫死亡的真正凶手应该是平平。可怜的清道夫,你死的有点冤枉,你活着时默默劳作,不讲条件不计报酬,辛辛苦苦为这个世界创造着美好的环境,可是你却不明不白的死于无形,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公平……

悲愤过后仔细一想,这也许是一种生态平衡吧!也符合大自然中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道理。这和人类社会也没什没两样。当一个人有社会地位,有良好的生活空间,他自然会生活的悠哉悠哉,别人就会对他敬畏三分,身边就少了不少的危险,多了一些奉承。反过来当你贫穷潦倒的时候你就会毫无底气,你就会向生病的鱼一样的贴边走,于是你就会很自然的招来欺负,就向黄鼠狼专咬病秧子一样,是因为你太弱惹来的祸。所以不论是在自然界还是在人类,你想生存就得强壮自己,这种强壮一是靠自己二是靠集体。

因此我又很自然的回到鱼的世界,你要麽像虎头鲨那样长的威猛,不管厉害不厉害其它的鱼见到都得退避三舍。要不你就像雪雕,横行霸道目空一切。要不你就像平平完全依靠集体的力量,脱离这三者,你就是那只病鱼和伤鱼,结果不得而知。

我一直在设想:假如我不再向鱼缸投食,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我想在这个群体里还会出现进一步的谋杀,最后只有一个能力最强的得以生存,但最后也只能以整个鱼缸鱼群灭绝而拉上帷幕,这是悲惨的结局。

死是大自然的一个自然音符,没有死就没有生。但问题的关键是看怎么死。

这里我不得不说到雪雕的死,想起来它的死相很惨。

有一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雪雕突然生病了,身上起了白点,特别是左眼有点水肿的样子,因此影响了它的灵动性,在鱼缸里失去了往日的霸气,显得有点笨手笨脚。头一天我想鱼儿们也收到了这个信息,发现了雪雕的病态,只是可能是慑于雪雕的“虎威”还是没有鱼敢靠前的,只是在其身边游走,作以试探。第二天雪雕反应明显迟钝,于是就有大胆的鱼前去骚扰,第一次遭到进攻雪雕还能进行有效的反攻,但也漏出了心虚气短强弩之末的致命本相。于是鱼儿们发起了第二次集团攻势。可能是这个恶棍平时树敌太多,鱼缸里的鱼几乎都参加了战斗,就连平时斯文有风度的燕鱼、虎头鲨也参加了战斗,我观察到,每一个加入屠杀行列的鱼,都好像怀着一股仇恨,下口绝对的凶恨,几乎招招致命,专找要害地方下口,把雪雕追的几乎无处藏身。在几轮大的冲锋下,雪雕已是遍体鳞伤,左目已近失明,身体已难以掌握平衡。只能躲在鱼缸的角落苟延残喘。

在短暂的休息下,鱼儿们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开始发起了总攻,还是平平等鱼率先发难打头阵,它们采用“人海”战术一波一波的发起攻势,几个回合下来,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小霸王就剩下了一堆白骨,看的我是心惊肉跳。

我在想,平时这些很斯文的鱼为什么一反常态变得如此疯狂,甚至每个鱼都有一种狂躁的心里,个个都成了杀手,连平时静如画面的燕鱼也参加了战斗这是什么原因?我想可能就是平时这些鱼儿受到雪雕太多的欺负,但内心里又不敢招惹这个恶棍,一但机会来了,它们内心的积怨就得以充分的释放,报复的火焰在它们心里就会猛烈燃烧,于是就变得各个凶猛!

雪雕死了我不为之叹息,倒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因为我太看不惯它平时横行乡里,欺负弱小,飞扬跋扈的神态。因此我信服的一个道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同样是死,有的叫人怀念,有的叫人痛心,有的叫人痛快。

阳光下并不都是快乐的,有的是更多的杀机。不但是动物世界是这样,人类也是如此,甚至比这还凶残。但我还是相信人还是以善良为本,多行不义必自毙,道理最简单不过。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