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2017-03-07 20:32:01|  分类: 黄林园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六 父亲的长征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1935821,部队从毛尔盖出发北行四十里便进入了茫茫草地。在海拔近4000米四周雪山环绕的高原上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茫茫无边的草原,浓雾迷蒙难辨方向,沟河交错积水泛滥,呈淤黑色的水散发着浓重的腐臭,虽时值8月的夏季,但气候变化无常。忽而风雨交加,忽而漫天大雪,忽而冰雹骤下,几乎未见过晴天。父亲所在的112连经多次战斗仅剩50余人,跟随大部队踏入了这个大泥淖。虽有先头部队开路,但也没有找到一条好走的路,只是按指北针定准北方,尽量寻找草厚和高岗地走,弯来拐去地爬丘岗多走了很多冤枉路。因部队出发走的急,筹粮不足,每人仅有几斤青粿麦。加之水草地行走深一脚浅一脚格外吃力,大伙的干粮消耗的很快,几天后便开始断粮。加之风雨侵袭,队伍中病号开始增多,掉队人员开始增多,因饥寒交迫而牺牲的战士也开始增多。父亲曾奉营教导员叶显棠的指示收容了该营16名掉队的病号,照料他们争取跟上部队。但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宿营中无一醒来,全部靠坐在一起牺性了。父亲孤身一人凭毅力赶上了部队,是叶教导员的一碗滚烫的野菜使他缓过劲来得以继续前行,而他们连的王指导员也是在夜晚的宿营中再也没醒来而牺牲。一次父亲为寻找野菜而深陷泥沼已没腰部,是闻讯赶来的战友用拐棍和背包带将其拽出。父亲讲幸亏我个小身轻下陷的慢,团里一匹骡马身驮一挺在打遵义时缴获的崭新的重机枪,因贪吃几口水边的嫩草而陷入泥沼,扑腾几下就没了影,驭手因死活拉着缰绳不松手也被带入泥潭,当父亲他们赶来救援时人马皆无了踪影,只剩下泥水上漂着的一顶八角军帽和不停冒着的气泡……父亲和他的战友们断粮后吃过皮带、皮斗笠、吃从马粪中淘洗出的未消化的青粿麦粒、吃野菜草、吃河边摸的小……吃一切可以充饥的东西,咬牙坚持往北走。后来年小的父亲饥寒交迫中再也坚持不住而昏死过去,叶教导员他们怎么喊怎么摇父亲都了无声息,只好一人一把杂草将其掩埋后又继续前进了。父亲也许是大仇未报不甘就这样去见马克思,在雨水冲刷刺激下又开了眼睛,被后边路过的部队发现,一名叫周克柳的于都老将其扒出,他们就这样互相搀扶着走出了草地。在这位老红军周克柳的回忆录中有这样一段记述:一位叫黄星的战友倒下后已经被杂草掩埋了,是我把他从泥草中拉出来,我们艰难地搀扶着走到了陕北。过草地后中央红军改编为北上抗日的陕甘支队,父亲原来的红一军团四师1112连仅20余人,全营仅百余人缩编为一个连,叶教导员成了指导员。父亲未能赶上连队而一直随周克柳的红一军团某部走到陕北,而有上万名红军战士却长眠在了这茫茫草原上。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由于父亲在草地上的死而复生后来还发生过一段奇特感人的故事。那是在1955年志愿军从朝鲜回国后,68军驻防徐海地区归属济南军区管辖。不久军区召开第一届党代会,时任203师政治部主任的父亲参加了会议。在临近闭幕的宴会上,父亲遇到时任临沂军分区第二政委的叶显棠前来68军的桌席敬酒(68204师驻防临沂地区),经互相介绍后听口音是江西老就多拉了几句,结果勾起了父亲的记忆,确认叶就是自己长征时的那个叶教导员!当他激动地自我介绍时,叶吃惊地瞪大眼睛连说不可能,黄日生那小鬼过草地时已经牺牲了,是我亲手掩埋的。你到底是谁?此时军后勤部周克柳部长敬酒也来到203师这桌,他弄清原由后连忙作证:这确实是黄日生,在草地他没死,是我亲手把他扒出来的!结果三条长征中九死一生的汉子互相抱头痛哭!惊天动地的哭声都惊动了军区首长,杨德志司令员赶来问怎么回事?得知是生死战友又重逢,连声说佳话佳话!高兴地向三人敬酒,那天三人大醉。此成了轰动军区的一段佳话,会后杨司令还专门请三人吃饭了解详情,并多次在军区各种会议上提起。我哥黄明虎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68军调防东北之前)参加军区举办的通信技师集训时,曾有幸亲耳聆听了叶老的传统报告中讲到的这个故事,感慨万千遂写了一篇感想文章并刊登在军区前卫报上。我当时是204师炮兵团26连一排长,阅报后亦在日记中写了读报感想,被指导员孙怀志看到认为写的很好有教育意义,并令我在全连宣读该文谈了如何继承革命传统发扬新的光荣的感想体会,受到战士们热烈欢迎。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讲政治课,故印象极深。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黄林园:父亲的长征(六) -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 -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附:

老红军周克柳:过草地死而复生

68军204师子弟联谊会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