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沸腾的锦盘河  

2017-04-16 19:20:45|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沸腾的锦盘河

闫英学

锦盘河,是家乡后侧的一条季节性小河,曲曲弯弯,河水暴涨时几乎漫过堤坝,淹没附近的庄稼,枯水期时,河床中间只剩下一条窄窄的河道,堤坝和河床都裸露出来,让人无法想象这里曾发生过一次次的洪水漫过堤坝的景象。

锦盘河发源于锦州凌海市白台子乡鹰窝砬子附近,河流流向大体上自西北向东南,流经凌海市白台子乡、石山镇、谢屯乡和盘锦市盘山县,于淤河盖汇入绕阳河。

时光虽然已经流逝了几十年,但每当想起留在记忆中的这条小河时,我就会想起快乐的童年和在农村时的那些往事。

六十年代中期。我们一家随父亲从石山镇“五七战士”下放回到锦盘河边的侯屯小村时,我就与这条小河“见面”了。小河距离村子很近,从老宅的后门可以直接看到小河高高筑起的堤坝,堤坝两边是稀稀落落的柳树,堤坝的不远处就是每天轰鸣的京哈(北京-哈尔滨)铁路线。

那时,贫穷和落后笼罩着乡村,农村孩子没有更多玩耍的地方可去,家乡附近的这条小河就是最“理想”的场所。冬天。我们自己动手做成了简易的小“冰车”,就是一块半米左右见方的小木板,下面钉上两根粗一点的铁丝作为滑道,两只用手滑动的小冰棒绑上铁钉,在冰面上触动,小冰车就会很快向前滑动,快乐和幸福洒满小河的冰面。

其实,农村孩子最幸福的还是数夏天,几个小伙伴光上膀子,下河游泳抓鱼。在那个年代,锦盘河里水势很大,也很清澈,鱼虾又多,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边游泳一边抓鱼,踩蛤喇。用脚踩哈喇是最有趣的事儿。那时,河底下的哈喇很多,当脚踩在河床底下,发现有硌脚的地方,弯腰便是一个蛤喇。由于河水很清澈,在水面上可以看见一条条游动飞速的白色银鱼,我们小时叫(快条子),虽然它们在水面上不停地穿梭,但是却很难抓到它们,只能望“鱼”兴叹。

有一年夏天,小河突然暴涨,水势凶猛,浑浊的河水一浪接过一浪,水面与桥面齐平,有的地方已经漫过大堤,雨水还在不停地下。当即公社领导决定打开侯屯村西侧的桥涵闸门放水泄洪,减轻河水对大堤的压力,瞬间,浑浊的河水流进已经饱和的庄稼地里,流进农村土道两侧。

几天后洪水慢慢退去,小河又渐渐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个星期天上午,我同哥哥还有一名在村中叫“白三”的小伙伴,我们三人到小河边玩耍,在一无所获之后,我们在准备回家时,发现在大桥的左侧的一个只有几米的积水泡子里水面上有动静,我们判断:这里肯定有鱼。我们三人用手将里面不是很多的河水一点点地掏静,大约一个小时的光景,一条条小鲫鱼、鲢鱼等便被我们一一收获,放在地面上估算重量大约在一斤半到二斤左右。三个人,这点鱼,实在是不好分配。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办法,我们三人商量用出拳的办法决定输赢,最后谁赢谁就获得这些小鱼。第一拳,我哥哥被淘汰了,第二拳,我把那个叫“白三”的淘汰了,获得了这些小鱼。我用几个向日葵的叶片包起小鱼,同哥哥愉快地回到家里,中午,妈妈给我们做起了飘香的小鱼酱,吃的是肚子鼓鼓的,心里美滋滋的。

上中学了,懂些事了,但是“十年动乱”还没有结束,学校处在“半农半读”阶段,学生与社员共同参与锦盘河清淤筑坝是那时必修的“课程”。那是一九七五年的春天,当时的公社在侯屯至马家湖堤坝一线拉起了一道长长的“战线”,堤坝两侧人山人海,红旗猎猎,高音喇叭不时的播送“战天斗地”的文章,唱起那个时期的红色歌曲,学校、班级以及公社干部、各个村选送优秀稿件在公社的大喇叭里播放。那时,我是学校和班级干部,又喜欢写点诗歌之类的鼓舞士气的稿件,在工地的每一天,大喇叭都在播放我写的诗歌和文章,在“战天斗地”的工地上“知名度”越来越高,每当大喇叭音乐响起,一篇篇诗歌便向全工地播放出去,学校感到荣光,班级老师学生更感到荣光,把学校师生们的劳动激情播放出去,成为那时学校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后来,由于参军入伍的关系,我便离开了家乡的那条充满激情的小河,童年时的故事也就渐行渐远。去年春季,在锦州同学会期间,我们又有幸驱车前往当年的中学,跨越了当年激情四溢的那条小河,虽然河水已经干枯,但大脑中的童年记忆却依旧清澈和鲜活,一下子让我又回到了那个“欢乐无忧”的童年和学生时代,视乎,我还是站在那个小河的堤坝上,在大喇叭高亢的音乐传送中,我的一篇篇诗稿回荡在锦盘河两岸,回荡在属于那个红色年代的青春热血中……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