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在长白山下站岗  

2017-01-17 20:17:37|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长白山下站岗

闫英学

四十年前,也是在这个冬天即将过春节的前夕,我们应征入伍,光荣地走进了长白山脚下,海兰江畔的军营,实现了当兵的梦想。四十年后,当时光的隧道再此走进当年的军旅生活,再次带我走进延边的那座军营时,我依然感觉还是那样的年轻和富有青春的活力,视乎一个个绿色的身影还在操场上,还在队列里,还在营房的宿舍里……

军营啊,军营,我曾经为你站岗,曾经为你放哨,虽然那已是久远的事儿,但那当年站岗的感觉今天依旧在脑海里回荡,在眼前浮现,仿佛就在昨天。

站岗站出了“笑话”

新兵训练结束下到团直警通连后,便开始了当兵的第一次夜间站岗。

第一次夜间站岗是在通信排两瓦班副班长罗成宝的带班下完成的。那天夜里,副班长罗成宝在午夜12时整叫醒了我,按照晚饭后他嘱咐我的站岗要领和注意事项,将宿舍门旁的那支半自动步枪背在身上,走出了宿舍。

漆黑的夜,天空中只有头顶上的那几颗星星在困倦的眨眼,四周的大山把整个营房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切都处在黑暗之中。夜,静的出奇,我身背半自动步枪,走在宿舍的房前屋后,听得见战友们酣睡时此起彼伏的声音。

初春的午夜,大衣裹在身上,仍然觉得凉风不时的袭来。望着漆黑中远方隐隐约约的山峦,夜空下,一个人虽然身背半自动步枪,但第一次夜间站岗,内心里依然有一种无名的胆怯和不安,脚步轻轻,生怕出现什么动静。走在连队宿舍的门前屋后,当走到宿舍东侧的一排牛棚时,忽然听到有一些异样的声响,我的头发丝立即立了起来,难道是有坏人要“偷袭”?高度的警惕性让我下意思的从肩上退下半自动步枪端在手上,胆突突地一步一步一地向东侧的牛棚走去,想前去查看个究竟,一旦发现有情况,立即向连队报告。正在这时,从宿舍里走出来一个人,身披大衣,近前一看,是侦察排的副班长张富强(后提拔为副连长)夜间要上厕所。当我将情况和他说了之后,我们俩同时走进牛棚,张富强那时是老兵,有经验,胆子大,他走在前,我在后边跟着。张富强走近一看,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只是牛棚里的老牛是夜间在吃“夜宵”,可能是动静大了些,让我这个新兵“有幸”听到了,误以为是发现了情况。张富强笑着用他那浓重的山东话对我说:没多大事,放心吧。

后来,虽然,张富强没有对其他战友讲这件事,但我还是觉得心里好笑。新兵站岗,由于神经过度紧张,夜间站岗竟然站出了“笑话。

一支子弹上膛的手枪

1978年春季,虽然春风已经不时的吹来,脚下的冰雪开始渐渐地融化,但大山里的延吉市三道湾还是有些春寒料峭,咋暖还寒的感觉。当时,我作为612团警通连的一名战士,白天随连队处理业务,担任首长的警卫员,晚上还要在三道湾后侧的一片荒滩的坟茔旁,站岗看护部队夜间停放的汽车和炸药仓库。

一天夜里,我是10点至11,30分的夜间站岗时间,在部队停放汽车和炸药的仓库旁站岗值班。白天,我同几个战士曾多次去那里,一片大约有五十平方米的荒丘,几座大小不一,看似无主的坟茔散落在炸药仓库的左侧,前方是一片开阔地用于晚间停放部队汽车,炸药仓库里昨天停放了两个在施工中不幸殉职的战士的骨灰盒,其中有一个战士的骨灰盒还是我的一位锦州老乡刚刚在国防施工中不幸殉职。

