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张甦:水塘中的记忆  

2017-02-15 11:59:24|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甦:水塘中的记忆

营区路的南侧有一水坑,长有一百多米、宽数十米,据说有四、五米深。到底是稻田用的蓄水池还是养鱼塘不得而知。

由于这块水塘的存在使得我们在闲暇之时增添几分情趣,炎热的夏日时常见到百姓钓鱼,小孩们游水嬉戏。寒冷的冬天时常有人在上滑雪溜冰。训练之时是一块绝好的训练场地。

 天气已是10月,我们工兵班的仓库里象摆地摊一样 ,散落着数盆机器零件,如同仓库被盗一般,这样的情形已是持续一个多星期了。老兵球子张少华(三十九年后才确认小我一岁)凭着他那聪明的大脑袋,伶俐的大手、奇重的好奇心,愣是把一台好端端的操舟机拆的个七零八落(机械保养)。组装起来后已是中旬,天气很凉。机器需要磨合,门前的水塘派上了用场。营区内外的树叶都已落下,四外田野已是一片枯黄。水塘中却是一番热闹景象,操舟机推着橡皮艇载着我们在水面上疾驰,船头高高翘起 ,艇后被喷溅出一人多高的水花在阳光的映照下绚丽多彩,引来围观者无数。看热闹的人群逐渐散去,我驾驶着橡皮艇还在水中兜着圈子。摄影大师张少华坐在船头高捧着从老乡处借来的135相机,象精确射击一样,对着我瞄啊瞄啊、寻找那一瞬间。毕竟,那时的相机不像现在操作那么简单,况且胶卷也是有数的。橡皮艇不似玻璃钢艇,它会随着水的波动而动,船体在大动、局部在抖动,坐在高速行驶的船头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掉入水中发生危险。水塘距离短,速度很难掌握,满意的拍照更难把握。折腾半个下午,张大师终于给我留下的两张他认为满意的照片,每片冲洗了10多张,可我却一张也没能留下,很受战友们的欢迎。我手中仅有的一张是10年后从战友手中翻拍回来的其中一张。从照片上可清晰的看清水塘的一角,树木、飞溅的浪花、疾驰的快艇。透过照片似乎更能体会到摄影人的用心良苦。

 78年冬季的水塘被一米多厚的冰层覆盖着,好像是一块溜冰场,但很少有人光顾,偶尔会有一些儿童去那里玩耍。

 炮连的一个战友因药物过敏转院到226野战医院 ,情形很严重。下午团首长为满足其想吃一顿鱼的愿望,指示我们想法搞到几条鲜鱼。七十年代的冬季想吃到活鱼,很是奢侈。我和班里的战友先后刨开几个冰窟窿,皆因冰下水太深根本就找不到鱼的影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天渐渐暗下来,情急之下我请示领导动用炸药一试,领导特批可以。毕竟这里距离司令部只有百多米距离。这是我们第一次在这个水塘中动用炸药,也是我们第一次做冰的爆破。冰的爆破很是麻烦,但十几个药包同时起爆后的景象十分壮观:瞬时一堵冰墙耸立在水塘之上,夕阳透过散落的冰花照射过来,四外变成了五彩缤纷的世界。水塘也被回落的冰块砸的个乱七八糟,水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浮冰。待我们橡皮艇放入水中,天色已昏暗下来,我们划着两只橡皮艇在冰水里游荡着,睁大眼睛细细的寻找着,殷切的希望那浮冰的背后就是漂着的战友的梦想。事与愿违,时间已接近晚上七点,我们还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细细地翻动着浮冰,仍没有看到一条鱼的影子。天气很冷,水溅到艇上即刻成冰,橡皮艇有随时被划破的危险,我们还是努力的寻找着。近八点团里来通知不必再找了,那个战友已经离开了我们。一个下午的忙碌,虽然我们尽了力,但没能满足战友的愿望,让他带着遗憾离开部队,离开战友。这又何尝不是我的遗憾?

