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2017-02-20 13:33:34|  分类: 黄林园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父亲的长征(一)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父亲黄星(原名黄日生),19202月出生于江西省于都县银坑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9年参加革命,因出色完成党交给的机密任务而被吸收加入共青团。19329月在苏区二次扩红中参加红军,在第三兵站医院、三军团卫生部和红四师十一团卫生队工作并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历任卫生员、宣传员、班长、排长、干事、分队长、教导员、政治处主任、团长、政委,华北补训兵团干部旅长、二野军政学校直工科长、第二高级步校直工部长等职。建国后入南京军事学院政治系一期学习,毕业后入朝任志愿军68203师政治部主任,1961年任济南军区徐海地区国防工程指挥部政委,1966年因病离职休息,1970年入江苏省军区徐州军分区第一干休所,20032月因病去世。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1927年,在我爷爷黄化珠(1926年秘密加入共产党,1927年任于都东北乡第一任秘密农民协会主席)的影响下,父亲于19278月秘密加入共产儿童团(那时称为童子团)任团长。为党组织完成站岗放哨、传送消息、监视敌人、看护伤员等任务,並在1929因出色地完成了机智闯过敌卡,为党传送情报的任务(是由一帮儿童团员掩护,装光屁股下河摸,情报装在腊封的小竹筒内,麻痹了桥上的靖卫团丁,父亲潜水过河将情报送交红军游击队,为红军攻打敌乡公所立下汗马功劳),而被破格吸收为共青团员。                                        

1929年不到10岁的父亲倔强地随爷爷带领的农民赤卫队参加抵抗伪靖卫团的围剿进攻的战斗。因年幼不知道害怕,看到不少敌人被我爷爷亲手做的松树炮(爷爷是四邻八乡有名的铁匠,用挖空的松树外面打上几道铁箍做成的土炮是当时赤卫队手中唯一的重火器,曾令敌人闻之丧胆)给轰倒一片,高兴地跳起来拍手大笑。结果被一发流弹擦伤鼻梁,灼热的子弹甚至把两个眼睛的捷毛全部燎光,仅差毫厘就把父亲的两个眼珠穿了糖葫芦。从此鼻梁上留下一道永久的伤痕。小时候姐姐曾问过父亲他当时害不害怕?父亲说看到白狗子被打倒光顾高兴了一点也不害怕,并说我还用弹弓射他们呢,但距离太远打不着还挺懊恼。只是回家后把奶奶吓的不轻,而爷爷则把任性不听话的父亲狠揍一顿。         

1931年,自毛主席朱老总带领井岗山上的红军下山开辟了南闽西根据地后,家乡银坑一代已是中心区。但由于红军实力弱,且集中兵力在外线作战不断开辟根据地,故根据地内仍有大小众多的土豪劣坤盘踞的土围子未被打下来(例如19321月才被红军攻破的上宝土围,活捉了土豪百七十余人,靖卫团丁三百余人,解救出被裹胁的百姓五千余人,缴获长短枪300余支,粮食布匹盐巴无数,由此可知土围子的实力不可小觑)。这些土豪欺负红军主力在外线作战,地方武装和赤卫队没有几杆枪拿不下高墙大院钱粮充足的土围子而份外猖獗,时常骚扰破坏并抢劫附近的百姓和苏维埃政权。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爷爷奉命带领赤卫队拿下银坑附近的一个土围子。但因其有一挺机关枪而无法从正面突破,经多方侦查和准备,遂决定夜袭智取。土围子周边的树木己被土豪砍光,但后墙角附近还有一丛楠竹。夜深人静的后半夜,待围内巡夜的团丁业已懈怠时,爷爷命个小身轻的父亲腰带麻绳攀上竹梢,然后大家齐力将竹子向围墙的反方向拉倒,利用竹子的弹力将父亲送上高墙。父亲溜入院内后看四周无人,但却找不到能拴绳子的地方,无奈之下只好将绳子拴在腰间将绳头抛出墙外,结果外边的赤卫队员攀绳而上时意外发生了。由于父亲人小身轻坠不住反被外边的人给拉出墙去,还来了个大头朝下,好在被爷爷一把接住而有惊无险。爷爷一看偷袭失败,怕惊扰了敌人只好带领众人撤离。几天后己想好对策的赤卫队再度夜袭。先将父亲弹入后,又用麻绳拉进去一个儿童团员。两个孩子用绳子拴在一起躺在地上蹬着墙打坠,费尽力气才将一个赤卫队员拉进去。这个赤卫队员杀死把守后门正在打瞌睡的团丁打开后门,后边的战斗就顺利了……土围子就这样被赤卫队给端掉,那挺机枪也成了战利品。