夜间临近10点前,一名战士悄悄的来到我住宿的朝鲜族老乡家叫我换岗。我随即披上军大衣,拿起枕边的五四手枪(当时,警卫员每人配备一把手枪),并把五发子弹压进弹夹,走进了漆黑的夜色中。当时,越走,我的心里越恐慌,一想到白天经过的那片荒野坟茔和炸药仓库里的两个战士的骨灰盒,心里就有些打颤,头发丝也开始竖立起来。但军人的责任和意志告诉我,再害怕也不能退却,因为,那里还停放着汽车、汽油桶和仓库里的炸药,我没有另外选择的余地。

高高的天空上,只有几颗零散的星星在捉迷藏,一会儿亮一点,一会儿又躲起来,隐隐约约的山峦与高远的天空一样墨黑。夜色浓重,几米外便是漆黑一团。此刻,家家户户早已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当沿路在村民的窗户下走过时,都能听得到见房屋里传来的一阵阵鼾声。在漆黑的夜色中,我心惊胆颤的来到停放部队汽车和炸药仓库的那片坟茔旁,望着前方不远处的炸药仓库和左侧隐隐约约的一片坟茔,心里更加紧张,狂跳不止,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跳出来。

一片荒野的坟茔,炸药仓库里有两个战友的骨灰盒,外加十几辆停放的汽车、数十个汽油桶和仓库里的炸药,我不敢再想下去……

夜晚,空旷的山野里,冷风嗖嗖,远方不远处不时的传来几声野兽的嚎叫和时隐时现的光亮,更增添了山里夜色的恐怖。我静静地躲在一辆军车驾驶室的右侧,军大衣裹着我的身躯,右手紧紧地握着那支五四式手枪,手指扣在扳机上都渗出了汗珠,我极度紧张。心想,如遇有突发情况时,我将随时准备开枪射击。

那天夜里,我觉得时间过得是那样的“漫长”,仿若一个世纪般的时光。在难熬的恐惧和胆颤中,我终于完成了在荒郊野外一片坟茔旁的第一次夜间站岗。当回到住宿的朝鲜族老乡家时,我如释重负,感觉脚步是那样的轻盈,心里的恐惧和压力已经全部释放,顿觉心灵得到了一次从未有过的升华。

站岗站出了“诗情画意”

从原来的警通连到后来扩编成立的特务连,站岗,成为了我四年军旅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白天,持枪站在团部大门前的岗楼里,遇有穿“四个衣兜”的干部从岗楼前通过,我们便由平时的稍息,左脚紧靠右脚根部,脚底下和枪托发出了响声,走过路过的干部便给站岗的战士敬礼,那时,心里也有一种幸福感,觉得站岗的职责很神圣。

在夜间清亮的月色下站岗,有时浮云在天上慢慢地移动,月色时而穿过云层,时而又露出了笑脸,漫山遍野送来金达莱的馨香,而又觉得,在长白山脚下站岗,我们护卫者祖国的边疆,捍卫者祖国的尊严,这又是战士们的一件多么欣喜和愉悦的事儿。

每当夜晚站岗值班时,我就开始遥望远方山上的朦朦胧胧的夜色,看见夜晚天上的云朵漂浮,举头遥望星空月色,清晰的看见月宫里的白云涌动,看见星光闪闪,又浮想联翩,觉得此时我作为一个哨兵是何等的荣光和伟大啊,于是,我的一首《银河遥想》的诗歌,就在静静的夜晚构思,把边疆战士热爱祖国,守望北疆的雄心壮志倾泻出来,几天之后,这首诗发表在当时的《延边日报》文艺副刊上,还获得了编辑的好评。

还有《雾》、《车行长白山》等发表在《前进报》以及其他报刊上的诗歌也都是在静静的夜色下创作并完成的。
站岗,是军人的责任,是战士必修的课程。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英姿和浩气已留给了过往的岁月。但是,至今我还是喜欢在静静的夜晚里,眺望天空,寻觅星月,找寻当年我站岗值班时的感觉,虽然人早已不在哨位上了,但那那颗依然年轻的心还在为祖国站岗值班。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