 数日后我们班的六位战友出公差,从226医院把那位战友一直护送到延吉市火化场,多少弥补了我们心中的一点遗憾。

 门前水塘的存在,使得我们能够正常的对操舟机进行保养和简单的训练。611团就只能在大水缸中进行。夏季的保养引来众多的战友好奇,新来的副指导员盖永红见到工兵的如此装备高兴得不得了,放下其他工作从战友借来相机也欣然加入其中。连续几天都是在训练中玩耍,在玩耍中训练,谁都想一试身手,亲手比划比划。最笨的人当属排长严洪宽,橡皮艇在他手里从来不按正路行进,张树贵好奇心重却手脚不协调,李忠带着胖胖的身材上了艇就哆嗦,上士李铁生本职工作之外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水塘边参与“训练”。大师张少华责无旁贷是大家义务摄影师,几十组难忘的场面和镜头留在盖永红和张少华的相机里。模糊的身影、泛黄的照片、难忘的瞬间、永远的记忆。

 一天上午,部队正常训练时间,营区内一片安静,偶尔会传来几声蝉的鸣叫声,除了执勤的战士看不到其他人的走动。

 轰轰,猛然传来两声巨响,打破了营区内正常秩序,喧闹声替代了宁静,机关干部们纷纷跑下楼询问情况,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任何警示、没有任何预兆。司令部门卫哨兵报告说:有两个老百姓在水塘里炸鱼。虚惊一场。中午时分一群人抬着装得满满的两大水桶鱼,兴高采烈奔着兴隆屯扬长而去。

看着胜利者们的背影,战友纷纷炸了锅,营区前放炮一是存在危险和威胁,二是扰乱了我们的正常秩序和作息,三是那么多的鱼全连可以好好改善一顿伙食。在工兵面前放炸药,岂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工兵排跃跃欲试。上士李铁生在烧火,排长严洪宽在添柴,副指导员盖永红去扇风,连长闫德文抵制不住鱼的诱惑和战士们的呼声,请示了团里相关领导,同意工兵排在水塘做一次水中爆破训练。次日,在排长严洪宽的带领下,全排每人两个炸药包,老百姓用玻璃瓶装硝铵我们直接用TNT药块。战友们围住水塘,四下里放出警戒哨,同时將药包投向水塘。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起彼伏,60余炸药包把整个水塘被炸了个底朝上,一簇簇水柱腾空而起,似一幅幅多彩绚丽的画面,这难得一见的场面壮观极了,也美极了。当年入伍的新兵们也算过了一把炸鱼的瘾,现今回想起来是否还有记忆?谈论起来是否还是津津有味?毕竟是全排的统一行动。如此规模的炸鱼训练绝无仅有。

 爆炸声过后 ,引来众多的机关干部和围观的群众,大家一起静静地期待着奇迹的出现。哈哈,老天似乎有意和我们过意不去,一直等近天黑也没见几条像样的鱼漂上来,莫非昨天的两炮已把鱼炸干净了?还是我们炸的方法不得要领?战友们带着狐疑的目光,沮丧的神情回到营房,都心有不甘。

 第二天清晨,部队还未起床。可水塘边却围满了人群,好不热闹,拿盆的、拿桶的、更有甚者还有带鱼网的,人们在想尽一切办法尽情的捞着鱼(由此得知被炸晕的鱼要隔一段时间才能浮上水面),大多是满载而归,场面已是非门卫哨兵所能控制。待部队起床后水塘已被扫荡一空。忙活了一下午鱼没吃上,汤没喝着,情愿与否毕竟是为当地百姓做了件好事,为促进军民关系做了贡献,正所谓军人栽树,百姓乘凉。

 门前的水塘中留存有我们青春的记忆,无尽的快乐,许许多多的故事,也会给如今的老头们留下无尽的遐想,永远不会忘记那块水塘,不会忘记那水塘里发生过的一切。

 

 612团特务连张甦 2017. 23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