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68军204师战友及子弟联谊会

欢迎所有在204师生活过的兄弟姐妹们在这里相会

 
 
 

日志

 
 
关于我

《68军204师老兵之家》QQ群号: 93578232。 《204师子弟联谊会》QQ群号:62093833 。 《610团老兵之家(群号47209438)》《611团老兵之家(群号145514272)》《612团老兵之家(群号213623697)》《204师炮团老兵之家(群号180598344)》。 《204师师医院老兵之家(群号123407428)》 各团及部门战友在进入本团群的同时还可选择进入《68军204师老兵之家》群。

网易考拉推荐

闫英学:妈妈的“顶针”  

2017-04-28 12:00:57|  分类: 612团老兵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的“顶针”

                                 闫英学

     顶针,是中国民间常用的缝纫用品,通常由金属或牛角等塑料制成的环形指套,上面布满小坑,一般套在中指用来顶针尾,以免伤手,而且能顶着针尾使手指更易发力,以穿透衣物。

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即将来临,在妈妈八十四岁生日的前夕,我又想起了妈妈一生辛劳智慧的哺育我们,用她那灵巧的双手编织出了儿女们的幸福生活,于是,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妈妈时常使用的“顶针”,每当想起“顶针”,我就想起孩童时围坐在妈妈身边,看着妈妈一针一线地为我们缝制衣裤、纳鞋底做鞋的一幕幕场景。

在懵懵懂懂的记忆中,是在六十年代的中期。那时,我们全家已经随爸爸从锦县(现为凌海市)石山镇“五七战士”下放到农村。在那个落后的年代里,农村生活远远不如城镇生活条件好,刚到侯屯这个小村时,村里正在改造线路,还没有通电,一到晚上小村就是漆黑一片。

可是,当时全家四口人的穿衣、布鞋都是妈妈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白天干不完的家务活,有时晚上天黑就要点上煤油灯,用那一点点的光亮,妈妈带上顶针,为我们缝制衣服。漆黑的夜晚,一个小小的光亮把妈妈缝制衣服的背影留在墙上好大好大,有时,妈妈还把做衣服的针放进头发里,反复摩擦几次,使针脚更加顺畅。

来到侯屯小村后不到一年时间,这里也通电了,通电那天,村里只有少数几家准备了灯泡,当然我家在石山镇搬家时就有所准备,当晚灯火通明,引来附近的一些村民观看。农村有电了,妈妈在白天干不完的家务活,晚上就可以在明亮的灯光下干活,缝制衣服的速度要快许多了。除了每天做饭以外,我经常看见妈妈右手的中指上戴着顶针,当初是白色铁制的,后来又戴上了用淡黄色的牛角制的顶针,牛角制的顶针冬天用起来就没有那样冰凉的感觉了,而且当针的尾部顶上时,也没有了铁器接触的声响了。

有一年春天,正是换季的季节,学校领导通知我代表学校参加在锦县(凌海市)举办的全县诗歌创作会议(那时,我是学生的唯一代表),妈妈为我赶制了一件蓝色的布夹克,从当天买布到丈量尺寸,从当天的下午开始,妈妈昼夜奋战,终于在后半夜为我赶制出来了这件倾注妈妈心血的夹克,夹克的下面是紧身的,一边还有一个铁环和一个系带用于调整身形,煞是好看。天亮时,妈妈疲惫的用凉水洗洗脸,又为我们做了早饭,当妈妈让我穿上这件精心缝制的蓝色夹克是那样的体面时,看到妈妈戴着顶针的手上有些发红发肿,我不由地心疼起妈妈来。

妈妈不但会缝制衣服,还会裁剪衣服,心灵手巧,村上附近的一些妇女有时就来找妈妈帮助她们裁剪衣服,样式美观,很受她们的欢迎。

在我二十岁之前,穿过妈妈亲手缝制的无数双布鞋。妈妈灵巧的双手,不但会剪裁制作我们从小到大的衣服,而且布鞋也制作的非常好,我穿在脚上,在外人看来,不但样式美观、大方,而且与商店里出售的布鞋没有什么两样,熟悉我们的人都为妈妈的做工精细、双手灵巧而不住地赞叹。

七十年代后期,我当是还在部队里当兵,虽然,部队里吃穿用都是“公家”的,但那时妈妈考虑我的汗脚很重,还是亲自给我缝制了一双黑色灯芯绒布鞋,让爸爸给我寄到部队,大大的缓解了我常年穿部队军用胶鞋带来的苦恼。

