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怀念父亲  

2017-04-01 14:39:19|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父亲

闫英学

清明时节雨纷纷,纸钱焚香念故人,父爱如山怎报答?跪在墓前泪湿巾。

清风送爽,绿草如茵。又是一年到,又是一年清明时。

此时,我又同哥哥弟弟妹妹们,来到位于松原市松花江北岸松原公墓父亲的墓碑前,清洗墓碑,摆放花环,祭放水果供奉父亲生前喜爱的食品。

纸钱烟飞,焚香袅袅升腾,望着眼前的一缕缕纸灰,我不由得想起了父亲生前的音容笑貌和生活中的一幕幕场景……

父亲生于一九三二年春天,那是一个国家战乱民不聊生的年代,爷爷奶奶共育有他们六人,父亲在男孩子中排行老五,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十七岁的父亲初中毕业后便考取了沈阳市新民师范学校,毕业后便辗转在家乡附近从事教学工作。

我从懂事时起,就清晰的记得,也不知是什么原因,父亲那时老是调动工作。在师范毕业后,父亲首先被分配在羊圈子中学(原归属凌海市,后归属盘锦市)教学,后来又调入石山镇中学工作。在石山镇时,我们家住在镇里吊桥后面的一栋老式房屋,母亲在镇编织社工作。那时,全家四口人都吃商品粮,我经常看见母亲到石山镇粮站购买供应的粮食。

不久,“四清”运动开始了,城里压缩工作人员实行下放回乡村,也就是从我七岁的时候开始,一家人回到了侯屯居住,母亲没有了工作,由吃商品粮改为吃农村粮,只有父亲一人仍然吃商品粮。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我们乘着由老爷(我爷爷的弟弟)赶着的马车,拉着几口人简单的行李、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具回到了侯屯。父亲也就顺理成章的来到了侯屯小学继续从事他的教学生涯。

一九六六年春天,一场史无前例的“十年动乱”开始了,这时,我时年九岁,在农村也到了上小学的年龄。

一个秋天的早上,父亲领着我来到学校,交给一位老师(现在已经无法回忆到当时这位老师的名字),他首先问我的名字,然后,从一张桌子上拿出10个杏核,让我一一查数,我从一很快数到十,这位老师当时就告诉我,你明天来学校上学。

在侯屯小学,父亲有时是班主任,有时又是专业课老师。父亲给人的印象是憨厚、正直、善良,但是话语并不多。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学生不愿学习,老师无法正常教课,有时课堂里乱哄哄的,老师又不敢严厉训斥学生,生怕惹出是非。可能父亲是老师的关系,书籍对于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即使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我也经常看到父亲手里有书看,头脑里故事也多,让我们这些朦朦胧胧的小孩子觉得他很有“学问”。那时,学生受到“极左”思潮和“学习无用论”影响,有很多的小学生不爱上课,上课也不爱听讲,为了吸引学生们的注意,父亲就把一些书中动听的古代故事讲给学生们,很受大家的欢迎。

有时夏天下大雨不能正常上学或者休息时,我和哥哥都缠着父亲身边,让他给我们讲故事。什么“白蛇传”、“七侠五义”、“三国演义”等一段段的情节,我和哥哥围在父亲身边,静静地听着他轻轻的声音,仿佛给我们带入了故事波澜起伏的情节之中……

在那个极为特殊的年代里,我们一家下放在农村,我和哥哥都小,不能帮助家里干更多的农活,父亲就利用早晚休息时间侍弄院子里的菜地,父亲喜欢吃辣椒和荤香,下小雨时,我看见父亲在菜地的边缘上洒下荤香籽,几天的功夫,小苗就出土了。父亲由于是从事脑力劳动,身体不像农民那样很棒很壮,干有些农活时是吃力的,但没有办法,家里再也没有劳动力了。

作为那个年代的老师,父亲在农村还算得上是有文化的人。附近哪家需要给在外地的亲属写信,都找父亲帮忙,来了信件也让父亲帮忙读懂。我二爷(我爷爷的兄弟)的两个儿子都在沈阳工作,每年基本上是一个月一封信,这自然要劳驾父亲帮忙了,有时,我随父亲一起去,只见二爷二奶将农村的烟笸箩拿到炕沿边上,给父亲卷好几颗旱烟,父亲虽然没有平时抽烟的习惯,可是,在这些老人面前,还是毕恭毕敬地接受。

父亲一生几乎是在清贫中度过的,没有享受到一点滋润的福分。但他脚踏实地,忠诚朴实,尽职尽责,忠实地履行了一个农村人民教师的职责。一九八三年,在国家落实当年“五七下放大军”的政策下,全家又恢复了城镇户口,后来,父亲退休后,随全家搬到凌海市内居住,再后来,哥哥弟弟妹妹相继来到吉林松原市工作和安家,父亲母亲也随儿女来到吉林,全家人又经常相聚在一起,父亲可算得上是晚年享福吧。

父亲虽然退休了,可是,他多年养成的喜爱读书看报纸的习惯依旧,于是,在松原市,我给他订阅了两份报纸《松原晨报》和《家庭医生报》,每个周六我只要不是外出,就前去给他老人家送去,每当周六的早上八点多钟时,父亲就在他所居住的楼下翘盼我送这两份报纸,然后,高高兴兴地回到楼上,带上老花镜,座在窗前,仔细地阅读报纸,父亲认为有些重要的内容,还要记在本子上……

后来,父亲在他七十八岁的时候突然故去,没有给儿女留下任何需要叮嘱的言语,没有劳累儿女一天、一个时辰,一个人面带笑容般安详地“睡去”,成为了我们儿女们终身的遗憾。

在父亲去世的几年时间里,每当我看望母亲时,走到父亲原来居住的楼下时,都是泪眼朦胧,仿佛我仍然看到慈祥的父亲面带笑容地站在那里,远远地迎候我送来的报纸……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