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八)  

2017-03-14 18:30:22|  分类: 黄林园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八)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本文写到这原打算收尾,但考虑再三,还是加上了红军长征后的中央苏区百姓所受的苦难这一章。我查阅了诸多资料对此均无准确完整的表述。这样对国民党清剿手段之残忍,苏区人民遭遇之悲惨世人很难全面了解。加之近来网上流传的吹棒国民党的言论很嚣张,使我内心愤怒不吐不快!故加写这一章力求以真实情况告知读者,并告慰那些宁肯惨死绝不背叛红军的百万苏区百姓的在天之灵!

红军长征走后,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进行了疯狂地惨无人道的屠戮。据蒋介石的“剿匪报告”中记述:剿匪之地,百物荡尽,一望荒凉;无不焚之居,无不伐之树,无不杀之鸡犬,无遗留之壮丁;闾阎不见炊烟,田野但闻鬼哭。仅300万人的中央苏区百姓被杀将近100万人,再加上逃亡中冻饿而死的红军家属,到底死了多少人无法统计。而被贩卖之妇女儿童无准确数字,据悉至少10数万。这些妇女儿童被有组织地抓捕贩卖至南昌、长沙、武汉等大城市,收入被做为军费和具体操作之特务组织的特别经费使用,甚至有人竟然籍此来发大财。具体组织操作这些暴行的就是国民党特务组织“蓝衣社”(即复兴社的前身,亦是后来臭名昭著的军统的前身),是由大特务头子康泽负责指挥的(康是复兴社的创始人,是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经他指挥屠杀的苏区,亦包括大别山地区的红军家属、人民群众有数百万人!其在1948年的襄樊战役中被我军俘获,共产党没杀他,而是与其它战犯一起在京郊的战犯改造所“功德林”接受改造,并于1963年在秦城监狱被第四批特赦),是以别动队的形式来替代前期进入苏区的国民党军队。他们狂叫的口号是“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石过刀,草过火,山换树,人换种”……中央苏区的兴国和瑞金两县80%的百姓被杀,各地出现了不少“无人村”,“血洗村”,“焦土村”。我们老家于都银坑乡窖前大队老屋场是一个美丽幽静的小山村,一个群山环绕、松翠竹依傍的小盆地。中间是稻田,三面是依山而建的南客家民居。1934年就有几十户人家,基本都是黄姓,后被国民党杀成绝户村。我大爷、二爷因都是农会干部红军家属两家被杀光,我奶奶被指认是赤匪婆子而被抓,酷刑后被处死(白狗子对红军家属男用刀砍女用刺刀扎),被剌数刀倒地而死,后因未刺中要害半夜苏醒爬出死人堆而拣了一条命!家已被烧,躲入深山与其它幸存的红军家属一起过上了野人生活,直至1938年国共合作联合抗战,陈毅项英领导的红军游击队已下山改编成新四军开赴抗日前线,蒋经国到赣州任专员(于都属赣州地区),开展新生活运动。国民党才逐放松对红军家属的抓捕和迫害,奶奶他们才慢慢走出深山。但家园被毁流落他乡逃荒要饭直至解放后的1952年才被家乡的人民政府寻找到。1974年奶奶病故时父亲领哥哥和我一起回老家,此时的老屋场已有几十户人家,但多为外来移民,大多姓肖,而我们黄姓则成了小户。三十年后,村里的人口仍没有1934年时的人口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八)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据母亲生前讲,1953年春,于都县政府终于在外地找到奶奶并派人送到部队。此时父亲正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亲在家属队任协理员。姐姐黄明明47年生,哥哥黄明虎49年生,己能到处乱跑,而我刚滿周岁还不会走路。奶奶来后一把抱过我这个最小的孙子就不再松手,在宁期间我基本天天都被奶奶抱在怀里。母亲帮奶奶洗澡时发现她的前胸后背都是严刑拷打留下的烙印,前胸肩窝和脖子有三个剌刀扎的伤疤,肩窝和脖子被扎穿,足见奶奶当时遭了多大罪。母亲还讲过一并落了泪令我刻骨铭心!那是一天上学院大操场放电影,是新中国自己拍摄的,由著名电影演员张平(小兵张嘎中老钟叔的扮演者)主演的“钢铁战士”,片中有由他扮演的我军排长被敌抓获受尽严刑拷打坚贞不屈的镜头。没想到奶奶看到这吓得噢一声扑进妈妈的怀里浑身战抖,妈妈抱着奶奶轻拍后背安她,泪水夺眶而出!母亲说,你奶奶受大罪了,心里有阴影不能看这样的镜头。你爷爷兄弟仨房十六口人只活了你奶奶一个,你的姑姑是早早就卖给外地人当童养媳要不也活不到今天。与奶奶一起在深山老林里过野人生活的红军家属都未活到解放,奶奶是靠着一定要等到当红军的儿子回来这口气顶着才坚持活了下来。听母亲讲这些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的,为奶奶也为大爷二爷这些苏区的父老乡亲们!

19747月奶奶已经73岁高龄,病危后已一周不吃东西,仅靠姑姑硬喂进去的几口糖水维持。她虽已不开眼,但坚持着等父亲带我们回去。父亲带我和哥哥乘火车赶到南昌,当时的省军区政委、省革委会主任陈昌奉(长征时主席身边的警卫员,曾端饭给父亲吃,虽比父亲大几岁亦属红小鬼,他们在红军时期就结下深厚友谊)亲自接待并派专车送我们回老家。那年赣南发大水,我们一路狂奔赶到兴国县城的河边,新修的大桥刚修好框架没有桥板无法过车,而旁边临时搭建的便桥已被洪水冲垮,我们过不了河心急如焚!闻讯赶来的县武装部长到工地一说回家奔丧的老红军要过河,正在吃晚饭的民工们撂下碗筷就赶到桥头,非要父亲坐在车上,在部长指挥下踩着临时铺就的简宜木扳生生把车抬过了河。使我们非常感动,亦深深体会到老区人民对红军的崇敬和热爱。当我们在夜里11点多钟赶到老屋场时,奶奶已进入迷留,但父亲一叫她,奶奶一下子开双眼坐了起来。父亲说你两个孙子都来看你了,刚说到这是林园,奶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就再也不松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看,我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后来姑姑借机喂了她几口稀饭,她的精神好了一些但抓住我的手仍不松开。夜深大家都休息了,我坚持陪不松手的奶奶坐在床头,姑姑她睡下但我稍稍一动她就惊醒直盯盯地看我……我就这样一动不敢动地陪着奶奶,看着瘦得脱了型的奶奶我一直不停地落泪,和长征第一夜的父亲一样,泪水打湿了我的前胸。后来姑姑轻轻把睡熟的奶奶手拿开叫我去休息,而此时哥哥不放心亦来替换我,我们弟兄俩轮流陪伴奶奶一夜无眠……几天后,奶奶安详地走了。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八)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奶奶及我们家乃至我们老屋场村的遭遇只是苏区人民悲惨境地的一个缩影,国民党反动派在中央苏区及其他苏区的暴行人神共愤罄竹难书!

 

蒋介石在红军根据地究竟屠杀了多少人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