那是1977年的夏季,我到部队已经半年多的时间了。一次,爸爸给我寄来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一双妈妈亲手缝制的黑色灯芯绒布鞋,里面还有爸爸亲自写的一封信。妈妈亲手缝制的灯芯绒布鞋在当时是很时髦的布鞋,布鞋是褐色塑料底,布鞋的鞋边是妈妈用当时黑色迪卡布缝制了两条压边线,很是精巧,鞋面上口有用当时“五眼”压制的能系鞋带的款式,一侧分别有五个鞋眼,穿在脚上,系紧鞋带很是舒服。当时,妈妈还特意缝制了两双鞋垫放在这双黑色灯芯绒布鞋里。爸爸寄来了这双“特殊的布鞋”后,班里的战友看到后都以为是爸爸在商店里买来的新鞋,谁也不相信这是妈妈亲手缝制的,当我把爸爸的来信让他们看了以后,大家都很惊讶,纷纷夸奖妈妈的一双巧手,我在一边听到后,心里也暗暗高兴,感到我有这样的好妈妈是多么的自豪和骄傲啊。

从此之后,我在部队期间虽然没有机会天天把它穿在脚上,只是在休息、上街时或出差时与当时的军用胶鞋替换穿用,平时不穿时,就把鞋面和鞋底搽洗干净放在床下的鞋架上并用报纸包好。有时,我躺在自己的床铺上,一想到妈妈亲手为我缝制的这双灯芯绒布鞋心里就暖洋洋的。于是,闲暇之余,就经常想起妈妈含辛茹苦,把我们四个孩子拉扯大,我的身上有哥哥,身下还有小我许多的弟弟和妹妹。当时,因“文革”的特殊政策我们一家被下放到农村,家里只靠当教师的爸爸一个人的微薄工资收入养活全家六口人,而亲爱的妈妈还在如此艰难的生活中牵挂我在部队里的生活,不禁心里发酸,眼前模糊起来……。

后来,在几年的部队生活和训练中,我无论走到哪里就把妈妈亲手缝制的这双灯芯绒布鞋带到哪里,无论是在和龙县中官地鹿场的两瓦电台实习训练,还是在延吉县三道湾的国防施工或是在黑龙江佳木斯的七星农场支农,我都紧紧地把它背在身上,从未离开过我半步,只要是这双灯芯绒布鞋在我的身边,我就感受到妈妈的温暖,妈妈那慈祥可亲的面容就在我的面前出现,就会感觉周身热血奔腾。穿上这双妈妈亲手缝制的灯芯绒布鞋,我就会感觉到脚步踏实,故乡就在身边,亲人就在眼前。当年,我曾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这双灯芯绒布鞋,在部队的司令部门前、在两瓦电台门前、延吉县三道湾的小溪旁留下了数张的青春时代之光,今天回忆起来扔历历在目,仿佛如昨。

后来,我经常的穿着这双妈妈亲手缝制的灯芯绒布鞋,两双塑料鞋底已经出现了“跑偏”,鞋面出现了灰旧的现象,鞋帮也渐渐的开始老化,布面与鞋底接触的两道亚纹开始模糊起来。在我临结束部队生活前,只好十分不情愿的舍弃在当年的营房里……

历史的车轮如高铁、如动车般疾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飞驰了三十多年。当年我在部队期间妈妈亲手缝制的那双灯芯绒布鞋早已不知去向,但那份亲情、那份感觉却依然存在……

如今,妈妈已经八十四岁高龄,但她身体依旧硬朗,活动自如,一旦儿女为她老人家购买的衣服不是很合体时,她依旧动用那只跟随她几十年的“顶针”,自己修改一下,我坐在妈妈身边,凝视着已经苍老但依然十分健康的妈妈,一种幸福和自豪的暖流立即涌上心来!

一个小小的“顶针”,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物件,跟随了妈妈几十年,我们从妈妈的“顶针”中走向成年、成熟,是妈妈的“顶针”让我们获得了人生的幸福,让我们学会了做人的道理,把握住了人生的航向!

妈妈的“顶针”虽小,但在儿女的心中却重如千斤,在这里,我衷心地祝愿妈妈的“顶针”越使越亮,伴随妈妈走向百岁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