后来奉苏维埃政府之令将机枪送交红军主力部队,受嘉奖背回了五支老套筒,把爷爷他们乐得不行!此战的首功当属父亲,被上级重奖给了一把撅把子单打一(土造手枪,因其每打一枪后需撅开退壳装子弹,然后合上枪膛才能再击发故得此名),结果把父亲美的不行,连睡觉和上茅房都得抱着。但三天后被爷爷强行没收交给赤卫队使用,气得父亲大哭一场,半个月不理爷爷。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19329月父亲在苏区二次扩红中带头参加红军,怕部队嫌小不要而多报了一岁(故父亲档案中有19191920年两个出生年龄,但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属猴,应该是1920年生人),又因我爷爷是革命烈士(在19315月中央苏区二次反围剿作战时因帮助红军主力部队侦察敌情,被坏人认出而被捕,受尽酷刑而坚不吐口。后虽被红军和游击队奋力救出,但终因四肢及肋骨皆被打断,伤重不愈而牺牲),父亲属烈士子弟,又是胜利县儿童团副团长、银坑区儿童团长,有很强的模范带头作用故被破格批准入伍。在父亲的带动下,银坑地区就有800名儿童团员参加了红军,而胜利县当年扩红达2715人(椐县誌记载)。就这样,年仅12岁的父亲怀着为父报仇、为穷人打天下的心愿参加了中央红军。入伍后在第三兵站医院(红三军团野战医院)任看护班长,该班因团结协作工作出色且清一色是红小鬼而被大伙亲切地称为“小鬼班”。父亲在四次反围剿作战中被评为模范后又看护排长,并被保送到瑞金红军学校参加医护培训和文艺骨干培训。有幸得到了红军艺术学校李伯钊校长的亲自教学和指导(李伯钊系原国家主席杨尚昆夫人,1926年赴苏联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回国后于1931年赴中央苏区,曾任瑞金红军学校政治教员,高尔基戏剧学校校长,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教育部艺术局局长,参加了长征。建国后曾任北京市文委书记,文联副主席,北京人艺剧院院长,中央戏剧学院副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19854月在京病逝。被推崇为我军舞蹈艺术的师祖),当时全军选出的数十名学习舞蹈的学员中父亲是年龄最小、但接受能力最快的,是被挑选出来做示范动作的三个学员之一。那时的工作学习都是快节奏,三天学了四个舞:儿童舞、苏联海军舞、乌克兰舞、高加索舞。时间虽短但父亲最后跳得有模有样颇得真传,是学校后来举行结业汇报演出的重点节目。除此之外,父亲还学习了唱歌(在此第一次结识了五线谱)、打快板和吹口琴等,为其后的宣传员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培训结束后父亲所在的医院随军东进,打到福建的宁化县一带医院驻扎在县城边。驻地附近时有反动地主大刀会头子化装成贫苦农民,袭击我红军少数出差、买菜、送信的分散人员,用突袭方式抢夺武器钱款并杀人。医院被杀二名外出买菜的上士,二名通信员并打伤了二所的司务长。当这个反动分子再次化装来到城关卖菜伺机作案时,被二所的司务长认出而抓获。审讯中他供认一共抢夺红军人员五支枪,杀死四人杀伤一人。经医院与县工农苏维埃政府商定在城关召开军民联合公审大会并对其执行死刑,以震慑反动分子和肖小。为节省子弹,同时也锻炼一下这些没上过战场的小红军战士的胆量,故院领导决定由父亲带领“小鬼班”用刺刀来行刑。父亲他们拿着从特务连借来的上好剌刀的步枪,排在被捆住手脚躺在地上的罪犯两边一边6把剌刀,右边6人在父亲带领下齐喊“一二”一起举枪剌向罪犯,罪犯鬼叫着向左,左边6把剌刀一起刺下去,罪犯又鬼叫着向右,几个来回也没把这家伙剌死。父亲跟我们讲过,一是这家伙膘肥体壮,劲小剌不透;二是小鬼班人小力薄(最大的没超过十五岁)端枪都费劲,更别说突剌了;三是直接面对面杀敌人是头一次,都有些胆怯。后来罪犯身上都快扎成蜂窝了也没剌死,但他忽然头一歪不再动弹。后经医院检查无一刀剌中要害,这家伙是被吓死的!到会的军民笑着为“小鬼班”鼓掌叫好。父亲曾得意地说过,老子十三岁就杀死过白狗子!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一)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25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